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七章 水玲珑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此刻正站在一座青玉殿宇里。
有没有半盏茶的时光?
丁宁等人完好无损。
这个时候他也来不及去细想那些剑光之间的变化,但是他可以确定,只有这一种可能。
可是她清晰记得,当她来到这里的时候,丁宁已经开始闭目修行。
顾惜春的脸色阴沉了一些,但是他没有和叶浩然争辩,只是缓缓的说道:“看这些人,恐怕都只是全力参悟了这一门剑经而已。”
陈离愁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青玉山道上,风霜雨雪雷电不断迸现,一柄柄青玉长剑不断飞起,不断斩向在青玉山道上行进的丁宁等人。
夏婉的面容更为苍白了一些,她的目光落在有些模糊的丁宁的身影上,又颤声重复了同样的一句。
随着丁宁等人的前行,他们周身的剑似乎变得越来越多,画面变得越来越震撼。
她和张仪等所有人,包括此时在施剑的南宫采菽等三人,也是直到此时才确信丁宁说的是真的。
人类面对强敌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如此。
“水玲珑的玄妙在于凝结的那数条晶莹水带。这数条晶莹水带本身并无多少威力,然而却围绕周身其妙的快速流动,且这数条水流的流动方向都不相同,剑在其中,借助这些水流的带动,可以在极短促的时间里,做到一般剑势根本无法做到的回旋如意。”
三人的剑招带出和_图_书晶莹的水流,看似空隙极大,但不知道为何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挡住了逼近他们身前的每一剑。
“竟然真的可以!”
……
有的青玉长剑在倒旋着往后飞去,有的只是略微改变了方向,从丁宁等人的身侧斜劈而过,有的却是如失了半片翅膀的蜻蜓,歪歪扭扭的刺向空处。
夏婉脸色变得苍白,她的眼眸里充满了震惊与惘然。
更令人震惊和不解的是,不只是他,就连张仪、谢柔等人都没有出剑。
第二柄剑胎至第三柄剑胎之间的青玉山道并不长,此时丁宁他们这批人已经走过了大半,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肯定,他们这些人会有惊无险的通过,且只花极小代价。
“白羊洞不可能有这门剑经。”
他看这柄剑胎看了多久?
在陈离愁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又已有八道剑光呼啸破空,袭至丁宁等人的身前。
岷山剑宗搭建的连营之中,数名中年修行者并肩而立,深沉如海的眼眸中都是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次空气里响起很多如爆豆的声响,有很多肉眼可见的圆珠状劲气四处飞散。
“这怎么可能!”
他依旧平静而自信的往前而行,似乎这八柄青玉长剑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另外一人缓缓摇了摇头,道:“只是一柄剑再快也不可能守住周身所有数尺之地,这三剑齐出,各出不同的一式,倒像是有人能用数倍的速和_图_书度施展这一套剑招……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竟然可以用一套剑招形成防御剑阵的效果。”
此时出剑的,唯有何朝夕、沈奕和南宫采菽三人。
八柄青玉长剑四下飞散。
“他们用的是同一部剑经中的剑招。”此时徐怜花终于回忆清楚上面那三剑的大致线路,沉声说道。
听到顾惜春此时还如此自傲的话语,叶浩然冷冷的微嘲道:“在平日里没有多少用处?太柔,太慢,只是因为以我们此时的境界来施展……若是有人的出剑可以做到像他们三人联手施为这么快,这部剑经恐怕是天下防守能力最强的剑经。”
她在才俊册上的排名比丁宁靠前许多,她也还未和丁宁交过手,然而此时看着丁宁的背影,她却突然有些没有信心,有些心寒。
夏婉的右手不自觉的落在了自己的剑柄上,而且握得越来越用力。
数息之后,他才出声回答道。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何朝夕、南宫采菽和沈奕已经停止了出剑。
有人如此说道。
她双目微沉,淡淡的对着身旁一名同样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年轻男子说道。
不管这门剑经是什么剑经,为什么能够让他们三剑施为就抵挡住这些青玉长剑各种精妙剑招的斩杀,难道他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够从那柄剑胎上挑出这样一门剑经?
“剑阵,是剑阵。”
陈离愁微微侧转头问和_图_书徐怜花,“这是剑胎上哪一部?”
“这本来就是一门防守极为严密的剑经。”顾惜春看着山道,却是对着叶浩然轻声说道:“只是太柔,太慢,出了岷山剑宗之后,在平日里应该没有多少用处,所以我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放在心上。”
丁宁的身后,谢柔看着丁宁的背影,心中的情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都是各知名修行地杰出的师长,他们的见知自然比那些选生强出太多,其中有一人轻声感叹道:“但即便是当年的云水宫,这也算是冷门的剑经,就连白山水都似乎没有修行这门剑经,谁会想到这门剑经竟然会有如此的变化?”
此时处于许多飞舞的青玉长剑包裹中的丁宁等人的身影有些难以看清,然而随着何朝夕、沈奕、南宫采菽这三人的剑招越来越纯熟如意,他们的周围,却出现了数条晶莹的水带。
她依旧无法理解。
“的确是同一部剑经。”
“这怎么可能。”
他身侧的张仪等人也依旧没有出剑,出剑的依旧是何朝夕、沈奕和南宫采菽。
“水玲珑是云水宫秘传,记载水玲珑的玉玦自云水宫被灭之后从密藏处取出,便一直存在岷山剑宗……这门剑经,也是我亲手挑选,亲手刻的。但就连我都不知道这门剑经可以如此,又怎么可能提前泄露出去。”
一人看着丁宁的身影,忍不住轻声说道。
斩出的剑总是比无力坠落和*图*书的剑要快,所以丁宁等人的周围始终有剑在飞洒坠落,有剑光在袭来。
何朝夕、沈奕、南宫采菽三人都十分紧张,而且三人应该使用的都是刚刚从剑胎上参悟到的剑招,所以这三道剑光的变化看上去虽然精妙,但是却充满了生疏和迟滞之感。
谢柔等三人施展的也是来自同样剑经中的剑招。
……
塞外的极寒之地,暴风雪突然降临时,一些原本无法相处的野兽有时都会挤在一起御寒,度过暴风雪。
丁宁依旧没有出剑。
这些晶莹的水带是真正的水流,有剑光斩落上去,必定溅起大片的水浪。
在岷山剑宗,这里对于许多岷山剑宗的弟子而言,都已经是禁地。
这座青玉殿宇,位于岷山剑宗这摩天岭半山处的一片悬崖边上。
“难道白羊洞也有云水宫的剑经?”
这八剑的剑招都是异常精妙,再加上剑意极为流畅,就像是浸淫于这些剑招许多年的剑师亲手施为,威力自然惊人。
陈离愁异常凝重的说道。
丁宁从开始动步到现在都没有出手,但是从一开始他平静自信的神态,以及他身后那些人的反应来看,夏婉知道眼下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肯定只是因为丁宁。
八柄青玉长剑再度四下飞散。
然而她垂手而立,却自有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气度。
“剑胎上第七部,我看过,但是没有参悟。”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面对www.hetushu.com这样的八剑进击,丁宁竟然是没有拔剑。
然而结果却一模一样。
“同一部剑经中的剑招?”
剑胎上刻着的数十篇剑经都是异常玄奥精妙,若是资质寻常的修行者,恐怕参悟练习数年,都未必能够掌握其中一门的剑招。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没有谁可能将这些剑经全部参悟透的,即便是像她这种天才,一昼夜的时间,也只是勉强领会了两部剑经中的剑招而已。
“这是云水宫的剑经水玲珑。”
说这句话的人是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女。
然而,只是刹那,数声震响,这三道剑光依旧在空中闪亮,而空气里响起数声嗤嗤的轻响,放佛什么东西被刺破了。
她身旁的徐怜花也是微怔无语,下意识的去回想那三剑的每一个细微变化。
但是这句话这些人却是无法听到。
许多选生终于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此时顾惜春和叶浩然便站得靠近了些。
这样的三剑,怎么可能抵挡住剑意流畅的八剑?
这样连续不断的全力施剑应付八剑的不断抢攻,自然极耗真元和体力,所以此时出剑的换成了谢柔、谢长胜和徐鹤山。
她最多只有谢柔一般的年纪,眉目都很青涩,胸部很平,明显身体还未长开。
徐怜花微眯着眼睛,没有马上回答。
三道剑光雀跃而出,迎向四周斩来的八剑。
空气里有逸散的天地元气,如同烟尘和雨雪在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