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五十二章 尽亡

但是天空中却是响起了一声充满疯意的怒吼:“元武!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不成!”
除了那离开的厉轻侯和无名道人,世间的大宗师,几乎尽亡。
“长风!”
天空里坠落一道难以想象,至少要数十人才能合围的闪电巨柱,那柄桃木剑在这惊人的闪电巨柱中逆流而上,仿佛要顺着闪电在上方天穹刺出一个孔洞逃走。
同样这三个名字也是他要彻底抹灭,平日里都绝对不会提起的。
剑光凝聚,骤然如一段折断的流星光芒,坠落下来。
明黄色长剑朝他凌空而斩,剑意也是朝他而来,然而真正的剑气却是毫无痕迹的拔地而起,切入那道巨大的闪电柱中。
但他此时的修为不够……潘若叶可以很轻易的杀死他。
元武皇帝脸上皆是强大而自信的神情,他有些同情的看着那一道剑光,摇了摇头,说道。
此时飞临而来这三大宗师显然都已经彻底将生死置之度外,且不论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之后,能够迸发出多少比平时更强的力量,至少从方才叶新荷的退和此时的进来看,这三大宗师必定已经觉得牺牲三人性命,已有很大把握可以杀死元武皇帝。
闪电巨柱好像实质的晶体一样发出了连续的碎裂声。
此时反而是发动这样杀局的叶新荷背叛了他们所有人,他如何能不愤怒?
在他无比愤怒的厉吼声中,元武皇帝只是极为平静的送出手中的剑,迎上那一道刀光。
这一道剑气根本就不强烈,似乎也对此时的战局没有任何影响,但是这一剑,却好像能够将整个鹿山周围的山头全部圈了进去。
有些人www.hetushu.com进,有些人退,然而进退都只是为了最好的结果。
在宋潮生这一道浪潮的拍击下,前方深蓝色巨浪没有加速,反而是奇异的一滞,在下一瞬间,嗤的一声裂响,内里那柄深蓝色的长刀却是被拍了出来,破浪而出!
与此同时,那座草木皆被斩断的山头上,浑身肌肤飞洒出血雾的叶新荷也再次发出一声决然的厉啸,他的整个身体也冲天而起,散发出耀眼的剑光,散发出玉石俱焚的气息。
透明晶片般的剑光依旧无比凝聚的黏结在那道剑光上,这一瞬间的画面让人产生的错觉是时间都停止了流淌。
此时鹿山周遭所有的修行者之中,除了黄真卫之外,唯有丁宁和墨守城知道元武皇帝的这个秘密,所以当看到黄真卫凝丹,当感觉到元武皇帝体内无数巨大而空虚的沟壑瞬间充斥大量的真元,就连墨守城身边的潘若叶都感到了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震撼。
但就在此时,一道无形的墙横亘在白色流云之下。
他不再拥有阻挡这些符器的能力,身影消失在了燃烧的天火中。
这些都是远超天下其余七境的大宗师,现在这些大宗师,都要元武皇帝死。
他只管这一道刀光,不顾其它。
天上那一道白色流云欲落。
他体内真元尽情的冲出,涌入这些符线之中,试图交织出他这一生里所能施展出的最强大潮来阻挡元武皇帝这一剑。
无数股青色风柱冲上天空,然后燃烧起来。
然后他收剑。
一条浑身散发着猩红色光焰的庞大身影从那充满海腥味的山头冲出,踏空而行。
和_图_书横剑于身前,微眯着眼睛正视着那一道刀光,说道:“王惊梦死了,鄢心兰死了,莫别离死了……所以我自然天下无敌。”
天地间一空。
他身前交织的符线往上扬起,在下一瞬间,全力拍击在后发而先至的深蓝色巨浪之后!
然而元武皇帝只是一剑,便斩碎了桃神剑。
刀气四溢,皆化为巨浪。
这一瞬间,丁宁看着墨守城的背部,有一种想要出手的冲动。
他咳出了一口血。
齐帝和燕帝发亮的眼眸也瞬间黯淡。
宋潮生收住了愤怒的狂吼,远远的看了元武皇帝一眼,叹息了一声。
丁宁所在的山头上,墨守城也在此时出手。
郭东将亡。
然而在这一瞬里,他的面容却变得更为苍白。
轰!轰!轰!……
山花怒放,自然是大齐那名真正的轻王侯的大宗师厉轻侯。
郭东将愤怒的颤抖了起来,凄厉的狂叫着,他的双掌呈托天之势,不顾剑光朝着叶新荷的身体拍去。
叶新荷毫无疑问是此时世间最强的几名大剑师之一。
元武皇帝重新强大起来,身体在他们的感知里不断的变大,再次与天同高。
他的虎口处有淡淡的血痕。
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两股气息的离开。
那柄深蓝色的长刀在他的身前坠落,斜插在他身前的地上。
轰隆一声巨响,无数人的耳膜震出血来,一时听不到声音。
道卷流云,自然是曾自行退山的那名道卷宗无名道人。
虽然一剑斩碎桃神剑,然而所有人可以肯定元武皇帝损耗甚巨,再也不可能再斩得出方才那样一剑。
巴山剑场昔日的枭雄之一,在他此时的面前http://m•hetushu.com,却像是一个惊慌的孩子。
一片透明晶片似的剑光断树一样,切断了恐怖的闪电巨柱,准确无误的斩杀在往上飞逃的那道剑光上。
鹿山周遭所有桃花在一息间黯淡,凋零。
叶新荷的剑光掠过郭东将和宋潮生上方的天空,在此时突然发生了改变。
这三个名字都是昔日巴山剑场的最强者,都是曾经在修行上走在他前方的修行者。
宋潮生亡。
他想要改变这里的结果。
“咔嚓”一声,剑光斩过他的身体,令他的身体发出了枯枝截断的声音。
天空里有巨山般的元气坠落,砸在这柄长刀上。
如果他此时的修为已经到了第五境,此时体内只有几乎没有真元存在的潘若叶肯定无法阻止他杀死墨守城。
只是先前晏婴说他恐惧那人的名字,所以他此时说出来,便是告诉所有人他的强大,他的无所畏惧。
被拍出的长刀却似完美凝聚了两人的力量,刀身的前方出现一条平直的光痕,也完全不像是人间的气息。
他的双掌根本不可能触及到叶新荷的身体,但是叶新荷的胸口和一侧的脸上也是分别出现了一个掌印,一声闷喝之中,叶新荷的身体往后如陨石飞坠。
他的双唇之间却更为红艳,似乎脸上的红意都凝聚到了他的双唇之间。
所有人的心脏随之一坠。
天空里,出现了一道深蓝色的巨浪。
桃神剑碎,那座飞出桃神剑的山顶也是猛的一震,无数草木被锐器切割一样,齐齐断裂。
便在此同时,鹿山之外几乎所有山上所有的野桃树全部盛开,怒放,一山的深红。
他身前的空气里出现http://www.hetushu.com了无数条晶片般的裂纹。
凌空行至两山之间的宋潮生脸色也变得苍白至极,他感知到元武皇帝这一剑朝他而来,一声低声厉叱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他身前的虚空里,骤然出现了无数条弯曲的符线。
当的一声轻响在元武皇帝的身前响起。
楚帝脸上异样的红艳迅速的化为苍白。
“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不成?”
喀喀喀喀……
桃神剑毫无疑问是巴山剑场最好的剑之一。
天空中响起连续不断的雷鸣。
随着这样的怒吼,宋潮生的身后高空里,突然出现了一柄深蓝色的长刀。
有人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最好的时机出现,但他的修为却偏偏差了两个等阶……这就是命运。
又一声无比沉闷的恐怖撞击声在空中响起。
一刀一剑燃着这十余年间修行者世界里最耀眼的光芒和杀意,袭向元武。
充满杀意的天空里,却是又多了一道宁静的白色流云。
一名身穿寻常布衣,原本身影飘飘欲仙的长发男子的浑身肌肤上骤然飞洒出一层血雾。
宋潮生没有回首,感知到这道巨浪的出现,他眼眉之中原本出现的犹豫之色全部化为肃穆和庄严。
他浑身冰冷的看着眼前的所有画面,无法呼吸,也来不及呼吸。
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对着一个孩子说话。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这么容易么?”
这条惊人的闪电巨柱就像是冰块一样,瞬间碎裂,在空中变成万千条飞舞的电蛇。
这样的剑气在此时发出,鹿山之巅终于有人猜出,当日那围住一座山的浅浅剑痕原来就来自于长陵那名随了元武皇帝过来,但却一直没有m.hetushu.com露面的宰相。
这一个杀局本身便是叶新荷而起,是巴山剑场叶新荷暗中布局形成这样的杀局,不是叶新荷的相邀,他和郭东将说不定根本不会在此出现。
墨守城体内的真元瞬间涌出身体,却是一点都不暴烈,全数化为淡薄而分外高远的气息,如水汽蒸发在天地间。
宋潮生也愤怒的厉吼了起来。
他的剑已挥出。
它山上发出了一声惊怒的厉啸,发现自己中计的叶新荷根本不顾凌空行于两山之间的宋潮生,决然的收剑。
然而元武皇帝的脸上没有丝毫惧意。
“放!”
随着剑光上闪电的消失,一柄黄褐色的木剑显现出来。
接着这柄木剑好像有感情般痛苦的抖动着,然后开始片片裂解。
一道连绵不尽的剑气此时也在另外一座山中涌起。
杀韩辰帝,斩晏婴,此时再斩桃神剑,鹿山之巅在场所有修行者已经难用言语形容此时感受到的元武皇帝的气势。
刀光在前,叶新荷所化的剑光在后。
或许杀死此时的墨守城,便有可能改变这里的结果。
这两人此时彻底展露修为而凝势不发,不阻那刀剑,为的便是显示自己的存在,震慑和牵制它山上想要出手帮助元武皇帝的人。
每一片木屑里都蕴含着惊人的威压,都在空中不知道崩飞出多少里,然后猛烈的爆炸。
没有这样的杀局,李裁天、韩辰帝、晏婴又怎么会相继赴死?
但是墨守城的身旁还有潘若叶。
郭东将带着疯意的吼声还在山谷间回响,刀光未至而铺天盖地的威压已经让鹿山山巅许多修行者的真元都无法顺畅流转。
一阵阵凄厉的军令声再度响起。
随着一声痛苦的轻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