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四十章 折符

这是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
李裁天摇了摇头,道:“我无牵无挂,沐浴净身,精气神已至巅峰,所以我等扯平。”
方饷往前的身形没有任何的变化。
出现在他手中的,只是一张微黄的符纸。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李裁天并没有将这张连成品都不算的符纸裁出任何的形状。
自古至今,连帝王都以天地为大,许多人的姓名中也有个天字,但大多都是“敬天”“天宁”等等,但凡是“开天”“辟天”之类,便都有些背经离道的意味在里面。
鹿山周遭各个山头一片死寂,空气都似乎被冻结,流动不开,山间没有一丝风声。
方饷转过身来,看着他,肃然道:“好符。”
别说是鹿山山巅的所有在场者,就连鹿山其余周遭山头上,都清晰的看到了这样一柄巨剑。
因为他几乎将这些长辈所会的符箓全部修改了一遍,而且经过他的修改之后,这些符箓的威力全部大增。
李裁天看着这一道巨剑,彻底醒觉般轻叹。
在李裁天“好剑”两字出口的瞬间,一道巨影已经从空中落下。
两人各自负伤,各自赞赏对方的手段,然而两个人之间的交锋却并未有半分的停歇。
噗的一声轻响,一股极为纯净的元气从这张青符中喷涌出来。
整座鹿山微微一震,他脚下地上骤然涌出万千颗黄色的尘埃。
李裁天m.hetushu.com这样的动作看似十分简单,然而在这样剑气的压迫下,这样简单的画面也蕴含着绝大多数七境都不可能想明白的天地元气运行之理。
事实上为了探得到底会追随元武皇帝到达鹿山,他也已经付出了不少代价,他对方饷也已经有所了解,此时大燕王朝率先发难,他本应该透露一些讯息给燕帝或者李裁天,然而他还是听从了黑袍美男子让他看戏的话,沉默不语。
宗师相争,哪怕并未真正动手,只是蓄势,就足以让天地元气产生异变。
一闪便消失在所有人的识念里。
方饷点头。
而李裁天的这侧天空中,却是缓缓的出现了一条白线,就好像碧蓝的天空真的被裁出了一条口子。
方饷平静的挺直身体,看着他,说道:“对于我而言,你已是最好的对手,所以我没有遗憾,由此我已经胜了半筹。”
所有的人陷入更大的震惊之中。
只是某些人的张狂往往令人感到无奈。
他觉得大燕王朝就算以此举向楚示好,似乎也不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李裁天神色凝然,看着方饷的背影出声。
两人之间的空气里随着他这一点头出现了一道明亮的波纹,往两侧泛开,虽发出震耳的响声,但是那波纹却只是亮光,却是无形之物。
甚至在人类很长的一段历史里,唯有畏惧,唯有膜http://m.hetushu.com拜,唯有以它为王。
以念力凝剑,求的本是一味的迅疾,但方饷的这念剑一击,凝聚的力量却是近乎真正的飞剑,这样的手段在记载中也很少出现,然而李裁天却以念凝符,同样令人震撼。
“念剑之术!”
方饷出声,往前伸手。
两点明黄色的光焰里,闪烁着冷漠而暴戾的情绪。
大燕王朝首先发难已经是莫大的意外,让他这样的人发难,更是不可思议。
无数条这样的白色湍流将李裁天的身影全部笼罩住。
既然如此,那就只是大燕王朝自身的问题。
他的身后却是出现了无数条白色的湍流。
一道平直乌沉的剑光浮现于他的手中,直刺李裁天。
现在李裁天动用这件本命物,是要将这张符纸裁出什么样的形状?
或者说,都清晰的看到了一条巨龙。
将这张符纸对折。
方饷手中的乌光色长剑已经不在手中。
大燕王朝第一符师的本命物,竟然是一张可以裁成任何形状,而且不带本身威力的最普通的符纸。
李裁天生性张狂,面对方饷的揖首行礼只是倨傲的仰头望天,轻声道:“此等交战,实是人生快事,只是无法亲手向元武皇帝讨教,终是憾事。”
“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力量。”
“好剑!”
剑路寻常,但带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开山劈石之意,太过平直锋锐的剑气斩www.hetushu.com断了空气里许多天地元气的流动线路,令在场的许多大燕王朝的符师脸色更是惨白。
他的手中散发出一股本命物的气息。
剑身前方的所有剑气消失无踪。
燕狂人李裁天的名字便首先很狂。
他的双手都是空的。
传说中的故事是真的,方侯府的这柄龙鳞剑,真的是以龙血淬炼,真正融合了某种龙的真元力量。
这一瞬间交锋竟以他的负伤而结束,然而他的左手也在此刻往后扬起。
他只是异常简单的,折纸。
剑势平直往前,李裁天却已经在剑势之后,这一剑落空,方饷便是必败无疑。
像他这样的人不只是有强大的自身修为,背经离道的张狂和强大的领悟力让他拥有非凡的创造力,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大燕王朝的宝贵财富。
场间不知有多少宗师阶的人物,各具神秘莫测之手段,然而只是看到这明亮而无形的波纹,其中有大半就已面色大变,确认自己不是在场两人的敌手。
在这样看似平淡的一剑之前,他们甚至连一道完整的符都不可能施出。
李裁天不仅是大燕王朝五十年来修为进境最快的修行者,而且在突破第七境之后,出身于谢临符宗的他几乎将宗门内每一名长辈全部教训了一遍。
听他此时出声,似在他看来,方才那念剑一击只是试探,并不算真正出手。
“请。”
这是某种至为强大的m.hetushu.com妖兽才有可能拥有的气息。
他的剑尖前方出现了一个光点。
李裁天本是纸符坊一无名裁纸小童,然而一朝开始修行便自取名“裁天”,实在是非常张狂。
李裁天也从未遇过如此的一剑,他眉头微蹙,左手指尖悄然浮现出一张青玉般的方符。
噗的一声轻响。
他就算早知道传说中的故事是真的,也绝对想不到这一柄剑还可以产生这样的变化,也绝对想不到方饷可以施展得出这样的一剑。
在周围天地间不断涌至的元气的灌注下,龙鳞剑庞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剑身上每一块鳞纹变成了一块块乌黑无光的巨大岩石——光是如此,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柄剑好像变成了无数巨大的岩石拼砌而成,然而此时剑尖处,却燃着两点明黄色的光焰。
一股完全不同于方饷本身的强大气息,一股藐视众生的目光,在那两点光焰里不断的洒落。
方饷这一侧的上方天空里,一条青气慢慢侵入了白云之间,让数朵白云扭曲如青鳞。
大燕王朝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
因为他手中的这张符纸没有任何的符文,是一张最为普通的黄符纸。
齐帝抬头凝视着这一柄巨剑,他的眼睛也瞪大到了极致,心中全是真正的震惊和感慨。
他的身体骤然从原地消失,在方饷的后方显现出来。
一道青色剑气如一片龙鳞从他的食指和中指间飞出。
每一道白色的m.hetushu.com湍流都是一道精纯的剑气。
所以这只有可能是真正的龙息。
李裁天的左肩出现了一个剑孔,一蓬鲜血飞散,许多黄色尘埃悄然变成血红。
从空中落下的那道巨影,却是一柄巨大的,如山般的长剑。
李裁天神容平静,一道黄色符纸从他手中飞出,砸落于地。
……
而妖兽强大到了某种程度,便不能用妖来形容。
他的剑穿过了这个光点,剑身沐浴在一层奇妙的辉光里。
白色湍流和往上浮起的黄色尘埃相遇,时间好像骤然变缓,空气里多出无数沉重之意,好像许多座大山突然充斥其中。也还不见白色湍流和这些黄色尘埃有什么变化,方饷的身体突然微微的一震,面色微白,鼻孔中已经涌出些淡淡的血沫。
轰的一声震响。
楚帝拈须沉思。
最终的结果是他被公认为大燕王朝第一符师,再加上他经常在谢临符宗公开授课,且从不回避和外宗的论符论道,无数的大燕修行者得到过他的教诲,所以在大燕王朝,大部分人都尊称他为“谢师”,意为谢临符宗最受人尊敬,最具代表性的师长。
“怪不得元武皇帝会让你应战。”
齐帝眉头深锁。
一片不可遏制的惊呼声响起。
现在世上的许多蛟龙,还拥有类似的气息。
然而这片惊呼声却并非因李裁天而响起,而是因为方饷这一剑。
最为关键的是,所有被他教训过的长辈还都十分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