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六十一章 新坟

黑色的泥土不停的扬起,少年置身的坑越来越大,越来越深,直至他的头顶都沉入地下时,他才停下了手来。
他更加震惊起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刚刚跑过油菜田的男孩。
李云睿继续往前走去,他看到了一道篱墙,他看到了有一名身穿粗布衣衫的女子正在篱墙里的水井旁浆洗着衣衫。
白衫女子没有回首看他,只是平静的说道。
李云睿沉默了片刻,道:“多谢。”
没有任何的停留,他垂着头抱起了晏婴的遗体,然后又重新落入自己方才挖出的深坑里。
李云睿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冷,他转过身来,正好看到白衫女子面对着长陵行去。
在靠近山巅的一个山谷里,一名少年正在挥着铁锹挖坑。
一声冰冷的声音就像一股冰凉的水冲入了他的耳廓。
身着寻常布衣的宫女缓缓走出梧桐落。
李云睿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意,他不再说什么,也开始动步,跟在白衫女子的身后。
她在这江上已m.hetushu.com经徘徊了许久,在鹿山盟会前后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在犹豫自己还要不要进入长陵,还有没有必要进入长陵,然而此时,她的犹豫却已经消失。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这是哪里,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谁,这名身穿粗布衣衫的女子是谁。
他将晏婴的遗体在身旁放下,然后也平静的躺了下来,看着齐帝说道。
“醒了么?”
白衫女子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名少年年龄最多和丁宁差不多,身穿着黑色衣衫,他的神容极为平静专注,即便是庞大如屋的黑色大轿在他的身后停下,齐帝从中走出时,他都没有停下来,甚至没有回头看齐帝一眼。
家乡的油菜花正在盛开,浓烈的金黄颜色似乎要烧到天上,淡淡的花香充斥在李云睿的鼻腔里。
白衫女子看了他一眼,很平静的说道:“是的。”
黑色的山并不高大,没有生长任何一株的草木,然而却矗立满无数m•hetushu.com大大小小的墓碑。
一头耕牛系在村口的老槐树下,斑驳的光影落在他的身上。
御驾队伍停在山脚下,黑色的大轿却是继续往上。
大楚王朝的御驾行伍停留在了宛城,而大齐王朝的御驾行伍此时也并未朝着都城前行,而是到了一座黑色的山下。
长须男子眉头微皱,然后再次微微躬身表示自己明白。
“到了这样的修为,却散去所有的真元自沉江底,我想要知道为什么。”
“我会去长陵寻找我的答案。”
田野里的金黄色变得越来越刺眼,他忍不住要闭上眼,然而他不想看不到这样的画面,所以他用力的睁着眼睛,用力的睁开眼睛……然而金黄色却还是充斥了他眼前的所有世界。
“赐了周园给他,这是他应得的。”
他发现自己平躺在微湿的草地上,往上望去,这名白衫女子便显得分外的高挑,高大。
……
他亲自动手,开始填埋这个深坑。
“埋起来吧。”
黑云和-图-书的下方,是大齐王朝的御驾行伍。
白衫女子没有阻止重新走入江中的李云睿,只是说出了这个名字。
……
他的面上甚至带着一丝罕见的恭谨,这种神色只有他在面对晏婴的时候才会有。
李云睿的身体骤然僵住。
然而他突然有些惊讶,因为他觉得这个小男孩的面目越来越熟悉。
看着这名黑袍少年转身,齐帝微微颔首,和声问道。
“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散去浑身真元自沉江底,都是愚蠢到了极点。”
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
一蓬蓬的黑色泥土洒落,渐渐将黑袍少年和晏婴的身体掩埋起来,直至填满这个深坑。
屋里的灶台上,蒸着萝卜丝团子。
小男孩从他的眼前跑了过去,身体卷动了田埂两侧的菜花,飘起了许多金黄色的花瓣,带起了一条金色的波浪。
白衫女子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应该就是若师的弟子?”
李云睿沉默了片刻,他缓缓坐了起来,道:“是你救了我http://m.hetushu.com?”
他清晰的听到了小男孩开心的笑声,然后他也莫名的感到越来越开心。
齐帝想了想,卸下头上戴着的黑色王冠,竖了过来,如一块墓碑插在了这个新的坟头。
李云睿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看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泥巴,他看到自己的双手变得异常白嫩细小。
黑袍少年却是连看都未看齐帝一眼,一阵微冷的风卷过,他的身影已经在齐帝面前消失,出现在黑色的大轿内。
齐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的神色,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什么,于是他也不再说任何的话,伸手握住了这名少年刚刚用过的铁锹。
完成这一切时,夕阳已如血。
“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听到了什么?”
“丁宁。”
这个声音异常的陌生,李云睿的眼前阴暗了些,就好像村口那棵老槐树遮挡住了他上方的天空,他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世界……没有漫山遍野的金黄油菜花,唯有一望无际的滔滔江水。
李云睿不由自主的沿着小男孩和*图*书来时的路朝着前方的村庄行去。
她前方的一侧树荫下停留着一辆马车,在她接近这辆马车时,马车帘子从内往外掀开,一名长须男子从中走出,对着她极为敬畏的行了一礼。
他张开了嘴,却是莫名哽咽。
这种淡淡的花香让他感到身体越来越轻,终于飘了起来。
她开始动步。
齐帝静静的等待着。
李云睿已经在此时站起,继续朝着前方的江水走去。
白衫女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去看着远处的长陵。
他看到一群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羊在田埂上跑过,然后他看到有一个小男孩欢快的跑在羊群后面,和他越来越近。
看到他走进来,身穿粗布衣衫的女子突然抬起头来,慈和嗔怪的看着他,让他快去洗手。
这名宫女看了这名长须男子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在岷山剑会里得到优待。”
遮挡住他头顶天空的,是一名白衫女子。
一条黑云在天空中缓缓流动。
他转过身来,看着白衫女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