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五十九章 人王玉璧

或者说,唯有能够完美的模仿、融炼出完全一样的青色真元的人,才能打开这个密匣。
一抹深沉的铜绿色映入他和长孙浅雪的眼帘。
丁宁也点了点头,道:“即便不传给骊陵君,也应该留给赵香妃。”
长孙浅雪看着他,没有马上说话。
这是一个密匣。
铜绿色密匣的内里,有一块可以堪堪握于掌心的小小圆形玉璧。
长孙浅雪凝视着这块东西足足数十息的时间,然后出声问道。
因为过分诡异,所以必定不是凡物。
琵琶坠于软席之上。
琵琶声静幽,如在外女子思乡,但当李云睿体内析出的真元推动的微波缓缓触碰这艘商船的船底时,这名白衫丽人的眉头一蹙,手指骤然加疾。
“这是人王玉璧。”
丁宁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层粗布揭开,在这个过程里,他体内的无数细蚕涌动,保证自己没有任何一丝气息流入到这件东西上。
“这是什么?”
落入他视线中的是一块通体铜绿色的长方形金属物体,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刚刚熔冶而成的胚体,然而表面却都是繁杂至极的符文。
粗布中包裹的物事就像是一个恐怖的漩涡,她的神识只是扫入进去,就被牵扯到不知何处。
这块纯白色的玉璧内里,却有一块枯黄色的光斑在不停跳动,看上去就像是有一个人,在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
然而他却控制住了http://m.hetushu.com自己的身体,直接让自己的意识陷入沉睡。
她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丁宁的一举一动。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楚帝?”
“你和九死蚕有关。”丁宁也摇了摇头。
他在长孙浅雪平日梳妆的桌前坐下,将这件东西平放在桌面上,然而他很仔细的一层层揭开包裹着这件东西的粗布。
他的手指滑过这些符线,细微的声音在符线里穿行,那些流淌着的青色游丝却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然后所有的青色真元消散成天地元气,消散在空气里。
“他没有见过我。”长孙浅雪摇了摇头,“不是我们。”
丁宁沉默不语。
丁宁看着她回答,神色异常的凝重。
长孙浅雪的眉头皱了起来。
大楚王朝最强的便是符器,任何大秦修行者第一眼见到这样布满符文的东西,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符器,可是长孙浅雪能够肯定这不是什么真正意义的符器。
丁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盯着那些复杂至极的符线,眼光剧烈的闪烁着,似乎在不停的计算着,他的目光不时的落在某些符线的交叉处,又过了数十息的时间,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伸出右手,朝着这块东西抚去。
这些青色的亮光悄然的和符线里的青色真元完美的相融。
“能快多少?”她问道。
她明白了这是www.hetushu.com什么。
看到这样的画面,长孙浅雪一直蹙紧的眉头松了开来。
看上去没有任何缝隙的金属块体,沿着这条亮光缓缓分开。
长孙浅雪的神识随意的透入这些粗布,但在下一瞬间,她的身体微微一震,明白过来丁宁为何这么郑重。
丁宁点了点头,“唯有他才有那种六境的死士,也唯有那种为了他和大楚王朝决死的修行者,才有那样的气质。”
就在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平静的拥抱死亡时,渭河上的一条商船上,一名云鬓高耸的白衫丽人正在弹着琵琶。
丁宁却是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或许他认为我们会承他的情。”
长孙浅雪的面容苍白了一些,双手不自觉的微微轻颤。
李云睿在此之前从未见过丁宁,然而从见到丁宁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丁宁绝不普通,他就知道楚帝交予自己的使命一定有着非凡的意义。
在丁宁掀开通往酒铺后院的门帘时,长孙浅雪早已站在院中等着他。
丁宁没有让她等待,接着说道:“楚帝给我送了件东西,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她可以看到,那些繁杂的符文里,有许多条青色的游丝在不断的游动。
因为未知,所以必须慎重。
当真元和存积于体内的天地元气完全从身体里析出,李云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http://www.hetushu.com异常的沉重,水压将他胸腔里的空气也挤压了出来,当渭河水取代空气冲入他的肺腑时,他感到了难言的痛苦。
丁宁的嘴角泛起一丝难言的苦意,他伸手将那块玉璧拿在手中,然后轻声的说道:“他对别人也没有信心……或者说他认为将来只有我们有可能击败元武。”
咚的一声轻响。
长孙浅雪的面上起了一层寒霜,她不看丁宁,道:“可我们是秦人。”
所以李云睿选择平静的释放出自己体内所有属于修行者的力量。
顿了顿之后,丁宁伸手入怀中,握住了那截方形的物体,从怀中抽了出来。
在渭河里死去,浸泡多日再浮上来之后,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神都监官员和监天司官员应该也无法看出他和溺亡的普通人有多大的区别。
铜绿色密匣中央的那一条亮光缓缓消失。
这些真元在这些符文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循环,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但这些真元的力量并不强大,若是她此刻强行的注入一股真元进去,这些真元便会立刻被冲溃。
丁宁看着她,用一种有些异样的语气接着说了下去:“人王玉璧是一种很没有道理的东西,这件东西是大楚帝王的象徵,是一代代帝王相传,这件东西很没有道理的地方,是佩戴着它的修行者,同样的修行,修行境界的提升就会快一些。”
长孙浅雪点了点头,“应该传www.hetushu.com到骊陵君的手中。”
当李云睿踏入渭河的时候,丁宁和沈奕回到了梧桐落。
一个唯有用那种青色真元才能打开的密匣。
而确保使命完成的最后一步,便是断绝大秦的修行者从自己身上找出任何线索的可能。
整块铜绿色的金属表面看上去光滑平整,而填充入符文间的青色真元也在这一瞬间凝固。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传说中可以快三成。”
清幽的琵琶声骤然变得金戈铁马,如无数刀兵征战,一时间,船舱内数席位上原本正谈笑风生饮酒的商贾们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至极,一滴滴黄豆大小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滚落,似乎琵琶声里的许多无形刀兵充斥到了他们的心脏之中。
能让一名寻常修行者的神识产生如此诡异感觉的便已经不是凡物,而让她这样的修行者都产生如此感觉的……这样的东西,在修行界的典籍里似乎还未出现过。
他的手指突然顿住,沿着方才行走的路线反向而行,与此同时,他指肚上的细微声音变得更为繁杂、密集。
丁宁没有第一时间拿起这块玉璧,而是转过身来,看着长孙浅雪缓缓的说道:“他猜出了我修习了九死蚕。”
然后流动在符文里的青色游丝变得越来越壮大。
长孙浅雪沉默了许久的时间,道:“现在他死了,将这件东西传给你的人也死了,天下只有我和你才知道这件东西在你手里。他是http://www.hetushu.com什么意思?”
她对丁宁无比熟悉,只是听着丁宁今日的脚步声,她就知道丁宁有沉重的心事,而就算丁宁之前没有和她说过这件东西是楚帝令人带给她,光是丁宁此时的动作,便可以让她感觉到这件东西的分量。
珠帘晃动,而珠帘之后弹着琵琶的白衫丽人却是消失无踪。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任何符器,任何丹药都不可能比得上这件东西。”丁宁不需要看她都可以明白她此时心中的感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也是微颤道:“这是大楚王朝的第一国宝,按理应该传在下一位帝王的手中。”
或许,根本不会有人再发现他的存在。
可是冲溃之后这件东西会有什么变化,这却不是她所能预知的东西。
丁宁走入后院卧房。
只是听着丁宁的脚步声,她就知道一定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发生。
那些青色的游丝是真元,是属于某一位七境强者的真元。
琵琶声停歇。
一丝丝青色的亮光在他的指肚间形成,然后落入下方的符线里。
一条奇异的亮光在这块铜绿色的金属块体中央亮起。
长孙浅雪的眼睛里出现了真正的震惊。
……
最终,符文被流动的青色真元填平。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也很了不起。”
在伸手的瞬间,他的指肚上发出无数细微的声音。
长孙浅雪如画的眉毛微微挑起。
丁宁的面容也没有任何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