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十二章 实在

何朝夕有些尴尬,讪讪道:“那总也要喜欢,不能怄气……”
“很老套,但是很实在。”
“了不起。”
“那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谢柔看着他说道:“只是见到便高兴成这副样子,你也算是我谢家的男子?”
谢长胜更加恼怒,“你觉得她长得不好看,哪里不优秀?”
谢长胜一滞,随即恼羞成怒道:“这可是净琉璃啊!”
谢长胜的面孔僵住。
一日夜未曾吃什么东西,食物的香气自然分外诱人,但丁宁和张仪等人的目光,却是继续投往这些简陋屋棚的后方。
就在这交谈间,按照第三柄剑胎上的图示,他们已经到达了这个山谷的一侧崖壁前。
南宫采菽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轻声说道:“真是老套。”
……
然而已经走出了数十步,所有人都以为此事已经过去时,谢长胜却突然抬起了头,发狠般怒声道:“谁也没有规定男子一定要修为高出女子才可以娶她,我就以她为目标又怎么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希望你最终能够胜出。”
浑身流淌着剑意的年轻男子歉然的对着丁宁等人笑笑,似乎因为耽搁他们片刻的时间而道歉,然后他也不说什么,转身便消失不见。
张仪再次诚恳的赞叹了一声。
“这应该是我个人隐和图书私的问题。”丁宁转过头,看着她说道。
看着那条出现在视线里的白色身影,南宫采菽凝重道:“我们或许应该留一个人在后面看看他们过那剑道时的表现。”
“没有太多用处,那条剑道对于才俊册上排名前二十都形成不了真正的威胁,根本不可能逼他们展露隐藏的真正力量。”丁宁连头也没有回,“看了也只是浪费时间。”
谢长胜恼怒的看着他,似乎根本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丁宁也点了点头,道:“力气大不等于会打架,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谢长胜的脸骤然通红,叫了起来。
在他的身影消失了数息的时间之后,张仪才回过神来,他用一种很替丁宁高兴的眼神看着丁宁,颤声道:“师弟,连净琉璃都希望你能胜出,你真的很了不起。”
正对着他们的前方,有数座木制的简陋屋棚,和长陵一些在野外放养鸡鸭的农户所搭建的住所类似。这些简陋的屋棚里,散发出食物的香气。
说完这句,他却是又觉得不对,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我家师弟本来就了不起……不管能否最终胜出,师兄都以你为傲。”
“若是怀疑我作弊,那便要问问你们岷山剑宗到底有哪些人知道这些布置,如果是我,我不和*图*书会认为有岷山剑宗的人会为了我而帮助作弊,因为不可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丁宁转过头去,看着远处山坡上那些营帐,用一种平静而冷的语气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白羊洞弟子。”
“做什么!”
“你是想凭借剑招的运用和在剑意上面战胜对手。”净琉璃点了点头,她脸上的寒霜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辉光。
像她这样的人不需要虚伪。
她身后的年轻男子陡然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有战意,难道你竟然觉得他会成为你的对手?”
简陋屋棚里的食物也很实在,一个依旧散发着热气的大灶上的铁锅里是满满的白米饭,而另外的两个同等大小的铁锅里,却分别是大块的红烧肉和最普通的煮青菜。
谢长胜呆了呆,不再说话,沉着脸低头跟在丁宁的身后。
丁宁回望了一眼,没有多少感情色彩的说了一句,然后开始动步。
这句话一出,谢长胜突然觉得周围一片死寂,就连前方的丁宁都顿了一顿。
简陋屋棚的后方是广阔的平地,平日里似乎有无数人的脚步和这里的地面厮磨,所以泥地光滑坚硬得和铺了一层砖石一样。
净琉璃说道:“这是我问你的最后一个问题,而且你也可以认为这和*图*书是我私人的问题。”
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很古怪,就连张仪看着他的目光都很古怪。
徐鹤山和南宫采菽看着谢长胜,目光里全是同情。
“不选择里面的剑有很多原因。”丁宁没有坚持,看着自己腰侧的残剑,说道:“比如个人感情问题,这柄剑是师门某位师长所赐,对我而言有很重要的意义,比如用剑本身的问题,你应该明白我不是所有这些选生里面真元修为最强的,我想要胜出,不可能凭借真元和剑本身的力量胜出,即便我能找到一柄威力不俗的名剑,他们自然也同样可以找到其余威力不俗的名剑,在力量上我依旧没有优势,我要战胜他们,只有依靠用剑本身,所以我自然需要一柄自己最为熟悉的剑。”
“若是光凭以她为目标就能令人刮目相看,我为何不做?”谢长胜却是恢复了平常的做派,冷哼了一声。
她也连头都没有回,只是缓缓的说道:“这名酒铺少年给我的直觉也是一样,只是前提是,他必须能活下来再说,因为他剩下没多少时间了。”
净琉璃似乎……的确长得很好看,而且如果说她不优秀,那还有谁优秀?
听到丁宁这样的见解,就连净琉璃身后的那名年轻男子都感到了震惊。
“直觉这种事情很难说,尤其和-图-书你一向知道我的直觉很准,就像我当时第一眼见到安抱石时,安抱石还只不过是个没有开始修行的小孩子,但是我却直觉他在将来会成为我的对手。”
不仅丁宁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领悟足够让他震惊,更令他震惊的是丁宁的信心。
然而这,这也似乎太荒谬了一些。
沈奕看着他,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净琉璃看着丁宁发根里的点点白意,沉默了片刻。
在已经跟着丁宁走出很多步之后,谢长胜还一副兀自不敢相信的样子,甚至变得越来越惊喜,“我竟然见到净琉璃了。”
她的脚步轻柔的踏在黄沙地上,但是却引得这片剑谷里许多剑都颤动起来。
谢长胜愈加恼怒道:“那我还能怎么样,难道我能将她娶回去不成!”
张仪却是诚恳道:“人的确是要给自己些目标的,目标越高,成就也往往越大。”
何朝夕顿时无语。
“难道到达这里的选生,就是在那些剑痕划分的场地里对决?”
像她这样的人出现在面前,本来就有些不真实,尤其她最后说的那一句话,更让人觉得不真实。
丁宁走入了简陋的屋棚。
谢柔平日里看得惯他的时候就甚少,此时脸色就马上沉了下来,道:“看你这出息,方才气都不敢喘一下,现在高兴个什么劲。”
若是平时www.hetushu.com,谢长胜恐怕早就不和她争辩了,但今日的谢长胜却不知为何被揭了伤疤一样,怒火中烧的大声道:“我有什么不敢想的!”
“你认真的?”这下就连最为沉默寡言的何朝夕都有些忍不住了,震惊的看着他说了这一句。
净琉璃直直的穿过剑谷,走向剑谷的另外一端。
她说希望丁宁能够最终胜出,便说明她真的很欣赏丁宁。
“这不是酸腐和得意的时候,走吧,有人赶上来了。”
净琉璃说完了这一句,然后转身,她的身影顷刻间就消失在山谷的空气里,虽然众人明知道是因为法阵的存在,但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
“刚刚那个人真的是净琉璃么?”
“是叶浩然,骊陵君府的人。”
张仪是谦谦君子,他醒觉自己似乎有些无礼,此刻又看到谢长胜对着自己大叫发问,他总觉得自己要给些回应,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尴尬道:“迎娶净琉璃……这也敢想,谢长胜你也真的很了不起。”
地上有些剑痕,却是在这片平地上划分了很多块区域,每一块的大小看上去都是相同。
然后她接着问道:“你在剑谷里为何不挑一剑?”
谢柔看都不再看他,道:“怕是想都不敢想。”
崖壁间有一条狭窄小道,通过这条狭窄小道,眼前却是霍然开朗,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