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五章 论帝

这一列人马超过了五千之数,然而从这山顶远眺过去,便可以依稀看出,这五千多人之中,唯有一半是军队,另外的一半,却都是各色的官员和仪仗。
墨守城赞许的看了丁宁一眼,道:“的确没有这么简单。”
然后她朝着山巅伸出手掌。
丁宁问道:“那大齐王朝的那位皇帝呢?”
潘若叶深吸了一口气,那道旋转于山巅青衫宗师指尖的白色小剑倏然后撤,退回还未消失的光路之中。
一条条裂纹就像蛛丝一样,在他身下的地面上生成,往更远处迅速的延伸。
道卷宗是极神秘的宗门,虽强大而不入世,也唯有像她和墨守城这样见识渊博的修行者才知晓。
青衫宗师微微沉吟,便道:“既然如此,就此别过。”
山巅某处落下清淡的声音,穿过这无数重青色帷幕,传入丁宁等所有人的耳廓。
“善攻者不如善守,善守者不如善藏,我道是谁能令我毫无所察,原来是长陵的墨院长亲临。”远远看清丁宁等人的身影,看着潘若叶身侧须发如参须的墨守城,这名青衫宗师便一声轻叹,揖手行了一礼,“先前还笑人何苦,觉得如此自耗元气登山也是强求,原来自己却是已经先输了老先生一招。”
这名青衫男子的面容只不过三十如许,只是一双平静如古井的黑眸中却似藏着如山如海的内容,蕴着岁月堆积之意。
滚滚的天地元气从这唯一的缺口中涌入,变成了一条肉眼可见的青色http://m.hetushu.com巨浪。
无数天地元气的厮杀只是发出些微的响声,然而真实力量的撕扯,却是让丁宁和扶苏视线中所有树木的青叶全部脱离了枝头,放肆的飘舞。
她的整个身体都被染成了淡金色。
以至于这列队伍始终是金灿灿的一片,和此时的阳光一样耀眼。
翻滚的青叶编织成无数道帷幕,遮掩住眼前的天地。
随着阳光洒落的,还有决堤般的天地元气。
“道卷流云,道卷宗最强的是流云之意,今日倒是想要见见。”
鹿山外一侧的平原间,缓缓的出现了一列庞大的行列。
“这又是何苦?”
这名青衫宗师的双指变为绝对的透明,连血脉和骨骼都似乎完全消失,只是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一阵微风轻拂。
扶苏看得钦佩不已,觉得此人举手投足之间,真是说不出的气度,这一座座山头都好像不如此时这名青衫宗师的背影来得高大。
说完这一句,他转身就走,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青衫宗师醒悟过来了什么。
“大燕王朝实力不在大楚王朝之下,然燕帝最为谨慎优柔,事事不居于人前,所以在位多年,也是诸多保守。”墨守城耐心的回道。
“这样的风险处于可控的范围之内,像他这样的人在平时绝对不会舍弃这样交手的机会。”潘若叶看着消失在她视线中的那名青衫宗师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身侧的墨守城,道:“我只是http://m.hetushu.com不明白,道卷宗一向隐于世外,和世间各朝没有任何的交集,不介入各朝各宗的纷争,这名道卷宗的传人却为何会破这样的例?”
他的指尖就如剑尖,准确无误的点中高速旋转的白色小剑的剑尖。
天下间,自然唯有天子出巡,才有可能有这样的阵仗。
天空中一条条白色云气如冻结般凝结不散,即将迸发而出的恐怖力量,却是硬生生的顿住,候着。
青色巨浪滚滚涌入她这一柄白色小剑。
剑尖在他的指尖旋转,他的指尖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然而他身下坐着的一块青石却是突然变成细微的粉末。
“其意向鹿山。”
先前登到半山花去了许多时间,然而此时只是一阵微风拂过,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丁宁和扶苏眼前景物便已彻底变化,已然到了这山山顶。
此时登临鹿山的只有大楚王朝,那这名道卷宗的大宗师,自然就是和大楚王朝登临鹿山的某人有关系。
墨守城平和的看着她说道:“此时他损耗甚大,但退走时的去意偏向鹿山,则说明在他的心中,偏向鹿山而退更为安全,这便说明他和鹿山中人有些关系。”
对于一个完全陌生,只是一个交手之后便退走的对手,想要推测对方的用意,实在是太过困难,所以她此时的问题几乎不可能有答案。
扶苏好奇起来,他忍不住想问其余各朝对自己的父王是何等的评价,但想到问这样的问题却似乎对父和图书王太过不敬,他便是自嘲的笑笑,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一缕缕强大的真元和天地元气不断的从她的体内析出,虽然无法从这山外搬来大量的天地元气,但她的身体本身就像是一座容纳着无数天地元气的空山。
墨守城淡淡的笑了起来,道:“大齐王朝那位皇帝却最是厚颜无耻,论脸皮厚是天下无人能及,不过这倒也是他的强处。”
此时这座山的山巅,一株古松之下,坐着一名青衫男子。
也就在此时,一柄纯净的白色小剑从她的手掌中飞出。
话说到此处,已经清晰不过。
潘若叶脸上的冷意越来越浓。
扶苏这才反应过来,先前登山,墨守城却丝毫没有动用真元,只是纯粹依靠身体,虽然墨守城也是这世间最为接近八境的人之一,然而他毕竟是真正的老人,这样的登山自然劳累。
一道清丽的阳光从湛蓝的天空中洒落,照耀于她的身上。
即便如此,她和墨守城都甚至不知道这名青衫宗师的姓名。
在他的双指刺出之时,他前方的空气似乎变得极为粘稠,而一物呼啸出现,高速旋转,势不可挡,正式潘若叶的那柄白色小剑。
那覆盖着全山,隔绝着天地天地的无形帷幕在此时完全的消失了。
当无数重青叶帷幕中刚刚出现笔直光路之时,他双眉微挑,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朝着前方刺出。
啪的一声,她头顶上方的高空里骤然发出一声爆响。
这种问题何须要问,若不是觉得元武皇http://m•hetushu.com帝和皇后真正的无情,有气吞天下之心,这其余三朝又怎会都将大秦王朝视为头号大敌?
潘若叶不再多说,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墨守城有些疲惫的眼睛微闭,身上释出一股元气。
他便在此时抬头仰望天空。
都为真正的大宗师,世上顶尖的人物,对话之间连气度都似乎在对方的压迫下展现得淋漓尽致,就在潘若叶微仰头说话的这一瞬间,一道清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往她头顶上方的天空刺去。
无数明黄色的旗帜和华盖上的金色龙纹在极远的距离下已经细微至极,然而却依旧有着惊人的神韵,一条条好像要破空飞出。
天光微幽。
他的细微动作逃不过墨守城的眼睛,墨守城看了一眼已经平静不语的丁宁,心想生于市井之间的天才终究是见得杂些,成熟得也早些。
“何以能够猜出第二个登山的必定是燕朝?”这次丁宁却是主动出声,问道。
“我在白羊洞经卷库看经的时候,那些典籍上就有记载,七境之上的修行者身体对于天地元气而言是巨大的容器,然而一经损耗,补充起来自然也慢。尤其动用一些至强的决法,远不是损耗一些元气这么简单。”
直到他说出这句话时,扶苏才察觉他的身上也尽是汗珠。
“没有这么简单。”丁宁看了他一眼,却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青叶全部坠落,他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丁宁等人的视线中。
然而墨守城却不是普通人。
然后他站了起来www.hetushu.com,开始缓步下山。
自楚帝登临鹿山之后,第二位帝王也终于到来。
“先生不必客气。”
只至半山,不只是天地元气,就连光线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遮掩、扭曲。
“这就是真正的大宗师的气度?”
扶苏有些羞愧的看着墨守城和丁宁,丁宁也没有浪费时间,抬头看着天上那一道道还凝结不散的白云大符。
有能力以这样的速度收剑,便说明她未尽全力,或者说根本不想全力应对这名青衫宗师接下来的这一记反击。
“您说的果然不错,这第二个登临鹿山的,果然是燕朝。”看着这样金灿灿的队伍,整个身体处于玄妙气机,似乎好像变得虚无起来,不断的吸纳着极远处天地元气的潘若叶看了墨守城一眼,顿时一声冷笑。
天空里的一些白色云气,却在他这一眼间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条条庞大的白色符文。
落叶飘舞。
他也深吸了一口气,眉头深深皱起。
丁宁平静的说道:“这名宗师若是在没有施展出这样的符意之前便退去,自然是正常不过,然而他已经大损元气凝出这样的符意,已经砸出的力量,就算是用来看看墨院长的手段也好,说不定自己都会有些感悟。只是他这便走了……便意味着他在鹿山会盟之前是连任何的风险都不想冒。”
墨守城颔首还礼,道:“这一生爬了许多山,却是没有任何一座有此山吃力。”
无数重青叶帷幕中,留下了一道笔直的光路。
白色小剑瞬间消失。
扶苏顿时有些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