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十一章 心惊

“既然第二柄剑胎上的剑经都那么精妙绝伦,我想以这人的行事……接下来安排的剑谷选剑,自然必定也都是十分惊人的剑。”
听到她这样的话语,就连谢长胜都开始怀疑有人提前泄露给了丁宁岷山剑会的所有内容。
就算是之前面对第一道剑胎重伤咳血时,他都没有感到太多的恐惧,然而在看到这名青袍少女的瞬间,他却由心的恐惧。
此时净琉璃却是看着谢长胜,接着出声,缓缓道:“南宫采菽之所以慢,是因为和你一样难以抉择,她要在鱼肠剑和铸金剑中选其一,她比你慎重。”
谢长胜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
张仪缓缓的点了点头。
“请问?”
“这剑名恨缠枝,韩地千莲宫的宗主剑。”然而净琉璃却是并几乎没有停歇的接着说了下去。
因为他守礼,所以虽然这一瞬间也十分惊恐,但他还是对着这名青袍少女和少女身后的年轻男子行了一礼。
她不习惯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平静,也不习惯有人不马上应自己的话。
换句话而言,不出意外,他眼前这名青袍少女,便是将来岷山剑宗的继任者。
“如果真是如此,那人不管在岷山剑会里何等身份,也绝对保不了你。”
“你到底是什么可怕的怪物?”
“我觉得剑谷里有可能是那样的剑海,是因为第二柄剑胎。”然而丁宁却是没有任何的停顿,平静的说了和_图_书下去。
沈奕的手中握着的是一柄通体墨玉般光泽的剑,剑柄上全是暗青色的缠枝纹。
说完这一句之后,似乎知道南宫采菽不会很快出现,所以净琉璃停了下来。
“我是净琉璃。”
丁宁的睫毛跳动,他的眼睛睁开。
“那我这又是什么剑?”
之前他见过无数的青年才俊,但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第二柄剑胎上刻着的剑经都不像是我们大秦王朝的剑经。再想到之前岷山剑宗没有任何流露剑经出来的先例,而且这些剑经又如此深奥精绝,我便想这些剑经只可能来自被我大秦所灭的三朝修行地,都是外人的东西,让外人看看也无所谓。”
“难道有人提前泄露给了你岷山剑会的所有内容?”
谢柔咬紧了牙关。
“我是净琉璃。”
法阵边缘的一片草丛上突然出现了白霜,然后徐鹤山的身影出现。
他平静的开口:“我知道这些剑是因为我和周家老祖在一起呆过很长的时间,我听他说起过无数旧时的名剑。这些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此时,这名青袍少女也已俨然有了一些一派宗主的威严。
青袍少女很直接的回答,丝毫不在意她这样一句简单粗暴的回答在这些人的心中掀起如何的轩然大波。
净琉璃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流转到丁宁的身上,面上生出越来越多的霜意,然hetushu.com后她说道:“可以唤醒他了。”
“现在她选好了,她选择了鱼肠剑。”
净琉璃的眼睛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
感受着这名少女的气息,他可以肯定,即便是在巴山剑场最为强大的那个时代……若是这名少女生于那个时代,也必定可以在顶尖强者之中占得一席之地。
净琉璃说到做到,等所有人都选剑完成之后,再喊醒丁宁。
但是这柄剑的周围始终萦绕着一条条丝带般的冻气,没有任何的积雪可以有这样的寒冷。
因为丁宁之前的表现,似乎除了作弊之外,根本无法用任何合理的理由进行解释。
骤然看到净琉璃,徐鹤山的身体也在第一时间僵住。
她看了一眼丁宁身旁的字迹,道:“在此事未明之前,为了保证这比试的公平,你可以不用现在唤醒他,不需要打断他的修行,可以按他留言的一样,等到你们的人全部出来之后,再唤醒他。”
就在此时,一阵凛冽的寒意突然莫名的出现在空气里。
只要是弱点,便能被利用。
下一代的岷山剑宗宗主。
脸上闪耀着冷光的少女看着张仪接着说道。
净琉璃的眼中厉芒一闪,她霎时出声道:“和第二柄剑胎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知道这些剑?”
徐鹤山也已出来,只余南宫采菽和沈奕。
看着青袍少女,他的心中第一时间响起这样的声音,接着在和-图-书下一瞬,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浑身都开始冷僵起来。
她的这句话很公道。
“你们想必连这柄剑的名字都没有听过。这些剑的主人在你们出生之前便已经战死,其中很多剑的主人虽然强大,但是直至战死都不出名,很少记载在典籍之中,所以我更加不明白,他怎么会让你们选择这些剑。”
他的手里,提着一柄纯白色的剑,是纯正的白雪颜色,完全就像是用积雪捏成的一柄剑。
他就要转过身去,但是净琉璃这名天下最出名的少女却是阻止了他。
“这是寒江千雪剑,是昔日大魏王朝魏帝身侧的某名供奉的本命剑,虽已失了本命元气,但在剑谷之中,也是最寒的剑。”净琉璃却只是淡漠的说了这一句,甚至都没有转身多看徐鹤山一眼。
不知为何,听着净琉璃冷漠平淡的话语,看着她嘴角若有若无的冷讽意味,谢长胜无来由的恼羞起来。
张仪无法表示任何的异议。
但她没有马上开口,因为她要看丁宁怎么回答她接下来的那个问题。
她的声音未落,沈奕的身影便已显现出来。
真正的看到这名传说中的少女,他才确定哪些传言都是真的。
丁宁沉默的看着净琉璃。
因为丁宁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她的身上,但是丁宁的面容却依旧平静。
她凝视着丁宁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必须回答我的一些问题,这和*图*书决定你是否能够继续参加岷山剑会。”
“你怎么觉得剑谷里面有可能是这样的剑海?”
这种恐惧更多的来自于动物的本能和天性,不在于实力的差距,就像是一头成年的公羊,但看到一头幼狼还是会感到害怕一样。
谢长胜却是忍不住出声。
他觉得自己此时心中恐惧很窝囊,此时出声,一半倒是因为他想要摆脱这种恐惧。
那才是真正难以解释的问题。
净琉璃脸上的寒意更重。
但是丁宁却开始解释。
她也很想知道自己手中的到底是什么剑,但她直觉问的越多,对丁宁似乎就更为不利。
她觉得难以回答的问题,竟然来自于这样合理的推断。
“所以你们应该明白,我有权让他必须给我解释。”
张仪等人无话可说。
南宫采菽的身影就此出现。
法阵边缘的草丛发出异响。
周家老祖虽是长陵老人,但知不知道这些剑却是无人可考,尤其现在已经死去,任何将要追究的东西推在一个死人身上的解释,都不能令人信服。
最为关键的是,她自己便是丁宁所说的岷山剑会的安排者……难道说丁宁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只是因为自己在性格和行事规律上的一些弱点?
因为从元武初年到现在,她和灵虚剑门的安抱石两个人,一直都是所有人认为的,大秦王朝将来的最强修行者。
丁宁平静的看着她,说道:“任何人都有弱点,包括http://www.hetushu.com安排这岷山剑会环节的人自然也有弱点,我想要在这剑会上胜出,我便自然将安排这岷山剑会的人也当成敌人来揣摩,想着这人的行事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既然第二柄剑胎上都是外来的东西,我想这选剑环节,便也可能都是外来的东西。”
“一剑光耀十九城,这就是昔日赵王朝第一名将赵阔的耀光剑。只是出现在他手中时总是光芒万丈,极少有人能够看清楚这柄剑的真身。”
“所以我觉得有可能是来自三朝的许多名剑,但我确实未想到会有那么多剑,会是那样的一片剑冢。”
就在她想要再度开口的这时,丁宁点了点头。
张仪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然后用异常僵硬的姿势伸出左手,拍了拍丁宁的肩膀。
净琉璃这个名字,的确是最大的资格。
净琉璃随意的看了谢长胜一眼,似乎看出此时谢长胜的心念,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讽意味。
所以她真正心惊。
“鱼肠剑又是什么剑。”他直着脖子愤声道。
谢柔和何朝夕的情况也比谢长胜好不到哪里,此时唯一能够动作的只有张仪。
青袍少女的眉头却是不自觉的深深皱起。
净琉璃开口,面容寒冷的连说了四句话。
就算不在岷山剑宗门里,她这个名字也有足够的资格要求很多人做很多事情。
听着丁宁这些平静的述说,净琉璃的眼眸深处却是出现了真正震惊的光芒。
“我可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