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六章 八剑

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即便每一次都是八柄剑分袭击八人,这每一轮剑攻也必定是如狂风暴雨,一剑接着一剑,就如之前叶浩然承受的两剑一样,其中几无间隙。
同样是参悟面前的这柄剑胎,为什么这些人损耗精神会小?
而他看到丁宁睫毛上露水颤落,丁宁就在此时睁开双目。
这些人的精神看起来都比周围其余选生要饱满得多。
叶浩然就正是如此。
夏婉紧蹙着眉头,凝重道:“看看他们想要怎么做再说。”
他们的全部心神全部被这些精妙绝伦的剑招吸引,甚至连时间的流逝都已经忘却。
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去挑战前方的青玉山道。
而且她并不相信,丁宁只是一开始短短的凝视,就能领悟剑胎上的这些剑经。
丁宁、张仪、沈奕……他们这一批一共有八人,但是现在青玉山道上出现了很多剑形凹坑,从中浮起竖立的青玉长剑远不只八柄。
这就像是岷山剑宗的一些名师在亲手施教,即便最终无法获得进入岷山剑宗学习的机会,从这些剑经上参悟到的越多,将来的实力便自然增长更多。
道边青草拦腰折断,断草还未落地,淡淡的青雾已经被紊乱而狂暴的力量撕扯得四分五裂。
张仪等人和丁宁都距离很近。
然而在下一瞬间,这名选生的呼吸停顿,眼睛瞪大到了极点。
听着山道上响起的惊呼声,坐在其中一顶营帐内的容姓宫女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微嘲的自言自语道:“真和*图*书的不需要赶时间么?”
她无法理解,所以她觉得恐怕会有意外发生。
剑气激荡之下,未落地的草株全部被切碎,化成齑粉。
此时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洒落。
一开始争先,丁宁要想再第一个通过,便不可能再有足够的修炼补充真元的时间。
此时并非只是丁宁一人前行。
张仪等人的神情却是更为紧张。
夜色降临。
而历经一日夜的时间,剑意到此时才发……这又是何等的境界?
尤其是正有所得,脑海中即将成型的剑招突然中断,就像突然剑折,这种感觉就更不舒服。
天色渐暮,一名前襟上全是鲜血的少女从第一柄剑胎旁走过,然后颓然坐倒在地,一时竟是连再往前走的力气都没有。
“他好像很有信心。”
……
在夏婉看来,这些人里面,至少有一两名是不可能通得过接下来的山道的。
然而此时,她又发现了一个让她有些难以理解之处。
然而他们前方的淡淡青雾里,却是出现了很多道阴影,就像有很多齐腰高的青草突然长了出来。
那名最后到达的衣襟前全是鲜血的少女原本胸中充满悲愤之感,然而看着丁宁平静到了极点的背影,她却渐渐忘却了自身的境况,心神全部被吸引。
所以他们这群人几乎同时踏入了顾惜春和叶浩然一开始察觉有莫名气息的区域。
青玉山道很宽阔。
他们开始明白从留下剑痕的人施剑开始,剑劲其实已经将剑胎和_图_书表面震碎成粉。
丁宁的面容依旧十分平静。
“到此为止,就是你最好的结果。”
这些营帐可以让官员和送选生过来的各处修行地师长休憩,同时这些营帐所在的位置,也可以让他们看清比试的过程。
“我们走。”
东方的天空慢慢显出了鱼肚白。
……
现在剑痕已经消失,剑经全部化灰散落,丁宁就算是再想看,也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统一的时间似乎很公平,然而实则又极为不公。
许多席地而坐的选生站了起来。
她前方不远处,一共汇聚着三百余名选生,而她的后方,已经没有几个再在第一柄剑胎前坚持。
一柄青玉长剑行进无声,剑身折射出无数光线,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就似要变成一片薄薄的镜面。
然而此时几乎绝大多数选生看着变成空白的剑胎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
此时初夏,自然不可能出现白霜,他便自然觉得是剑身上也凝满了露水。
八剑齐攻,落向道上的八条身影。
因为越后到达的人获得的参悟时间越少,那名在暮色中到达的少女比起张仪等人只获得了近乎一半的参悟时间。
一柄青玉长剑极为暴烈,内里的元气就似不断在爆炸,以至周围的空气不断爆震,形成无数奇异的尘埃。
岷山剑宗自然不可能让选生无休止的在这柄剑胎前逗留下去。
即便是一昼夜的时间,也不可能让丁宁补足真元。
因为剑胎上的剑痕正在消失。
心神沉浸和_图_书在那些剑痕之中,正在参悟某段剑经结果被突然打断,这种感觉十分痛苦。
此时周围惊呼声连成一片,有如潮水。
而后方青玉山道上,依旧有青玉长剑在无声的浮起。
第二柄剑胎上刻着的剑经招数都是世所罕见,精妙异常,最为关键的是每一道篆刻的剑痕,都和这些剑经中记载的剑招相关,通过这些剑痕的粗细、走向,便能更好的配合参悟一些剑式的发力,出剑速度的疾缓。
所以他依旧是第一个开始冲关。
很多选生的头发和衣衫都被露水打湿,然而他们却似乎一无所知。
黑色剑胎上的白意是细微的粉尘,从一道道细小的剑痕开始,剑胎表面粉尘簌簌而落,就像是屋内一面粉刷了许久的墙壁,在关起门来很多年之后,骤然开门,有新鲜的风流涌入,墙粉层层剥落。
张仪等所有人,包括受伤不轻的谢长胜,全部跟在了丁宁的身后,走向青玉山道。
所有的情绪都因为丁宁此时的动作而平歇。
许多惊呼声响起,连成潮声般一片,提醒他这并非个人的错觉。
那名容姓宫女认为从这柄剑胎开始,其余选生也应该会开始争先,开始要为自己赢得时间。
场间更加死寂,就连呼吸声都似乎消失。
场间一片安静。
一柄青玉长剑极快,将剑影都拉得极淡,就像一条被水泼淡了的墨迹,看似轻柔无力,然而剑尖前方的空间却被剑气挤得变形,就像有十几条透明的水流不停的在甩动。
hetushu.com有人都静静伫立或者坐着观经,无比专注的感悟其中的剑招。
这一瞬间留给所有人思索的时间太短。
所以这名容姓宫女又忍不住轻声自语了一句。
只要体力和精神能够坚持,他们之中的大部分甚至希望一直这样看下去,直到看懂所有的剑经,掌握所有的剑式。
丁宁内观修行了一昼夜,这一昼夜就像最深的休憩,他的精神饱满十分正常,此时和周围人相比,身上洒落着露珠的丁宁就像是雨后的新荷叶一样,散发着活力的气息。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上也如同散发着莫名的光辉。
岷山剑宗在山间搭起了许多营帐。
在睁开双目之时,丁宁便对着身侧的张仪等人出声,然后平静的往前走去。
看着这样的画面,几乎所有的选生震撼无语。
这样的设置,代表着第二柄剑胎的参悟时间以一日夜为限。
他怀疑自己看错。
夜渐深。
青草无声拦腰而折。
数十柄青玉长剑如卫士般静静而立,其中有八柄发出各自不同的啸响,化为剑光。
但不只是他,张仪等人的精神状态,似乎也要比周围的选生要好得多。
……
一夜都将过去,一名靠近剑胎的选生疲惫的揉了揉眼睛,他看到黝黑的剑胎上也有了些白意。
徐怜花沉吟着,道:“他们想要一起过。”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不是青草,而是剑。
所有人眼前的视界变得异常清晰。
陈离愁用力的眨着眼睛,缓解着眼睛的酸和图书涩感,说道。
黑暗将青玉山道两侧的山林吞没其中,湿意越来越浓,最终化为山间的滴滴露水。
将坚韧的金属切断或者刺穿相应简单,然而将金属都震成粉末,这是何等的力量?
所以无论是叶浩然还是陈离愁之流紧跟着丁宁等人到达此处的,还是和这名少女一样最后到达此处的,全部都没有急着离开。
千余名选生里,不乏她这样最终选择了和谢长胜一样的做法才通关的选生,然而即便如此,最后能够通过的也只是三百余名。如此多的人见道而不能往上,再加不少人和这名少女一样,身上的血腥气浓烈,所以场间虽然观剑静寂,但自有一股惨烈的气息不断荡漾。
一柄青玉长剑就像是化为了铁尺,剑身横着拍打,前方的天地元气不断汇聚,竟然形成了一条青色的浪花。
当剑痕化灰消失之时,他痛苦得几乎发出呻吟,但是在下一瞬间,他却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望向丁宁。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丁宁的争先正好多赢得了时间,然而从现在开始,其余这些选生也应该会开始争先。
青玉山道的两侧有许多株野草,在之前叶浩然踏足到这片区域,青玉山道上升腾起淡淡青雾,这些野草只是在风中摇曳,然而当丁宁和张仪等人踏足,当靴底下方的青色玉面开始弥漫淡淡的青雾时,青玉山道两侧的许多株野草却突然断裂。
八柄剑各自剑招不同,但是同样流畅自如,就像是八名使用这些剑招纯熟到了极点的剑师在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