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九十章 猜谜

因为秦灭三朝,天下名剑几乎尽归秦地,而巴山剑场一去,名剑皆归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此时岷山剑宗内的藏剑,早已超过昔日的巴山剑场。
“这是周家墨园里的剑法。”
他手中的末花残剑上的裂纹再次发亮。
他依旧只是沉静的站立着,连双腿周围刚刚结成的薄冰冰面都没有出现一条裂纹。
她觉得如果换了自己,自己绝对不会抱有这样侥幸的想法。
澹台观剑第一时间发出了声音,他无比感慨的轻声说道。
澹台观剑点了点头,他的眼睛里甚至出现了惊艳的味道。
丁宁前方所有玄霜虫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白茫茫的寒雾里。
还是希望有更为强大的族群可以对付玄霜虫?
她轻声而严肃的接着说道:“只是用制住头领的手段控制住这些玄霜虫,依旧没有太大意义。如果只是不想被这些玄霜虫杀伤,他只需要和谢长胜一样,抓紧时间逃离此处。”
“在同一时间里让更多的敌人耗尽真元,这的确是陷入围攻时的很好应对。”净琉璃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她同意湛台观剑的一些说法,但接下来马上表示了异议:“眼前的玄霜虫数量太多,如果纯粹是这样的想法,那没有多少意义,而且他已经感觉到有其余族群的异兽在接近,所以他不会是这样的想法。”
在下一刹hetushu.com那,白色寒雾席卷过结冰的溪面,湮没了丁宁的身影。
“马群有头马,狼群有头狼,想不到这种虫类之中也有其首领。”
然后他朝着前方的寒雾挥剑。
他的身体微躬着,剑身压在这条玄霜虫身上。
“看懂之后就能用出来,整个岷山剑宗也只有你能够做到。”
青袍男子没有回应,净琉璃所说的问题,正是他所看出的问题。
然而澹台观剑和净琉璃依旧可以肯定,这条玄霜虫未死。
那些呼啸而至的冰刺唯有最前端在寒雾里闪亮。
“这是魏朝冷殿的破箭一式。”
净琉璃冰冷道:“那是因为在我之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他这样的人。”
“还是没有这么简单。”
这是第二柄剑胎上刻着的数十篇剑经中的其中一式,这式在战场上专门用于破箭雨,精巧之处是用巧力挑动飞临身周的许多箭矢,令这些箭矢不折,甚至冲力不减的飞旋而出,接着砸乱周围的箭矢,借力破力。施剑者在万箭齐坠的箭雨之中,甚至不仅能够保护自身的安全,甚至掌握这剑式精妙者,还能护住周围十余丈方圆,将十余丈方圆内的箭矢击成无数乱飞的碎屑。
丁宁没有第一时间撤剑。
席卷溪面,吞没了丁宁的白色寒雾未散,溪面上方的天空里,却是再次出现了一片http://m.hetushu•com雨云。
这条玄霜虫身上的冰铠全部炸裂,片片往外飞散。
更何况领悟和能够运用于实战,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还是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净琉璃并未转头看青袍男子的神色,然而此时她却已经接着出声,自言自语般说了下去:“一剑布雨,这剑式十分精妙,但是若他全力出手,根本不只这样的威力。”
净琉璃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空气里许多细小的冰屑首先吹来,落在丁宁的脸上。
他的这道剑光极其迅疾,但在他双脚落地的瞬间,却是一变,不再是斩式,而是突然折下,剑身横平狠狠拍中下方一条玄霜虫。
剑光分开了寒雾,丁宁的身影就此清晰的出现在他和净琉璃的视线中。
它们同时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嘶鸣。
“简直就是猜谜。”
所以他的判断自然不会有问题。
就在下一瞬间,被雨线坠击得疼痛难忍的数百条玄霜虫便发出了反击。
然而在下一瞬间,飞溅出来的却是无数不规则的冰块碎片。
原本只是微凉的溪水都甚至瞬间变得刺骨的寒冷,水面上甚至顷刻就结出了一层寒冰。
澹台观剑苦笑道:“岷山剑会看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未看得这么吃力和苦恼过。”
一根或是数根冰刺,最多只相当于初入第和_图_书三境的修行者的一击,对于能够到达这片红色荆棘海的修行者都不会有太大的威胁。然而数百根这样的冰刺同时激射而出,威势却截然不同。
丁宁的身前,无数洁白的细花在绽放。
而这条玄霜虫微微的颤抖着,扭曲着。
然而他此时却甚至连动步都未动步。
澹台观剑无奈的轻轻摇头。
只是偏重于精巧的剑式自然比起偏重运用真元之法的剑式更难掌握,丁宁只是在第二柄剑胎前站了极短的时间,他不止让张仪等人修习云水宫的那门剑经,现在还甚至用出了另外一篇剑经中的一式。
难道是想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麻烦?
空气里骤然出现了数百团翻滚的冻气,接着化为数百根雪白的冰刺。
至少数百条玄霜虫被雨丝击刺得疼痛难忍,发出奇异嘶鸣的同时,口中也急剧的凝聚冻气,数百根冰刺再次激飞进白色寒雾中。
她看着丁宁沉静站立的身影,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轻声自言自语的缓缓说道。
他此时的眼睛里升腾起一丝异样的光芒,他看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我想不明白你到底要做什么……所以如果你接下来所做的事情真的能让你付出最小的代价通过这里,那便意味着你至少在一些事情的想法和策略上比我强。”
无数雨线嗤嗤坠落,令荆棘丛中无数细http://m.hetushu.com刺折断,所有沐浴在雨线里的玄霜虫只是身上的冰甲碎裂,被击得疼痛难忍,不断在地上翻滚,然而却没有任何一条玄霜虫死去,甚至没有遭受任何严重的创伤。
一场发出凄厉嘶鸣的冷雨再次落向玄霜虫群中。
尖锐的冰片甚至割裂了丁宁身上数处的肌肤,给他的身上带上了数道血口。
就在她这句话第一个字响起的瞬间,席卷过丁宁的白雾里突然出现了无数片晶莹的光亮,好像有更多的冰刺在射出来。
深红色的荆棘丛中已经出现了许多诡异的幽蓝色反光,答案很快就要揭晓,所以他不再花费心力去猜测丁宁到底要怎么做。
当无数冰块溅飞出来的同时,白色寒雾里出现了一道笔直往前的剑光。
澹台观剑看着因为许多冰刺碎裂而变得更浓厚的白色寒雾,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对净琉璃说道:“在同一时间内尽可能的激起更多的玄霜虫喷吐玄霜气息,这就相当于落于许多人围攻时,在同一时间里尽可能让更多的敌人耗费真元。这些玄霜虫体内刚刚生成玄霜气息,就如修行者体内真元积蓄不多,发动不了数剑。”
一圈气浪在这条玄霜虫身周泛开。
这出自周家墨园残卷中的一剑威力不俗,笼罩范围又是极广,的确是对付大量敌手的最佳剑式,但只是观丁宁末花剑上盛开的细花和_图_书,他便可以肯定丁宁的这一剑没有动用全力,这一剑不会让任何一条玄霜虫死去。
青袍男子是岷山剑宗屈指可数的强者之一,他相对于世间而言,便更是强大。
在一剑杀死了十余条玄霜虫之后,丁宁毫无停歇的继续往前挥剑。
这便意味着它们的反击很快来临。
远处深红色荆棘中的动静越来越为明显,然而净琉璃身后的青袍男子的所有注意力却是被丁宁牢牢吸引。
这一剑带起了浓重的湿意,他前方的空中骤然出现了一片雨云,然后落下无数条晶莹的雨线。
然而和上次不同,即便澹台观剑已经不再多想,此刻他的眼睛里却依旧不可遏制的充满震惊的光芒。
丁宁的衣衫上也瞬间结满了冰霜,凛冽的寒意让他的双唇都失去了血色而变得异常苍白,给人的感觉他怎么都不可能抵挡得这样的一击。
净琉璃在此时转过身,一脸严肃的对着澹台观剑说了这一句。
“他依旧没有动用全力。”
但就在这时,净琉璃却摇了摇头。
丁宁的身体周围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玄霜虫,然而不知为何,这些玄霜虫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对他发动攻击,反而是有些畏惧般如潮水微退。
丁宁的身体就像是被这道剑光带着飞起,直接落入玄霜虫群之中。
他的名字就叫澹台观剑,看剑的剑质,观剑气之力量,世间不会有人比他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