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四章 遮山

“这又是什么手段?”
扶苏眼睛陡然睁大,身体微微一震,彻底反应了过来。
世上以轻侯为名,暗示自己不重功名利禄的人有很多。
扶苏很清楚这名正院的院长最擅长的便是引人思索,让人自有感悟,然而一时间他却还是想不明白。
“这里最大的异常就是任何的异常都没有。”
丁宁面容平静,但心中却是也有些震动。
墨守城看着扶苏说了这一句,知道扶苏肯定理解不了,他一边转身行向另外一座山头,一边温和的解释道:“这座山头不仅是没有任何修行者故意留下的气息,而且连一丝交锋的痕迹,甚至连一些修行者经过的气息遗留都没有……好像一张本应该经过很多食客,必定会留下些汤水的饭店桌子,现在却是干净到了极点,这只能说明是被谁用抹布抹去了。能够做到这样抹灭所有气息的存在,唯有海外碧琼岛的宗师郭东将。昔日我大秦王朝开辟海外航线,曾想和这名海外宗师有些交集,然而这人却十分古怪,根本不想和外界接触……最为关键的是此人早年修行时曾伤了脑子,他的年纪现在比我还要大一些,所以时常有脑疾,喜怒无常,根本没有常理可言。”
若是连这样两人都根本无法争上此间任何一座山头,那这天下数朝,到和_图_书底会有多少不可知的惊世强者?
越是往上,天地元气就被阻隔得越来越厉害。
扶苏却是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见状顿时忍不住轻声问道:“墨院长,我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这郭东将又是什么人?”
一些未被阻隔的元气,却是简单的震荡就形成了真实的杀意,对行走在这座山峰之中的修行者进行着真正的杀伐。
她的手指依旧微微弹动着,四周的空气里那些如锐物摩擦的声响也始终密集。
战得过,也未必耗得起。
丁宁目光连闪,顿时感觉到周围的天地元气已经被某种奇特的手段遮掩了部分。
潘若叶平日久居后宫深墙之中,本身便不苟言笑,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她眉头顿时蹙起,冷声道:“他也还没死?”
无数细小的茸毛似乎与之完全没有任何的联系,只是被强大的力量逼开,从他们的头顶上方掠过。
听着扶苏这样的话语,这名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若是隔着如此远就能展露令我都退却的气息,那除非是八境……但展露境界,却未必一定要和先前那位一样。”
行至第三座山头的山脚,墨守城的面容上却是浮起了一丝罕见的凝重之意,缓声对着身旁的潘若叶说出这样一句。
然而其中大部分却往www•hetushu.com往是因为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王侯这样的功名。
不与醉汉拼酒,不与疯子打架,这是长陵市井之间的人都知道的道理,如此一说,扶苏当然明白这座山头要敬而远之,然而连经数山却都根本不能争,他的心中也不免生出些阴云,该不会每座山头上都是根本不能与之相争的人物?
宋潮生、厉轻侯……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代表着这世上最强大力量的名字?
所至的第二座山峰位于鹿山侧东首。
潘若叶不急不缓的继续前行。
扶苏越来越震惊,白色茸毛形成的白雾很快便消失,然而即便是以他的修为,都可以明显的感知到,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将这座山的山巅全部捂了起来。
只是自从开始修行,这名生下来便为王侯的修行者便成了真正的闲云野鹤,甚至都不属于大齐王朝的任何一个修行之地。在阴神、鬼物的修行法门为主的大齐王朝,他在修行之道上也是一个真正的异类,修的却是纯正的自然之道,本命物的法门。在过往的很多传说中,他和大齐王朝的许多宗师都有过交手,却是一次都没有败过。
在前面数座山头,都是墨守城最先停下脚步,然而到了此刻这座山头的山脚,扶苏的脚步却是几乎和墨守城同时顿住。
和*图*书根本未至山脚,似乎只是远远的看清了这座山峰的全貌,行走在前方的墨守城便已经停下了脚步。
万千滴露水同坠,化为难以想象之潮汐,那种无数细微之势却瞬间累积形成的强大意味此时依旧在扶苏的身体里回荡,他看着停下脚步的墨守城,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不解的轻声道:“我其实到方才才真正明白为何一定要远远落于这些山头之外……因为若这些山头上都是那样的宗师,那从这些山头的上方落下,简直就是众矢之的,尤其被他们看穿身份的话,恐怕会遭受联手绞杀之局。但我现在不明白的是,这座山头看起来十分平静,在这么远的距离下好像也没有什么气息展露,为什么就不能登了?难道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那座山上的宗师已经展露了境界?”
墨守城皱眉道:“最关键还是个距离八境只差一线的疯子。”
“山花怒放,浓烈至此,难道此刻这座山上的……是传说中大齐王朝的那名厉轻侯?”他震惊的说道。
墨守城和潘若叶两人已经是长陵至高的人物。
白雾是山间某种不知名的野花茎叶上的白色茸毛飞离茎叶形成,每一丝茸毛比白雪还要轻柔,然而这一股白雾之中,却是带着某种恐怖的杀意。
因为在潘若叶这一和_图_书声厉喝响起的同时,扶苏就已经看到前方的山林里,骤然出现了一层白雾。
在丁宁等人身外数丈处,慢慢闪耀起一层薄薄的光幕,就像是有一个水晶圆球将丁宁等人笼罩其中。
丁宁轻声的提醒了他一句。
扶苏也感知到了这种异常,看着那些白色的茸毛虽然无法逼近,但是却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
墨守城赞赏的说道:“今年这山上结出的新桃,必定前所未有的美味可口。”
扶苏有些不可置信道:“我听闻厉轻侯极强,但难道墨院长您和潘宫主都必须避其锋芒?”
“除厉轻侯之外,世上再无人能够令花开得超出生命之浓艳。”
丁宁随着墨守城和潘若叶行向第三座山峰,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闪过这样的念头。
那山上的一些地方有一些零散的野桃树,一路过来,巫山一带的野桃树都还未开花,但此时这座山头上的野桃树却都已经开花,而且即便是远远望去,都可以看出那些野桃树的花朵开得分外浓艳,是常见的红色,但红色却浓得好像要滴下玉汁下来。
即便是对于他而言,这些人的名字和力量也只是由传闻知晓,也并未近距离的见过。
她和丁宁等人前方的空气里,骤然响起了许多锐物摩擦的声响。
一声低声厉喝从潘若叶的口中骤然发和*图*书出。
墨守城却是反而彻底放下心来一般,点了点头,道:“此山能争。”
墨守城平淡道:“他所修的本命物是天养珠,杀意不强,但却是最佳的养生法器,这么多年修养,他体内五气不知绵长到何等程度,战斗起来,他的真元源源而生,鹿山会盟之前,谁都和他耗不起。”
养天地万物的天养珠,此山上的自然就是厉轻侯,万千露珠便化为意境难言的恐怖潮汐,先前一座山上的自然是早已消亡魏王朝宋氏门阀的修行者宋潮生。
随着这一声厉喝,潘若叶右手五指轻弹,就好像拨动了数根无形的琴弦。
墨守城此时也已经转过了身来。
扶苏醒悟,轻声道:“疯子?”
但厉轻侯却是真正的轻侯,因为他是真正大齐王朝的皇族,大齐王朝某一位生下来便有封地的王子,严格而言,现在的大齐王朝的皇帝齐冥宗,还得尊称他一声皇叔。
“墨院长,这山也不能登?”
这次扶苏是真正懂得,鹿山会盟这样的大势之下,这些宗师之间的交锋,便不再是和平常一样的一刀一剑,一横一竖那么简单了。
“看山上的桃花。”
而光幕之上,却是不断闪过一些游丝般的元气,似闪电,却又不是闪电。
“这座山依旧不能登……想不到连郭东将这样的老怪物也来了。”
……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