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五十一章 饲丹

长风送行,无数青色箭矢拖出一道道青痕,如画出长符,彻底摆脱天地间重力的束缚一样,反而越飞越快,终于箭尖前方的空气都一团团燃烧了起来。
然后他伸出了手,朝着身旁的黄真卫伸出了手。
一股股惊人的风柱冲天而起,内里无数的青光闪耀,全部都是流星般的青色箭矢。
楚、燕、齐三朝帝王都干脆的应承了元武皇帝的要求,便是为了抽身一边,昭示自己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关系,不会被人诟病是三朝修行者借盟会之约而乘机诱杀大秦皇帝。
……
轰的一声巨响,箭火尽灭。
昔日在和韩、赵、魏三朝的征战中,他担任的角色便是深入各朝腹地的刺客。
在大燕首先发难,李裁天身陨时,他就也已经明白背后必定还有一个大局。
这柄桃木剑的主人自然是巴山剑场叶新荷。
观此时剑光,他所修的九天游电剑已经到了巅峰,抛开修为的关系,即便是巴山剑场昔日的那些名宿,施展起来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完美。
至于郭东将,却极少有人知道,这名疯癫的海外修行者,却是和丁宁身上这柄末花剑的主人是朋友。
然而凌空强渡的宋潮生却似乎对这样的焚天之势毫不在意。
叶新荷能在巴山剑场最鼎盛之时持巴山重器之一的桃神剑,当然也是当和-图-书时巴山那批最顶尖的人杰之一。
接着是无数金属坠地和血肉飞洒的声音。
他的身体都不见有任何特别的动作。
此时这样三人联手刺杀元武皇帝,丁宁理应感到欣喜。
巴山剑场千年剑藏,一朝爆发,在数十年前人才辈出,且都是那一时代最顶尖的人杰,当时天下各朝都是惊呼不知有何等气运汇聚于巴山剑场。
当前方大军在征战之时,他却往往是在敌朝的某个城池中,乘机刺杀某位至关重要的权贵或者修行者。
然而现在的天空里,却是出现了无数一模一样的雨滴。
丁宁看着接连在周遭山头上涌起的三股杀意,瞳孔微缩。
然后元武皇帝更为傲然的一笑,吞下了这颗丹药,再次挥剑。
一声声凄厉的军令声在鹿山上响起。
这颗明黄色丹药上散发的气息,和元武皇帝身上散发的气息竟然极其相近。
“放!”
就像赵一、白山水这样的大逆都不愿意轻易入长陵一样,许多城池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瓮,进去容易出来难,深入敌朝腹地比在战场上厮杀更要危险。
每一滴雨滴在坠落时都似乎很弱小,软弱无力,然而每一滴雨滴却都是同一时间坠落,和天地元气摩擦,震动的频率完全一致。
在元武皇帝伸手之时,黄真卫突然m.hetushu.com变得无比虚弱。
看着这样焚天的气势,许多燕、楚、齐的将领眼眸深处甚至充满了浓厚的无助和悲哀。
黄真卫此时竟已和他并肩而立。
魏王朝宋氏门阀的宋潮生,本来就是当时魏王朝最强的宗师之一,也是反对当时魏王修建灵渠和反对云水宫一家独大的领头人之一,但就大秦王朝变法中的那些旧权贵门阀一样,宋氏门阀的结果也是被魏王和云水宫剿灭。
元武皇帝登基前三年,长陵的腥风血雨里,有许多巴山剑场的逆天强者便是被军队或者大量略低于他们的修行者活活堆死。
这颗洁白的莲子表面瞬间堆叠出无数层明黄色的纹理,瞬间变成一颗明黄色的丹药。
那凌空行于空中,吸引万千雨珠,如传说中施云布雨仙人的,自然就是宋潮生。
若是跟随着周家老祖到了这里,丁宁应该会感到欣喜。
他感知得清楚是一柄桃木剑带起了比闪电还要惊人的剑光。
元武皇帝此时真元几乎耗尽,然而面对这样的一剑,他却是反而傲然的对着一侧的横山许侯摇了摇头。
宋潮生只是飞掠过半,身处两座山头的中段,巴山剑场的桃神剑已至鹿山山巅。
大秦王朝海外的航线,不是铁甲巨舰到了就能开辟出来的,同样也是靠许多人的剑砍出来的。
和_图_书些雨滴,便形成了一道恐怖的潮汐。
在那道比闪电还要惊人的剑光出现时,楚帝苍老的面容上就已经布满了异样的红晕,这种异样的红晕使得他脸上的老人斑都透着嫣红,就像一朵朵梅花盛开。
和蚂蚁相比如山般庞大的甲虫往往被蚂蚁活活咬死。
天地自然里,不可能同时出现两颗一模一样的雨滴。
巴山之中有一株老桃树,经历数次雷击而不死,最后一截桃木芯自行结出极适合吸纳雷霆气息的符文般的纹理,被巴山剑场的剑师制成了一柄桃木剑。
然而他却是跟着潘若叶和墨守城而来,亲眼所见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元武皇帝似乎已经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风裹着无数流焰,整个天空都像在燃烧。
朝着他汇聚的万千雨滴开始坠落。
他一直听着晏婴的话,安静的看戏,没想到最后竟然会看到这样的大戏。
叶新荷辗转行于各朝,潜隐及躲避追杀的能力远非其余宗师所能企及,巴山剑场被灭之后,早有传说他死在了那一战里,之后十余年天下也未有他的行踪,丁宁也以为他死了,却没有想到还会出现在这里。
他也朝着元武皇帝伸出了手。
即便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要绝对平静,唯有绝对平静才能更清楚的看清一些事情,但是他的双手依旧不自觉的和_图_书微微颤抖起来。
那散发着浓厚海腥气,杀意中都甚至带着一丝疯意的,自然是海外碧琼岛的疯癫宗师郭东将。
若是此时这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三人之中,有谁会听,有谁会不听?
然后在下一瞬间,他体内所有的真元,甚至五气全部从他的掌心涌出,汇入了这颗洁白的莲子里。
齐帝此时的眼眸里也充满了深深的震撼,真正的震撼。
所以他此刻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放声大喊,让这三人改变主意。
他的手心里首先显露出来一颗洁白的莲子。
他们深切的明白,大秦王朝现今如此的强横,实际上还是因为昔日的变法,国力太过强横,修行地年年都有许多学生入伍,最终军队太过强大。
这三个人,对于他而言都并不陌生。
之前韩辰帝、晏婴和元武皇帝的对决,虽然韩辰帝和晏婴也让他十分的敬重,而且也让他彻底清晰的了解了元武皇帝的所有秘密,从而赢得他更多的敬重,甚至感激,但那两名宗师并不像此时出手的一些人和他有直接的联系。
只是即便他真这么喊了,此时这三人即便听到,又会听他的么?
许多身体,甚至是残缺不全的身体和一些军械重物一起从地面上跳起,毫无道理的往外抛飞出去。
这颗明黄色丹药落入元武皇帝的手中。
在这样的默契之下,和图书这三朝军队自然不可能有任何动作,甚至比平时休憩时还要安静死寂,但大秦王朝的精锐百战之师自然不可能任凭刺客前来杀死自己由衷爱戴的圣上。
所以此时他的身体里那种凉沁沁的意味更加浓烈。
一声更为沉闷的巨响在鹿山山腰处响起。
“长风!”
……
所有的雨滴化为粉雾,然而那股恐怖潮汐的力量,却是依旧从空镇落,落入秦军的阵营之中。
军队的力量,尤其是布好阵型的军队力量往往不是单独的修行者所能抗衡。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大局会如此的惊人,连带着大齐王朝的第一宗师晏婴也不惜身死来铺平道路。
这样暴烈的一击只是为了那道比闪电还凌厉的剑光开路。
在大秦王朝变法,大刀阔斧的布局时,很多人和巴山剑场的剑师成了一生的敌人,而有些人,却是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
或者说他早就预计到会有这样的画面出现。
最后大魏王朝都城被秦军攻破,大魏王朝覆灭时,曾有人见他一曲悲歌落下千行泪,每一滴泪都化为潮水,令大魏王朝那条未修建完成的灵渠之中都涨了三尺水,之后他也销声匿迹,不再出现。
一些独特的军令是调度修行者激发符器的手段,当鹿山之上万千雨滴全部朝着凌空而来的宋潮生汇聚之时,鹿山一侧爆发出恐怖的元气潮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