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四章 山道、剑

因为这名身穿纯白色袍服,黑色长发用白色玉环箍着的少年是叶浩然。
他可以肯定,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只要能够得到其中一部剑经,便会获得极大的好处。
青色雾气里,出现了一条很直的影子。
叶浩然没有再应声,却是神容恢复自然,然后动步。
也就在这一刹那,青玉长剑如有人手持一般,朝着他斩落。
身穿纯白色袍服,一头黑色长发用白色玉环箍着的少年看着顾惜春的背影,眉头越发皱得紧。
能在才俊册上排到这样的位置,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即便不能自由出入岷山剑宗的经卷库藏之地,至少也应该能够进入岷山剑宗修行。
那里似乎什么都没有。
顾惜春却是没有再看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剑胎的后方。
顾惜春微嘲道:“我们原本都是对手。”
那是一柄剑。
这些文字连接起来,就是一篇篇讲述如何施剑的典籍!
此时后方已经又有不少人通过了第一柄黑色剑胎,看到叶浩然这样的动作,这些人的眼神顿时骇然,难道叶浩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看穿了第二柄剑胎的虚实,已经要领先白羊洞的这些人过关?
hetushu.com是一篇篇剑经!
岷山剑会是取前十,前十都可获得进入岷山剑宗修行一段时间的机会,而最后的三甲,则可和真正的岷山剑宗弟子一样,进入岷山剑宗的一些经卷库藏之地修行。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是影山剑窟的顾惜春。
嗤的一声爆响。
昔日的骊陵君已经成为大楚王朝新的帝王。
看着此时上前的叶浩然,绝大多数选生的眼睛里除了敬畏之外,还有更复杂的情绪。
这次他出剑的动作十分缓慢,所以靠近这第二柄剑胎的人,除了闭着眼睛的丁宁之外,都彻底看清了他的配剑真身。
就在此时,一声阴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
那条很直的影子终于显露出了真身。
“就算是公然放这么多剑经在这里,能够参悟透其中一两部,领悟些剑式的,恐怕也最多数十人而已。”
然而岷山剑宗竟然直接将数十篇这样的剑经刻在了剑胎上,直接展露在能够到达这里的选生面前,这是什么意思?
随手刺出一剑便通过剑胎的是一名身材瘦削,面色十分阴霾的少年,双瞳好像始终笼罩在一圈阴影之中。
他直接hetushu•com绕过悬浮着的粗陋黑色剑胎,走上后方的青玉山道。
叶浩然难以理解。
……
然而他自身却已经感知到,平静的空气里已经有数十道玄妙的气机被无声的拂动。
而骊陵君府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一柄青玉长剑。
青玉长剑的后方,有一条阴影,那不是真正的影子,而是青玉山道缺了一块。
这道剑光和大多数楚剑一样,显得纤细,颜色却是极为罕见的淡淡天蓝色,就像纯净的天空中取下的一条线条。
空气里,响起一声沉闷的巨响,如春雷暴鸣。
当的一声震响,在很多人刚刚转头去看那名掩面哭泣的选生时,又已经有人通过了那柄剑胎。
丁宁再次开始内观修行,补充真元。
一道剑光在叶浩然的手中亮起。
他转头看了顾惜春一眼,说道。
他走过了方才顾惜春所看的青玉山道,看似依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在一年之前,顾惜春的实力恐怕连才俊册上前五十都未必排得进,然而当才俊册出现,历经一冬一春,才俊册上的位次和姓名都改变了许多,他的位置却始终没有变化,依旧高居第三位。
就在他身侧一丈之遥http://m.hetushu.com的地方,丁宁已经不再仰头看这柄剑胎,而是已经闭上了眼睛。
叶浩然感受到了身后无数情绪复杂的目光的注视,然而他根本就不在意,他神容平静的看着前方,看到此时的丁宁微仰着头正对着那第二柄黑色剑胎。
当的一声震响,叶浩然的身影已经像一抹白云般飘过粗糙的黑色剑胎。
因为就连才俊册上都清晰的写出了叶浩然是出身骊陵君府的修行者。
光线穿入其中,变得更为迷离。
无论是剑脊还是剑刃,都不是金属,而像是用某种晶石熔炼而成。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这条影子周围的雾气都急剧的颤动起来,往外绽放出无数波纹。
缺的形状,就是这柄青玉长剑。
叶浩然的瞳孔微缩,他出剑。
叶浩然先前很随意的做过一些猜想,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第二柄黑色剑胎的表面,竟然是直接刻着数十篇剑经!
所以这柄青玉长剑,便是在青玉山道上浮出。
“总不会是让人参悟剑经这么简单。”
他的目光越过顾惜春的背影,落在已经停留在第二柄剑胎前的丁宁身上,他便不再犹豫,往前行去。
这柄剑给人的感觉十和-图-书分轻薄,但在他缓缓拔剑时,在他的真元不断贯入之下,却变得越来越沉重,在剑尖彻底脱离绿鲨皮剑鞘的瞬间,他这柄剑的剑身上轰然一震,周围渐生一条扭曲的巨大阴影。
他负手而行,走到丁宁等人的一侧,当他的目光落到前方悬浮空中的黑色剑胎上,心跳难以控制的骤然加快。
叶浩然依旧参加岷山剑会,他的参加本身便不知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意味。
他的剑长约六尺,剑宽不过两指半,剑脊是纯正罕见的天蓝色,两侧剑刃却都是透明的。
这柄剑胎和第一柄剑胎远看没有什么分别,然而剑胎的表面,却是有无数道粗细深浅不一的剑痕,这些剑痕布满了整个剑胎的表面,且剑痕的交汇,组成了一个个的文字。
也就在此时,他感到了异样的气息,霍然转身望去。
最令他震惊的是,这数十篇剑经上记载的剑法都异常精妙,世所罕见。
在下一瞬间,所有接近第二柄剑胎的人都感到了变化。
这数十道玄妙的气机就像清晨越来越湿的山间云雾一样,变得越来越重,然后落于他前方的青玉山道。
但是叶浩然的眉头却是微微挑起,面容微冷。
叶浩然缓和图书缓侧身,看着走到自己身侧不远的顾惜春。
叶浩然脚下的青玉山道上突然升腾起淡青色的雾气。
在他走向前方黑色剑胎时,本身有一名身穿鹅黄袍服的冷峻少年也已经走向黑色剑胎,而且比他略微领先数个身位,但看到他来时,这名冷峻少年顿时一滞,停了下来。
这雾气非常淡,就像薄薄的轻纱,但这轻纱,却又散发着莹润的玉色光泽。
这数十篇剑经都很规整,虽然文字都由剑痕组成,字体不一,但每个文字都看得很清晰,每篇剑经的起始和末尾都分得很清楚,完全就像是直接将数十篇剑经密密的嵌在这了柄巨大的粗陋剑胎上。
在才俊册上位列第二的叶浩然。
他的目光落得很近,只是落向这柄刻满剑经的剑胎后方数丈附近的青玉山道上。
“你也没有多少好心。”
叶浩然的心头涌起难以用言语的意味,他的眉头深深蹙起。
他前方的青玉山道上,也升腾起淡青色的雾气。
叶浩然走得极为平稳,不急不缓。
这些波纹被瞬间撕碎,变成无数雾团,又直接变成无数条往外溅射的笔直雾线。
而从岷山剑宗学习出来的修行者,身份和一般的修行者就已经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