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三章 剑意合一

所有人都以为谢长胜会和之前的丁宁等人一样顺利的通过。
这名少女往前方走去,越过了黑色剑胎。
黑色剑胎内再发诡异轰鸣,劲力再溢。
范星陵手持着漆黑道剑连退数步,整个身体兀自震荡不止,来自心神的冲击比体内的伤势对他造成的影响更大,他的脸色苍白得完全没有一丝血色。
当的一声震响。
很多人自觉没有用这种方式通过的勇气。
若是他的理解并非完全正确,让谢长胜也错误理解,那谢长胜肯定更不喜欢他。
他和之前的丁宁等人本来就是自成一个小团队,其余的选生也刻意不和他们过分接近,此刻他们这个小团队全部通过,黑色剑胎前便凭空多出了一块空地,就像一个水盆里突然被人取了一瓢水,但是别处的水流却一时没有流淌过去,给人的感觉十分怪异。
可是在场很多人恐怕还没有他的境界,或者比他高明一些的又没有他这种勇气。
心剑相随恐怕是张仪在白羊洞某本修行典籍上看到的说法,有关这种说法,修行界里更为贴切的形容是剑意合一。
张仪又成为第二个过关的选生。
从这柄黑色剑胎开始,岷山剑会便会淘汰一批批的选生。
意念当然要比手脚和剑的动作更快,所以要做到意至剑至,往往是要剑势先行,剑在意先。
他不像何朝夕做过无数次的基础练习,在这种方面已经有把握到极点,所以他非常慎http://m.hetushu.com重,在剑胎前凝神停留了数十息的时间,才平稳的刺出一剑。
他再次出剑。
就像只是很寻常的追赶前方同门的脚步一样,何朝夕轻易的走过了黑色剑胎,很多人甚至没有看清楚他的出剑。
谢长胜寒着脸走了上去。
谢柔和徐鹤山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两个人飞身掠起。
当的一声震响。
她此时的疑问,也代表着场间很多人的疑问。
“为什么?”
只是说了这一句之后,他便动步,绕过范星陵,走向黑色剑胎。
数息的时间过后,一阵阵的轻微抽泣声打破了场间的死寂。
要让剑在意先行,事关感知和提前判断、剑技的精准运用以及熟练度等等诸多微妙的方面。
他的身体猛的晃了一晃,然后从黑色剑胎旁走过。
“师兄!”
在谢柔通过之后,何朝夕对着身旁的徐鹤山颔首说了这一句。
又是当的一声震响敲击在所有选生的心上。
一道剑气从他手中射出,割裂了微燥的空气,笔直的撞在黑色剑胎上。
因为丁宁已经走过了黑色剑胎,他要跟上去。
所以修行典籍中的表述不叫意剑合一,而是叫剑意合一。
但是谢长胜却还未停手,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越来越重,要将自己身体里的血全部吐出来的样子。
“噗……”
白羊洞的这三名少年,又已全部过关。
他的神色很郑重。
“我先行和_图_书一步。”
然而就在此时,当的一声震响,再出一剑的谢长胜没有后退。
他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调整,然后出剑。
当的一声震响。
眼见这样的景象,谢柔的脸色变得比谢长胜还要煞白,发出了一声大喝。
谢长胜的身体骤然一僵,他似乎想要在原地站住,但是却无法坚持,整个身体往后一晃,退了一步的同时,上半身都往后仰出,只差一些便直接摔倒在地。
场间再度死寂。
“必须很快,很精准,这一丝剑气就像狡猾而快速的毒蛇,我们的剑在落下的一瞬间,必须准确的刺中它头颅前方,让它自己撞上去,太快或者太慢都不行。”
“你在胡闹什么!”
一名自觉没有任何希望通过这关的选生想着这些年的付出,感觉着自己和周遭这些人之间的差距,悲从心来,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
谢长胜没有转身,他狠狠的吐了口血沫,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
“嗤”的一声裂响。
这一刻在他们的感知里,这柄粗陋的黑色剑胎内里好像有着无数手持烧红铁锤的巨人,随时会将恐怖的力量透着剑胎震击出来!
几乎没有什么停留,他恼羞成怒般再次刺出一剑。
然后接下来的一瞬,什么都没有发生。
能够体悟出这里面所有的道理已经很难,而能够做到剑意合一,或者接近剑意合一,则更难。
在张仪、南宫采菽和沈奕的层层解析之下和-图-书,谢长胜也已彻底明白过来,然而沈奕自己却还觉得有些担心。
与此同时,一口猩红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收剑的张仪从这柄黑色剑胎旁走了过去。
谢长胜的脸色有些难看。
沈奕凝重的看着谢长胜,轻声说道:“出剑太早,若是直接和这丝剑气相触,或者出剑太晚,和这丝剑气之间相隔距离太多,撞击之下,便无法通过。张仪师兄之前说的心剑相随,心到剑不到的意思应该就是说要心到剑到……毕竟感知和出手又是两回事情。”
“心剑相随,他心到剑不到。”
当越来越多的人想明白这些,场间的气氛变得更为压抑而冷寂。
徐鹤山接着上前。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黑色剑胎里却是发出了一样的轰鸣。
看到这一口鲜血喷出,所有人才反应过来谢长胜失败了,然而更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喷出一口鲜血的谢长胜厉喝了一声,“我就不信了!”
当的一声震鸣。
她郑重的对着身侧的谢长胜等人轻声说了这一句,然后也动步走向黑色剑胎。
“这一丝剑气和整柄剑胎的布置十分独特,似乎我们出剑必须恰好落于那一点,让这丝剑气正好自己撞上我们的剑力,方才不会激起这剑胎内里的力量。”
心剑相随,心到剑不到。张仪说的这句话太过简单,她方才还难以理解,然而张仪此时的这一剑,却是让她也彻底明白了过来。
http://m.hetushu.com南宫采菽的眼睛里涌出了异样的光亮。
他一直不怎么看得起沈奕,然而沈奕的表现却似乎比他强出不少,他的心中自然不快。
剑胎再震。
然而现在他们知道自己错了。
然而谢长胜却越加恼羞成怒的样子,再次发狠朝着黑色剑胎挥剑刺去。
许多选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在他们的看来,谢长胜此举和自杀无异。
“别管我!”
谢长胜再吐血。
黑色剑胎的表面变得明亮。
他身后所有选生都沉默无言。
场间再度沉寂无言。
最为关键的是,很多人恐怕根本通不过这关。
一声震响之中,没有意外发生。
谢长胜再退,再吐一口鲜血。
几乎所有选生都认得这名高挑少女就是谢长胜的亲姐谢柔。
他也有所感悟,但显然感悟得不如南宫采菽清楚。
意至剑至,意念到达之时,剑也已落至。
听到南宫采菽的轻呼,张仪转头对着她和谢长胜等人轻声说了这一句。
没有间隔的多少时间,一名高挑的少女站到了黑色剑胎前,然后出剑。
粗糙的凹坑里泛开灼热的红光。
谢柔和徐鹤山顿住。
在进入青玉山门时,很多人都听到了他的话语,都对他这名只是用大量银钱换取了参加岷山剑会资格的巨富之子有些不耻,心中自然将他归结纨绔一流,然而谢长胜一开始出剑,看他出剑之势,绝大多数选生便已知道他的剑技恐怕反而要超过在场很多人。
“什么和_图_书意思,什么叫做太快或者太慢都不行?”
“还不是让小爷过来了。”
这批人都感知出范星陵用的是和丁宁同样的方法,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丁宁顺利过了,而范星陵却是被这柄黑色剑胎震得受伤吐血。
在片刻之前,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谢柔恐怕也是依靠家中巨富买得了参加岷山剑会的资格。
于是他也马上走了上去,走向黑色剑胎。
又是当的一声震响响起。
看着就在身前不远处的范星陵,南宫采菽不可置信的出声。
谢家的这名长女,至少在修为上,比谢长胜更为优秀。
徐鹤山也通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出剑。
再加上此刻他虽然过得艰难,但终究却是过了。
只是外溢的一些劲气就直接将范星陵震得受伤吐血,岷山剑宗这一柄未成型的粗陋剑胎里,竟然都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所以他决定自己先亲身试试。
几乎所有的选生都变了脸色。
后方所有选生的目光凝滞。
他做不到,但是他想通过这关,所以他采用了这种拼命一遍遍试的方法。
毕竟谢长胜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
如敲钟般清脆的震鸣声再度响起。
然后他惊喜的发出一声叫喊,在叫喊声传入所有人耳廓的时候,他已经越过了黑色剑胎,追向前方的丁宁和张仪。
所以这关注定会有很多人留下来。
谢长胜在剑术上还没有这样的境界。
南宫采菽从黑色剑胎旁走过,成为第三个通过的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