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九章 剑的尸海

所以赵剑路那些具有代表性的剑,哪怕只是坠落在尘土之中,都会散发着浓厚的火气,都像是一个不停的散发着蒸汽和火气的洪炉。
因为他的身上本身就有一柄很强的剑,尤其对于他而言是比这里所有剑都有宝贵的剑。
身为这场盛会的布置者,她自然可以看清任何一名选生在剑谷里的举动。
……
或正或斜插入沙地的剑,就像是无数死去的剑师。
但是赵剑炉的剑足够让天下任何一名修行者尊敬。
没有丝毫的停留,谢柔下来是何朝夕,接着是徐鹤山,平静的说完这几句之后,丁宁便开始动步。
张仪平日里十分沉稳,然而当看清眼前景物的瞬间,他却是不可遏制的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如杀鸡般的叫喊。
然而这片沙漠里,却是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剑!
下一刹那,张仪发现自己身前的丁宁失去了踪影,他的身体却是被一股根本无法抗拒的天地元气卷起,瞬间飞出。
“这些人的选择很奇怪。”
他第一时间的感觉,这不是什么剑谷,而是一个巨大的剑冢,一片剑的尸海。
沈奕等所有人都用看着怪物的目光和图书看着丁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当他选定赵剑炉的剑时,同样深处这片剑海之中的南宫采菽却难以抉择。
丁宁虽然对他说的话最为简短,但是却引起了他思绪的混乱,让他生出太多问题。
它的每一柄剑,都是由赵剑路的那名宗师和数名真传弟子亲手打造,在打造的过程中,不知渗了多少真元中的天地元气和引了多少炉火中的火意进去。
她所站的青玉殿宇就在这个剑谷上方的某处悬崖边上。
为了杀死这么多强大的剑师,大秦王朝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又有多少修行者和军队为之赴死?
……
“里面可能有一柄青色的宽剑,那柄剑是子母剑,剑身上嵌一柄小剑。若是没有那柄剑,你找一柄赤色松纹长剑,剑身自然发烫,手指接触剑柄有略微痛感。”
他根本未曾想到,这里面会有如此多的剑。
所以张仪很尊敬的接近这三柄赵剑炉的剑,甚至微躬身行了一礼。
张仪下意识的动步跟上。
他开始想到……大秦灭三朝,那是一段多么波澜壮阔的故事,在那些过往的岁月里,和-图-书很多史书上轻描淡写的几笔带过的事情里,却是湮灭了多少强大的剑师。
眼前的景物骤然变化。
“这只是一种可能,里面未必会有我说的这些剑,但是我希望你们记住我的话,还有如果有相似的剑的话,千万不要认错。”
没有杂草,没有殿宇。
这名年轻男子是她的师长,但是她都不能理解的问题,他自然也给不出答案。
一片死意,毫无生气。
剑身淡白色,剑柄是银色的弯曲小剑。
只是一眼之间,张仪看到了有三团赤红色的火气升腾在天地间,如三个巨大洪炉。
赵剑炉也有数种不同的剑,但能够代表赵剑炉的,便只有那种洪炉一样的剑。
这成千上万柄剑里有很多是曾在修行界典籍中留名的名剑,有很多甚至因为独特的传奇色彩而对修行者分外有吸引力,但如果不是丁宁让他选择一柄赵剑炉的剑带在身上的话,他或许不会选择任何一柄剑。
张仪没有太过犹豫,他感觉了一下这三柄剑的温度,选了其中热气最为浓烈的一柄剑。
丁宁为什么觉得这里面可能有赵剑炉的剑?
“这件http://m.hetushu.com事应该又和这名酒铺少年有关。”
“徐兄,有一柄剑看上去就像白雪堆砌,散发霜意,那柄剑最为好认,若是没有,你便找有一柄深绿色长剑,上面的符文是阳刻,如同一片片柳叶。若是没有,你便尽可能的挑选一柄剑身狭长的长剑。”
他的身体和双手开始颤抖,然后目光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寻找丁宁所说的赵剑炉的剑。
张仪惊骇不能自己。
她深锁着眉头,问身边的年轻男子。
他胸中的气血开始翻腾不已,思绪波澜壮阔,然而他此时依旧难以明白,丁宁为什么能够猜出这里面有可能会有这样的剑存在?
还有古铜色,剑身上有很多方孔铜钱般花纹的宽剑。
她此时的心情比张仪更为震骇。
“如果没有这柄剑,你找一柄通体青色的短剑,长约三尺半,没有任何花纹,即便不灌输任何真元,也自然散发着一层青芒。如果连这柄剑都没有,那你便自己慢慢挑选。”
这些剑的剑锋和剑气将他的感知都似乎割裂成了碎片,死寂的空气如粘稠的糖水一样困着这方天地,感觉不断有寒风吹拂而过,但是和图书地上最微小的沙砾都被压得一动不动。
他转头看向谢长胜,“你要注意看有没有一柄通体好像用发晶制成的剑。”
丁宁的面容却依旧平静。
但停顿了数息的时间后,他开始朝着那三个巨大的洪炉走去。
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女,忍不住说道。
赵剑炉本身只是个寻常的打铁铺子。
这片剑海中的剑太多,然而丁宁所说的两柄剑竟然都有,她竟然全部都找到了!
赵剑炉的剑都是绝世好剑,很难分辨高下。
先前所见的杂草和青色殿宇全部消失了。
成千上万柄剑或正或斜的插在黄色的沙石地里,剑身上散发出的剑光交织成了重重叠叠的光幕,空中就像有无数面棱镜,棱镜里面倒映出无数个他自己。
忽然有一阵冷风吹拂到面上。
这个时候张仪开始明白这些剑来源何处,为什么岷山剑宗里面会存在这样的一个巨大剑冢。
“一种罕见的晶石,看起来晶莹剔透,但是内里有许多天然的金丝。”丁宁看着他说道:“那柄剑只是类似发晶,但实则是用某种孤品材质所制,剑柄上有三足金蟾图案。”
谢长胜眉头微蹙,马上问道:“发晶?”
m.hetushu•com这三柄赵剑炉的剑都是浑身赤红,明明是金属锻造而成,然而看上去却就像始终在燃烧着的火晶,即便这片剑海中空气如粘稠至极的糖水,但这三柄赤红色长剑上激荡的灼热火气还是震得张仪的耳膜中不断轰鸣。
赵剑炉……为什么丁宁要让他挑选一柄赵剑炉的剑?
“即便是我第一次进入这个剑谷,在震惊之余也忍不住逛了两个时辰。这些剑对于用剑者而言,比世上任何的东西都有吸引力。但是他们的目的极为鲜明……似乎早就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剑一样,只是直接要在这里面找那种剑。这是为什么?”
她低垂下头,想了片刻,面容突然寒冷了起来,道:“我只希望不是作弊,不是有人透露了剑会的内容。”
他的周身是一片寸草不生的黄沙地,有如沙漠。
说完这几句,丁宁便转向谢柔,说道:“如果有的话,你可以选一柄淡紫色的长剑,剑身上有细微的青色分叉闪电状符文。或者一柄看上去和寻常的玄铁黑剑一样的剑,但那柄剑的剑尖处有很细的细孔,不是正对着剑尖看,根本看不出来。若是这两柄剑没有,你选一柄水灵气息极重的剑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