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五十四章 天下

一名年轻修行者又被单独唤到了他的车辇之前。
“任何事物,盛极便自然衰落。薪火太旺,便不能持久。”
所有大燕王朝的官员自然认为燕帝余怒未消。
“我可是真正将你当做师长,可是你却觉得我不够资格做你的弟子,我也只能用若师来称呼你。”
他叹了一口气,“若师,看来你是真的离我而去了……少了你,我真觉得没意思……”
“今日这事不要让任何人知晓,包括赵香妃和将来的大楚新皇帝。”
楚、燕、齐这三大王朝的行伍如三条长龙,离开鹿山,行进在鹿山之后的旷野之中。
他的目光落在这数名头发都已有些花白的重臣身上,沉声道:“我现在要你们做的,便是无条件的遵从她的一切决定,不管她做出了任何事情。”
在元武皇帝的心目中,还有一个人是最大的变数。
看着天际掠过的丝丝白云,元武皇帝淡淡的想着,那个人应该再也不会出现了罢,这天下,从今天开始,便应该是寡人的。
他独自站立在崖边一处,任凭山风吹动他的龙袍和发丝。
依旧有淡淡的清辉萦绕着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变得轻盈,且没有任何的气息散露出来。
他对面的木椅里,是换上了崭新黑袍的晏婴。
大齐王朝的车伍之中,依旧有八名身穿锁甲的魁梧男和-图-书子抬着那顶如一个坟墓的黑色大轿在行走。
大燕王朝的车伍气氛显得最为压抑。
李云睿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颔首。
絮絮的说了这些,齐帝又讨好般的看着晏婴,认真道:“若师,你看我完全遵照你的意思,会将你的身体完整无缺的带回给你的弟子,你应该不会突然用什么手段来吓我了吧?”
似鱼似鸟的灵兽在高空中飞翔。
深春里。
楚帝嘉许的看着他,说道:“将我先前封存给你的东西交给他。”
这顶阴玉为砖,明珠为顶的大轿内里,中央依旧摆着两把紫黑色木椅。
……
“按你和我说过的道理,今日元武这胜,却反而算是好事?”
在清辉的笼罩里,这名年轻修行者的面容却是极为镇定和肃穆,他十分清楚这辆青铜车辇此时散发出来的清辉的作用只是隔绝任何人的探听,也可以令楚帝或者他的身影消失在此处。
“你们便把这当成我的遗命。”
这三朝很多将领和修行者都感到分外的屈辱。
他希望自己的猜测和预感绝对正确,没有任何的问题。
此时很少有人会想到,元武皇帝还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听到如此笼统的皇命,这四名对他十分了解的老臣都是呼吸一滞。
楚帝微躬身行礼,车辇不停向前。
“他强盛到如此和图书程度,慑服三朝,想必是至为巅峰的时刻了。若不是到这样的地步,我想将来我们三朝也不会存在通力合作,一起联手对付大秦的可能,反而会被逐一所破。这么说来,他怎么都要盛极而衰了?可是没有你在我身侧,我可是真的没有多少信心……”
因为在离开鹿山时,燕帝的脸色最为难看,最为愤怒。
他的眼中有泪光落下。
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随着这些清辉往高空飞出,瞬间就消失在楚帝的车辇前。
说完这一句,齐帝静静的等着。
知道身边的这些人不可能一时从元武皇帝的阴影里走出,楚帝却是微微一笑,说完这些话,便只是在身边留下了数位对于今后大楚王朝最为重要的重臣。
楚帝温和而有些歉意的看着他,在飞舞的青铜色清辉里,先说了这一句。
他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只是认真的候着。
李云睿的身体像被飓风飘卷的树叶一样,在紊乱的天地元气中穿行,在十余个呼吸之后,便落于早已看不见大楚王朝这列队伍的山林之中。
所有的敌人都离开了,鹿山山顶上元武皇帝却还停留着。
在之前那样最有可能杀死他的时刻都没有出现……那个人终究是死得彻底,就算真的有九死蚕出现,或许也和他根本无关。
……
四名老臣明白hetushu.com这句话的分量,纷纷下车跪伏领命。
毕竟在九年之前,他们是对秦的胜者,然而现在却是彻底逆转了过来。
在他之前说这件事甚至不能让赵香妃知道的时候,李云睿知道分量却依旧没有震惊或者不解的神色表露出来,然而此时听到这句话,李云睿却是眉头微蹙,想要出声问些什么。
齐帝依旧坐在其中一把紫黑色木椅上。
“先前的刺杀里,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一些事情,知道我独宠赵香妃并非是贪图她的美色。”
李云睿深吸了一口气,颔首表示自己已经知晓。
这种屈辱对于汇聚在楚帝车辇侧的大楚将领和官员而言更甚。
一直没有任何的命令从御辇里发出。
晏婴闭着双目,虽已生机早已消失,但却面容如常,就像只是陷入了熟睡一般。
楚帝却依旧不放心一般,缓慢而郑重的接着说道:“你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有这件事发生,甚至如果有可能,不要让你发现你去了长陵。”
李云睿深深的呼吸着,但是他依旧感觉到有些无法呼吸,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沉重了起来,但就在下一瞬间,无数清辉围绕着他往上空飞旋。
即便是在进入自己的御辇时,燕帝的眼瞳里都依旧燃烧着异样的愤怒。
他们十分清楚,三朝不同时刻而来,现在却必须同一时刻m.hetushu•com离开,是因为任何一朝的前来鹿山的军队单独面对秦军已不安全。
他知道至此之后,他便再也难以见到这位可敬的帝王了。
楚帝微微抬首,看着随着上方白云间消失的清辉沉默不语。
然而那个变数没有出现,他胜了,胜得非常彻底。
他的叹息声幽幽,不停的在这黑轿内回荡。
即便是那些楚帝最为信任的老臣,也只知这名年轻修行者名为李云睿,是近年来一直追随楚帝的贴身侍卫。
“若师,这是你和我讲过的道理。”
“我死之后,这件事便只有你和那长陵少年知晓。”
有信鸽和鹰隼在急剧飞行,有烈马在狂奔,将鹿山盟会的结果,传递向四面八方,传向整个天下。
然而楚帝却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一般,摇了摇头,道:“不用疑虑什么,你只需要将那件东西交给他。”
他看了一眼方位,对着楚帝归国的方向跪了下来,深深的磕了几个头。
不知道过了多少的时间。
当这名年轻修行者单独来到楚帝的车辇之前,楚帝所乘坐的这架青铜车辇上无数铜雀符文开始发光,无数铜雀好像要带着这座青铜车辇凌空飞去,飞去天穹之上虚无缥缈的琼楼玉宇。
丁宁和扶苏依偎而坐,看着鹿山和巫山周遭的景物在视线中急速的倒退。
“你现在便出发去长陵,此次有名长和*图*书陵少年跟着扶苏一起进了巫山,先前他们都跟着周家老祖,以你的能力,应该不难查出那人是谁。”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幅祸转化,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他知道必定有极为重要,或许需要他付出生命的使命在等候着自己。
最让大楚的这些官员忧虑的是楚帝的身体也在鹿山燃掉了最后的精气神,现在即便不是很强的修行者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就像是一盏油灯已经燃尽了所有的灯油,只剩下最后烧红的灯芯在散发着余烬。以至于楚帝此时虽然面容极其平静的对着这些他最信任的臣子说着些宽慰的话时,落在他们的耳中都像是最后的遗言。
然而未等他们出声,楚帝却是已经看着他们轻声说了下去,“既是遗命,你们应该知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经过多少郑重的考虑,所以你们不需要疑虑,不需要多问,我只需要你们认真的记着,即便是再怎么觉得不对,也要听我的话做着。”
“阳山郡本来便是他们的,还给他们也不算什么,这鹿山割了给元武也没有什么,要防止秦军长驱直入,最多便是针对鹿山这一带多设些驻军。最为关键的是人和。”
只是所有人未曾想到的是,御辇重重帷幕之后的燕帝眼瞳里却是一丝怒意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多少悲伤。
“时也命也,非战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