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十三章 人厨

“那你也必须吃一碗。”
他说这些话时,语气依旧温和,完全就像是一个酒楼的厨子在请求客人给他些面子,动动筷子,这饭菜的口味的确也异常出色,即便米饭温了很久,但依旧软硬适中,红烧肉的味道更是找不出什么瑕疵,然而听到他这些话语,就算是谢长胜都联想到了可怕的事情,脸色都有些发绿,尤其是已经快将第三碗饭菜都快吃完的何朝夕更是觉得自己的肠胃都有些抽搐起来。
这也是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年轻男子。
然而即便如此,这名岷山剑宗的学生还是留下了很多记载。
丁宁也端起一碗饭,然而只是吃了一口,他的眉头却是不可察觉的微微蹙起。
谢长胜不愿意多去想这些沉重的事情,他看了一眼沈奕递给自己的饭碗,看着上面闪耀着油光的大肉,随口道:“这倒是很像牢狱里临刑前的断头饭。”
“师弟,你多少也吃点。”
这些饭菜自然是给到达这里的选生用的,屋棚里的简陋木桌上放着干净的碗筷,木桌上的剑痕连成了一个异常简单的“用”字。
亲口告诉人有毒,然后还要逼人吃,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也极为普通,语气平和,没有什么特点。
他曾刺杀了大韩王朝数位重要的将领,有一次曾在大韩王朝屯兵数万的军营里躲藏了十余日,结果那军营中竟无一人发现他的存在,等到最后刺杀得手离开,都未曾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张仪看着丁宁停箸不吃,便以为丁宁是难过,他便也有些食以下咽,停了下来http://www•hetushu.com,轻声劝慰。
“吃饭,吃饭。”
“你为什么不吃?”
在一些记载里,耿刃是靠杀敌取敌人腿肉才活了下来。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张仪和沈奕在梧桐落已经习惯了照料薛忘虚,此刻很自然和熟练的为众人盛饭,在盛好的白米饭上铺上红烧肉和青菜,再细细淋上一些汤汁。
这样的人物,对于长陵这些后辈而言,自然是真正的传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岷山剑宗的耿刃,是个极为强大的刺客,且他不只是个剑客,同时也是个用毒的宗师。
何朝夕已经饿极,也顾不得形象,开始埋头大嚼。
他所修的九死蚕是天下最为玄奥的功法,对于身体内里的感知比天下绝大多数功法都强出许多倍,所以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一些对于他身体极为不利的气息在他的身体里弥漫。
谢长胜完全没有想到,此刻在这里,竟然又见到了一名传说中的人物。
“这不是寻常的毒药。”
“因为我岷山剑宗要的是真正能战斗,真正能杀人的剑师,不是只会用剑招的舞剑师。”说到这一句,耿刃的脸上才有些微的傲意。
他们都觉得耿刃的这句话应该是他们说的,因为下毒是剑会的规则……让他们中毒?这是哪门子道理?
张仪便也更加难过起来,一时也有些难以下口。
于是他难过的垂下头,将第一碗盛好的饭插上筷子,放在饭桌的上首。
红烧肉配青菜非常下饭,胃口最好的何朝夕几http://www.hetushu.com乎筷子拨弄两三下便吃完一碗,很快已经开始盛第三碗饭。
就在此时,丁宁突然抬起了头来,看向屋棚外一侧。
“我已经是岷山剑宗最会做饭菜的人,而且我自认我的饭菜口味比起长陵大多数酒楼要好得多,最关键在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亲手给人做饭菜了。”青袍男子看着丁宁面前的一碗饭菜,接着说道。
就在距离他和丁宁数丈不到的一侧棚屋檐下,不知何时竟然站立着一条青色身影。
谢长胜等人无语。
说完这些,他又有些闷闷的摇了摇头,道:“这到底是哪门子道理!”
在平日里,肥腻的红烧肉和清淡的煮青菜便是最好的搭配,是长陵寻常人家一日三餐中经常出现的食物,尤其是在饥饿的时候,这种搭配加上热腾腾的白米饭,便更是充满了难言的诱惑。
在昔日大秦王朝和韩、赵、魏的征战中,岷山剑宗的耿刃还是一名和他们一样的学生。
“您是耿刃前辈?”
第一碗盛好,习惯性的是要端给薛忘虚的,这又一次提醒张仪,薛忘虚已经去世的事实,张仪的眼圈顿时又有些微红。
若是脱下那身代表着岷山剑宗的青玉色袍服,恐怕行走在长陵的街巷之中,这名年轻男子也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张仪和谢长胜等人顿时彻底的变了脸色。
与跟着净琉璃的那名年轻男子相比,此时站在距离他们很近的棚屋檐下的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的面容极为普通,最为关键的是,他的身上没有任何锋锐的剑意。
“和口味无关。www.hetushu.com
饭菜的滋味很好,口感上也没有任何的问题,然而他体内那无数看不见的小蚕却是已经自然起了反应,躁动起来。
他在青藤剑院的作息规律到了极点,一日三餐都准时准刻,这样能够保证他每天都有最佳的状态投入修行,当一天一夜不饮不食之后,他才意识到饿着肚子对他的影响恐怕比一般人更大。
谢长胜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想到自己已经中了这种毒,他铁青着脸叫道:“这是什么变态的剑会规则!”
“这规则并非我所定,但我却很赞同其中的道理。”
耿刃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道:“一名修行者一生中经历的大多数战斗,恐怕都不是在自己状态最佳的时候,很多时候都甚至会在自己受伤时战斗,所以在这种状态下的战斗,反而更有现实意义。且控制自己的真元,控制自己的身体,如何更为节省真元,这便是所谓的收放自如。若是连感受身体的伤势,连自己能用几分力,怎么在受伤的状况下,尽可能时间长的战斗,尽可能发挥出自己的战力都做不到,那这名修行者也应该不配成为我岷山剑宗的弟子,甚至进入岷山剑宗学习也不配。”
这些饭菜显然都有问题,蕴含着某种奇特的毒素。
这名面容极为普通的青袍男子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只是看着丁宁问道。
这种战时求生的无奈之举虽并未得到耿刃的亲口证实,但却给耿刃套上了一个“人厨”的外号。
南宫采菽突然心生寒意,这名青袍男子此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酒楼里在问客和图书人菜口味的厨子。
“这碗是给洞主的。”
南宫采菽强忍着心中的震骇,出声问道。
但岷山剑宗准备的饭菜,为什么会有问题?
耿刃扫了一眼所有人,缓缓解释道:“这是七叶散,是昔日大魏的一道毒方。七叶散的药力很奇特,平时修行者中了此毒之后,根本没有反应,然而和人动手,真元剧烈流动起来,这七叶散的药力却会影响体内气血和内腑,不仅给人带来极大痛苦的感觉,而且会使得人体内的许多机能失衡,让人便真正如同中了其它剧毒或是受了重创一般。所以这七叶散有个别名也要七成散,意思是说中了此毒的修行者最多只能用七成的力量出手,过了的话,身体便承受不住。”
丁宁看了他一眼,平静说道:“不想吃。”
南宫采菽闻言无奈道:“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点的话么?”
“看来还算不错,不需要饿着肚子战斗。”何朝夕的腹中如雷鸣响起,他有些惭愧的说道。
丁宁放下了碗筷,看着吃得非常香甜的何朝夕等人,又想到方才净琉璃的出现,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便依旧保持了沉默。
然而耿刃此时却又谦和的接着说了下去:“因为这是此次剑会的规则……原本我不需要特别说明,因为我觉得我下的毒七境之下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察觉,我对我做菜的搭配和口味也极为自信,然而我没有想到饿了一日一夜,竟然还有人不想吃我做的饭菜。”
谢长胜等人的心中也开始生出恐惧,因为面前的这人便是传说中的“人厨”。
但有关他最惊人的一个记载,是他和图书在韩地簇城,先是伪装成韩人厨子,被征召入军成为伙夫,然后他用毒药一举毒杀了上千人,引得当时韩王朝的名将韩颂震怒异常,派遣五千精锐骑军和数十名修行者追杀,一直将他逼进韩境北地,在一场大雪封山之后,韩军用三千精锐步军配合修行者入山追杀,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耿刃活了下来,那围追他的三千步军和数十名修行者反而死了大半。
韩境北地山林封山之后本身极少食物,再加上韩军为了断绝耿刃的食物来源,步军所过之处,任何小动物和可实用的草木都是战尽灭绝,每日里进山搜寻的小队也都是先吃饱喝足,然后不带任何的食物在身。
难道此人是皇后的人,在岷山剑宗里也能够一手遮天么?
耿刃似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因为这饭菜里有毒。”
然而丁宁却依旧平静,他摇了摇头,说道。
丁宁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也不多说。
“为什么不想吃,难道是饭菜的味道不好?”青袍男子异常和气的问道。
当张仪看着这名突然出现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吃惊的呆住时,谢长胜等人也才发现了此人的到来,纷纷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丁宁一时没有回答。
甚至直到此时,他也没有感觉到这名年轻男子的身上有任何属于修行者的气息。
何朝夕顿时不只是肠胃有些抽搐,而是开始有些呕吐的感觉。
青袍男子谦和的看着她,颔首道:“在下正是耿刃。”
张仪不知道丁宁为何有这样的举动,他也下意识的抬头,顺着丁宁的目光看去,然后他马上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