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四十三章 阴陨月

“未曾想,你和郑袖居然又找出了炼制这种符器的方法。”
“阴陨月。”
一朵朵金色的火焰在山崖间不断的泛开,焦黑的岩石开始变得通红,又开始慢慢融化。
一股异样的元气波动从鹿山山脚下秦军的驻地中扩散开来。
然而让他们根本未曾想到的是,听到楚帝的这句问话,元武皇帝却是异常干脆的摇了摇头,道:“不值。”
阳山郡至少有十余万大楚王朝的精锐军队,其中更有不少大楚王朝的名将,此时这十余万大军恐怕已经烟消云散,再加上连最为倚重的制式武器毫无作用,大楚王朝在此次鹿山和大秦王朝的对话之中已经连连溃败,若是再付出惨重的代价,恐怕就不只是被迫交还阳山郡这么简单。
他有些骄傲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对着丁宁继续解释道:“这是元武初年便开始试制的符器,到现在却是真正的成了。”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鹿山上无数青草微摇。
“射天狼。”
只是在黑色光束触及到那些在高空中漂浮的金属薄片之时,那些金属薄片就开始掉落。
星火剑三字提醒这鹿山之巅所有人大秦王朝还有郑袖这样一名皇后的存在。
齐帝和燕帝的脸色又难看数分。
所有的光束都凝成了一股。
一名赤足的乱发男子,缓缓从那座纤秀的楚行宫里走出。
“早在长陵一开始http://m.hetushu.com变法,长陵城也开始大刀阔斧的改建之时,长陵的那些角楼,就不只是单纯的作为观测和调度军队所用。”
丁宁自己也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身体里骤然涌起些寒意。
所有人都能理解他们此刻的心情。
“够了。”
放声痛哭的都是大楚王朝的匠师。
这一切都在昭示着大楚王朝这件制式符器的强大威力。
这一股黑色光柱朝着高空中那些漂浮的金属薄片扫去。
然而元武皇帝却是不以为意的淡淡看了这名大楚王朝的老臣一眼,道:“何需星火剑。”
和他一样身体里涌出寒意的还有许多人。
“只是这种符器本身太过阴毒,需要用无数的尸骨,且其中大部分都是修行者、女子的尸骨,用符水炮制成材,最终才能用于符器的炼制……再加上后来提出这设想的那些巴山剑场的修行者都在你登基之前死去,所以这种符器的炼制便搁置了。”
在数声痛哭声中,有人带着疯意厉喝出声,“谁是遭受万年唾骂的罪人,谁是大秦的奸细,站出来!”
“足够强大的阴物元气经过一些符晶的汇聚产生的光束,能够如强大的飞剑般射落到长陵任何一个角落。”
郦陵君呆呆的看着那无数飞散坠落的金属薄片,他的发根处,再多一片秋霜。
有人搀扶起了那名昏死过去的m.hetushu.com大楚王朝老臣,开始紧急的救治,突然间,又有人放声痛哭了起来。
更何况太阳真火这种至阳的天地元气本身就对阴气修行功法有着最大的杀伤。
楚帝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么简单。”
元武皇帝虽然在鹿山会盟正式开始的前夜便用军出其不意的收复了阳山郡,但秦军可以进,自然也可以退出来。
丁宁微眯着眼睛问道。
他隐约觉得这和谢家运送的一些东西有关,只是这种符器,他也根本没有见到过。
楚帝接着出声,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元武皇帝,只是缓缓的述说道:“早在那时巴山剑场那些修行者的预想中,便想在角楼上布置一些力量可以布及长陵每个角落的符器。”
他缓缓抬头,却是没有看楚帝,目光落向楚帝的身后。
所有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没有意义。”
“星火剑无法破之!”
鹿山山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这是长陵一开始便没有设立外城墙的真正原因。”
这是一名从容颜无法判断出真实年龄的男子。
“你说的不错。”
许多束黑色的光束从山脚下涌起,往上放汇聚。
“射天狼。”
鹿山山巅,很多人的呼吸都已彻底停顿,身体比被浸入冰水中还冰冷。
他脸上的杀意一闪而没,又恢复了平和,缓声说了这一句和_图_书
“如果我记得不错,当时那个设想叫做阴陨月。”
空气一凝,他身后的所有声音一时消失。
齐帝脸色有些难看的轻咳了数声。
他完全不像是大楚王朝的人,而像是一名来自荒漠边缘地带的部落里的巫师。
“天谴”这样的东西,在大楚王朝也属于绝密,但在鹿山会盟第一次真正露面,却已经被大秦王朝针对性的压制,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将这个秘密早就透露给了大秦王朝。
而且这人的身份地位必然不低,否则不可能接触得到这件东西的真正隐秘。
“是谁!”
“这是什么?”
此时出声的是大楚王朝一名身穿紫色官袍的老臣。
换句话而言,这种制式符器对于大齐王朝军队的威胁更大。
“所有在长陵行走的人的头上,其实都悬挂着一柄随时出现的剑。”
元武皇帝眉头微皱。
只是一束黑光,就足以让再多的“天谴”破灭,更何况看元武皇帝的意思,大秦王朝并不是只能制造出一件激发出这样黑色光束的东西。
“射天狼?”
金色火焰全部消失。
这“天谴”不知道花费了他们多少的心血,原本这是一件足以让他们名传千古,甚至可以改变整个大楚王朝未来的制式符器,然后现在,却是被这样一束黑光打破。
楚帝的白发被天空落下的金色火光照耀得一片金黄,他沐浴在这样的金色和图书里,看着元武皇帝问道。
齐帝身侧的黑袍美男子的漆黑眼眸里也第一次出现震动的神色。
扶苏转过头来看向丁宁,既然这件重器已经在鹿山会盟露面,就注定天下皆知,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这句听似云淡风轻的话一出口,鹿山山巅所有人的身体又是微微的一震。
在这种境况下,他的出声显得极为不敬,越君臣之权,但不怕遭受责罚,不怕死的臣子自古有之,而且他此时出声,几乎所有人都可以肯定这种符器应该是他负责督造,所以他此时才会有这样的不忿。
“果然如此。”
一声不服气的声音自楚帝身后不远处响起。
这束黑光此刻还继续停留在空中,看着那凝结之意,似乎还可以长时间的存在下去。
他身后原本痛哭、愤怒的匠师、臣子,知道这句话是他们的帝王出言特意宽慰,但是他们心中的难过之意却难消隐,一个个虽不再出声,却都是垂下了头,整个身体不住的颤抖。
扶苏看着这样的景象,喜悦的笑了起来。
连星火都无法破,就说明这些符器恐怕甚至能够吸纳星火元气。
寻常的光线必然有耀眼的光明散射出来,然后这一股黑色光线却太过凝聚,以至于落在所有人的眼睛里,就像是一条往上方的天空无限蔓延的黑色冰柱。
在他一句句的缓缓述说中,外面山头,扶苏身侧的丁宁也终于记起了这是和*图*书一件什么样的符器。
方才那名不忿出声的大楚王朝老臣一口鲜血从唇齿间激射而出,往后一倒,就此昏了过去。
他也在心中无比冰冷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楚帝要让元武皇帝再割让阳山郡三年。
金色的火焰越来越稀少。
元武皇帝很直接的点了点头,看着楚帝道:“所以不需要再谈阳山郡的事情。”
“这可值得三年?”
甚至在其中许多人看来,楚帝可能已经太老,太老的人往往锐气不足,太过保守。
他身穿着用没有鞣制的羊皮制成的长袍,上面用最简单的彩石粉制成的颜料绘制着各种杂乱的图腾。
就在此时,楚帝一声低喝。
就算是各朝最为精锐,全部都由修行者组成的军队,其中大部分自然也都是三境四境的修行者为主,五境之上的修行者都是少数。
“噗”的一声。
几乎所有在场凝视着空中那些布满金色符线的金属薄片的人,都不觉得这是个太过分的要求。
不论这是何种性质的符器,但他们可以感觉出这种光束的力量绝对超过一般六境的大齐修行者用阴气滋养多年的本命剑。
整个战场的地面都化为滚烫熔岩,其中大多数修行者都无法生存。
这看戏……可也是看得有些艰难。
黑色光束扫过所有漂浮在空中的金属薄片,所有的金属薄片坠落。
楚帝看着那条黑色冰柱般的光束,他的脸上悄然的再多数条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