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五章 都是问题

青玉山道恢复如初,没有任何痕迹。
夏婉轻叹了口气。
“战斗自然必不可少。”
随着他的后退,青玉山道上淡淡的雾气消失,两柄弹飞出去的青玉长剑被一种柔和的力量牵引,归鞘般飘落回原处。
抛开修为之外,白露别院本身便是岷山剑宗的下属剑院,徐侯府则是真正的王侯府邸,素心剑斋也是长陵最老的修行地之一,这些地方出来的弟子,对岷山剑宗的了解自然要比一般修行地的人多得多。
他身上的袍子也是纯白色的,只是有明晃晃的冷光,好像结着一层冷霜。
一片惊呼声自他后方响起。
就在他手中这柄名剑挑中迎面斩下的青玉长剑的瞬间,啪的一声轻响,剑尖处的剑气形成了一个圆圈,往四周急剧的扩散而去。
看着走回来的叶浩然,顾惜春静静的抬头,说道。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岷山剑宗的念剑道。”
蛟龙如生灵般鲜活,身上的片片鳞甲都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川碎片。
所以这柄剑是寒螭剑,昔日长陵十大名剑之一的寒螭剑。
然而所有人却都看不到他的剑。
岷山剑会越是到后面便越是艰难,最为擅长的在前面出现过了,后面遭遇并不擅长的,想要胜出就会更加困难。
叶浩然身体未动,但是他的双脚下却是涌出无数丝气劲,好像他的靴底都要燃烧了起来。
叶浩然从一开始便似乎不喜欢顾惜m.hetushu•com春,此时也依旧未正眼看顾惜春,但是却摇了摇头,淡漠道:“一个人和两个人都是一样。”
陈离愁皱了皱眉头,肃然道:“所以不能急。”
这一瞬间他的动作极为简单,只是横剑于胸前。
他身体前方山道上的淡淡青雾里,又悄然浮起一道阴影。
“兵无常形,有时该藏,有时该露,或许鹿山会盟之后,圣上觉得有些力量该露一露了。”
……
他转首轻声对着身畔两名同伴说道:“岷山剑宗的护山剑阵之一,只是具体如何,之前从未有人见过。”
那条在他剑周生成的扭曲巨大阴影在此刻几乎凝成实质,却是一条天蓝色的蛟龙!
这样的画面对于刚刚到达的选生充满未知,所以显得更为震撼。
淡雅少女身穿淡雅麻色素袍,她腰侧的长剑也是极为素雅,素色木为柄,淡黄竹片为鞘。
叶浩然的眉头深深蹙起。
“既是护山大阵,便不只是一两道剑这么简单,应该是千道剑,万道剑。”
叶浩然看了一眼如铁棍般直击而来的这柄青玉长剑,这一剑的力量不足以让他后退分毫,然而此时他已经明白了第二柄剑胎和这条青玉山道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所以他沉默的后退。
他身畔的清秀少年是徐怜花,徐侯府出身,在才俊册上位列第六。
他手中剑和这柄青玉长剑相遇。
徐怜花顿了顿之www.hetushu•com后,看着陈离愁和夏婉接着说道:“而且光看前面这些环节,今年的岷山剑会将会比以往耗时更久,所以体力,耐力,真元……都是问题。”
一道纯净的剑意在他的剑身上散发出来,然后消失无踪。
“这或许便是圣上的意思,因为鹿山会盟和太子订立之喜……令岷山剑宗拿数十部剑经出来,只要能够到达这里的选生,哪怕最终无法通过,也已经能够获得不少好处,领会到许多岷山剑宗的绝妙剑招。”徐怜花微微一笑,道:“锦上添花,福泽遍地的喜庆意思。”
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任何一簇人有这三人加起来强。
“所以?”陈离愁看着徐怜花说道:“前面感知和领悟为主,后面就自然不可能再以这为主?”
“倒是没有这么简单。”黑袍红领的清秀少年微微一笑,温和道:“方才叶浩然以为第一道青玉长剑的剑势是春雷重山剑,所以他以撬山剑势应对,然而却没有想到第一道剑只是并无多少力量的虚雷剑,接下来的第二道却是真正分量够重的冲山剑势。这两道剑的力量本身并不算骇人,但体现出来的却是剑势之精妙。”
直到此时,他后方的许多人才真正看清,那道蕴含着惊人力量刺击在他身前光幕上的,又是一柄青玉长剑。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平静闭着双目的丁宁身上,心中冷冷说道。
hetushu•com身穿淡雅麻色素袍的少女是夏婉,素心剑斋年轻弟子中最强的存在,在才俊册上位列十二。
“我或许应该和你一起试试。”
嗖的一声!那道阴影陡然刺破无数团淡雾,朝他袭来!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咚的一声恐怖轰鸣。
身穿白袍的英俊少年的目光并没有在叶浩然的身上停留多久。
叶浩然双唇紧抿,面色凝重,手中剑像撬棍一样撬向迎面斩下的青玉长剑。
因为这白袍英俊少年就是陈离愁,白露别院最杰出的弟子,才俊册上位列第五。
想到传说中有关岷山剑宗宗主的许多事情,夏婉和陈离愁都深以为然。
“即便是我和顾惜春,都是互有交流,亲身试过,才能这么快确定这关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只是看了这剑胎几眼,远远的看了这条剑道,便已经彻底明白?”
无论是方才叶浩然步上青玉山道,山道上浮起两柄青玉长剑,遭受攻击之时,还是现在,他的面容依旧平静如水,眼神里却是蕴含着极大的自信。
“我倒是还有两点不明白。”夏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丁宁,轻声道:“此种护山法阵保持神秘为好,这次为何要展露出来,还有……既然不想让那名白羊洞少年胜出,为何前面这关卡都是感知和领悟为主?这名白羊洞少年半日通玄,一月炼气,强的便是感知和领悟。这反倒像故意偏向他。”
“所以这第和_图_书二关的山道,应该是由无数精妙的剑招组成。”身穿白袍的少年点了点头,道:“这第二道剑胎上刻的这些剑经,应该涵盖许多破解的剑招。领悟得越多,通过这山道就越为容易……否则,就算依靠修为强行冲关,即便冲过去,也恐怕要付出很大代价。”
这柄青玉山道上浮起的青玉长剑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一座沉重的山峰,破风而来,狂暴无双。
淡雅少女回望了他一眼,也轻声细语的缓缓说道:“应是气机感应,有多少人上前,便有多少道剑会飞出来,只是看那剑的威力,岷山剑宗是做了手脚,压制了剑阵的力量,令这些剑只不过相当于三境修行者的一剑而已。或者这剑阵中本身有诸多层数,只是放了威力最低一层的剑出来。”
看他的人也是一名身穿白袍的英俊少年,年纪比丁宁看起来略长,但又比张仪等人年轻。
叶浩然不再多话,他的目光落在一侧的张仪等人身上。
青玉长剑丝毫没有抵御能力一般,往后倒旋着,瞬间弹飞不知多少丈的距离。
叶浩然所施的是撬山剑式,一剑撬飞袭来的青玉长剑,他的心中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反而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夏婉看了他一眼,道:“又不到必须赶时间的时候,也不用急。”
无数缕带着圣洁意味的天地元气,却是骤然顿结在他的身前。
多听听旁人的意见,互相商量一下,总是要和*图*书比一个人参悟来得容易一些,然而周遭那些零零散散相商的考生几乎还都没有得出任何互相认可的肯定意见。
顾惜春的眉头顿时蹙起,阴冷的目光再次落于前方的青玉山道上,“所以这山道上,可能有无数剑?”
他的身侧紧挨着他站立的还有一名清秀少年和一名淡雅少女。
此时距离他们不远处,也有不少选生在谈论着这第二道关卡。
除了方才他应对那两柄青玉长剑之时,张仪等人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刻满剑经的剑胎上,没有落向别处。
放佛真正的风雷轰到了他的身前。
清秀少年比他略矮一些,身上的袍服是纯黑色,然而袖口和领口却是深红。
当叶浩然看着丁宁的时候,也有人在看他和顾惜春。
徐怜花看了一眼丁宁,眼中闪过些同情的意味:“宫里可以用祭天订立太子为借口让岷山剑宗同意剑会提前召开,然而岷山剑宗绝对不会在比试上面迎合任何人的意思,因为这是岷山剑宗山门内的事情,岷山剑宗不会让任何人插手宗门里面的事情,尤其你们应该知道岷山剑宗的宗主是什么样的性情。”
这样短时间的注视甚至没有引起叶浩然的注意。
徐怜花点了点头,“那是当然,岷山剑会的比试,每年都形式不同,但绝对不会单调。”
顿结在他身前的天地元气结成了一道圆形的光幕,就像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圆盘。
他就像持着一个水晶圆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