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十九章 他到底要做什么

此时的谢长胜早已乘着红色沙虫异变的时候逃离,若是换了他自己,要么和谢长胜一样抓紧时间离开,要么乘着这些红色沙虫异变还未完成时大开杀戒,尽可能击杀这些红色沙虫。因为若是说这些黑色异鼠相当于世间普通武者的话,那这些异变完成之后的红色沙虫便已相当于世间的修行者,两者已经有本质的差别。
丁宁前方原本已经被血水涌的有些粘稠的溪流,就像变成了一个煮沸的粥锅。
净琉璃眉头微挑,却是替这名青袍男子有些不服气道:“再强还不是被人折了剑?”
在他看来,即便丁宁有信心能够杀死所有这些完成异变之后的玄霜虫,丁宁也必定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条距离丁宁很近的长虫有些犹豫的张开了口。
随着他真元输出的中断,游荡前刺的剑丝开始收缩,并拢。
血水渐渐蔓延到丁宁的身周,然而他的面容却依旧平静到极点,他只是极其稳定的输出真元,让剑丝密布于身前溪流中每一寸空间。
“我曾听人说过,师叔你曾经很想挑战当时巴山剑场的一些强者,包括这柄末花剑的主人……此刻观剑,你觉得你胜得了这末花剑的主人么?”净琉璃转过头来,看着这名独自感慨的青袍男子,用一种诚恳请教的语气,认真问道。
一团团血浪不断在清澈的溪水中泛开,迅速的将溪流染成刺目的鲜红,后方的黑色硕鼠并未感到恐惧,继续和*图*书往前,然后接着被剑丝刺穿。
净琉璃身后的青袍男子此时的面容已经变得极为严肃,他有些感慨的轻声说道:“末花剑的延展性果然天下第一。”
咔嚓一声裂响,冰棱在他盛开着洁白细花的剑上碎裂,许多冰屑坠落在他前方的溪水之中。
……
一团冻气在它的口中凝聚。
他甚至没有走上溪岸一步,任凭污秽腥臭到了极点的溪水冲刷在身上,直到溪水重新变得清澈,再将他冲洗干净。
“他故意等着这些玄霜虫变化完成之后再杀,是想看看会不会又引来什么东西?”
青袍男子的眉头深深的锁了起来,忍不住说道:“只是对付这些玄霜虫已然不易,接下来出现的东西比玄霜虫更为厉害的话,他这么做岂非将自己陷于更为不利的境地?”
盛开着白色细花的细丝收割这些黑色硕鼠生命的速度甚至比燃烧的金色云霞还要快,然而这种冷酷无声的收割,却并不像火焰的热度和光亮让这些异鼠直觉恐惧,后继的黑色硕鼠还在前赴后继的朝着丁宁身前涌来,似乎除非它们全部被剑丝杀死,这样的黑色潮水才会停止。
“不管他要做什么……以他的表现,已经足有拥有进入我岷山剑宗修行的资格。”净琉璃沉默了片刻,说道。
丁宁注视着这道寒光,挥剑。
和谢长胜所遭遇的过程一样,黑潮的后方出现了一片银潮,然后激起一片紊乱的血浪www•hetushu•com
剑身微颤,丁宁的眉头微蹙。
净琉璃摇了摇头,她也不明白丁宁此刻在做什么。
它张口的动作不快,然而这团冻气的凝聚却是如修行者的出剑一样快。
“还是要杀?”
青袍男子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无数散开的剑丝重新聚拢,变成一柄剑。
“他为什么还不走?”
这些黑色硕鼠都是异类,动作比绝大多数三境之下的修行者都要快,但是它们却没有任何一只能够穿过这些密集的剑丝,随着它们接连被剑丝洞穿,鲜红色的溪水之中好像多出了无数串黑色的冰糖葫芦。
远处的那片地方,深红色的荆棘里,似乎又出现了异样的动静。
后方所有的黑色硕鼠骤然发现自己的行动变慢了,变慢的原因在于它们好像钻进了一个粘稠至极的粥锅里,然后在下一瞬间,它们看到漂浮在眼前,挤压在它们身上的,都是同类的血肉碎块。
“剑虽折,但剑身本可随真元灌输而延展,折和不折本无区别,且剑身被强大真元震出无数细小裂缝……剑裂成丝,在对敌上反而是有了更多的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柄剑反而赋予了新生。”青袍男子看着凝立在血色溪水中的丁宁,不由得轻声赞叹道:“或者说,这酒铺少年赋予了这柄剑新生。”
这一击的力量还要略微的超出他的预计。
但是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在挡住这道冰棱的一击之和_图_书后,一股新生的真元沁入他手中的末花残剑,然后末花残剑稳定的往前斩出。
这是在岷山剑宗,尤其她便是谢长胜口中那名变态的布局者,这些都是她布置的环节,然而丁宁却一次次让她想不明白,她在看着别的参加剑会的年轻才俊之时,心中都是用蠢笨和尚且可造来评定,她都是站在考官的位置,用挑选的目光来看这些人,然而丁宁给她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青袍男子看着她的侧脸微微一笑。
丁宁先仔细的看了一眼所有这些玄霜虫的反应,然后抬头,看了远处一个方位一眼。
它们终于感觉到本能的恐惧。
这是非自然的转变,难以想象的画面,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丁宁却始终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平静的看着。
这些红色沙虫体内的玄霜气息越来越浓烈,一开始只是嘴角边有玄霜气息喷吐出来,形成挂在嘴边的冰砂,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寒气形成的冰砂却渐渐覆盖了全身。
被这些剑丝串在一起的鼠尸被剑丝切割的同时互相挤压,几乎在一刹那的时间,爆开成无数残破的不规则碎块。
在此之前,这种压力只有灵虚剑门的安抱石才能给予。
虽然丁宁的修为在她看来依旧低微,然而却已经给她带来了一种难言的压力。
净琉璃身后的青袍男子再次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净琉璃身后的青袍男子难以理解的发出了一声轻咦,这个时候丁宁一个细hetushu.com微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它们开始疯狂的后退,形成倒退的黑潮。
嗤的一声裂响。
微微顿了顿之后,他又像纠正自己说法一样,摇了摇头,说道:“似乎真元再强,这柄剑的剑胎都能承受得住……真元越强,这些剑丝就可以伸展得越长,威力越为惊人。”
规矩就是规矩,尤其这是面对整个大秦王朝的剑会,自然不可能单对某个人开方便之门,但净琉璃的这句话,却是再次表达了她的期许,她希望丁宁能够胜出。
“果然如此。”
他就像一个谜团,甚至在很多方面,净琉璃都甚至觉得自己并不如丁宁。
然而丁宁并不想无休止的消耗宝贵的真元。
当身前的银色小兽越来越稀少,这些浑身披满了冰砂的长虫终于开始注意到溪水中平静等待着的丁宁的存在。
原本外观普通的红色沙虫就像披上了一层玄冰铠甲,且因为这些冰砂形状并不规则,凹凸嶙峋,这些红色沙虫的外观就陡然变得狰狞凶恶起来。
这道冻气变成了一根一尺来长的冰棱,化成一道寒光,直射丁宁的胸口。
一根根剑丝上盛开着洁白的细花,在血水中荡漾,如地狱里盛开的花朵。
净琉璃缓缓抬头,冷肃道:“但是他依旧必须遵循剑会的规则,必须能在剑会中胜出。”
空气里出现了凛冽的杀意。
他手中原本平缓涌出的真元突然中断了一瞬。
所有的银色小兽都饱食进入了沉睡蜕皮的和_图_书状态,溪岸两侧一片银色,然后在红色沙虫的吞食下慢慢变得稀少。
“那只是年少无知时的妄语而已。”青袍男子自嘲般的笑笑,认真道:“即便是现在的我,面对当年的此剑主人,依旧没有战胜的可能,因为我的剑残便不堪战,而这剑残却依旧能再战。”
净琉璃是真正的天才,天下难有能够与其比肩者,很多长陵所谓的天才,在她的眼睛里却是蠢笨不堪,所以她自然非常骄傲,连昔日巴山剑场的许多人,甚至是这末花剑的主人她都并不服气,然而此刻她听着青袍男子的这句话,却没有表示任何异议,只是沉默不语。
丁宁平静的抬头,望向黑潮的后方。
“不只是延展性天下第一,连承受真元的能力都是天下第一。”
而作为负责在她修行途中给她一些指导的师长,他自然也希望丁宁这样能带给她一些真正压力的人进入岷山剑宗修行。
无数银色蜥蜴状的小兽以惊人的速度掠食这些异鼠,然后其中很大一部分爬上两侧的溪岸,开始蜕皮,四肢开始枯萎,似乎要转化成另外一种形态,然而两岸的荆棘丛里钻出许多红色沙虫,开始吞噬这些银色小兽,身体里开始化生冰寒的元气力量。
十余条长虫笼罩在这片剑气中,身上冰砂形成的冰铠骤然裂开,然后血肉被切开,变成数十段散开的肉段。
一道白色的剑符生成,然后化成一片白色的剑气,朝着他剑身前方的岸边席卷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