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九十五章 刺

在成为岷山剑宗最强的一柄剑之前,她并不会觉得一直留在岷山剑宗没有意思,人生就此会变得无聊,所以此时她点了点头,不再言语,目光落向穿行在深红色荆棘海中的一名选生。
除了知道他是由沿海胶东郡而来,有可能在海外修行,拥有一些海外诸岛的修行者所擅长的手段之外,长陵所有修行地对他几乎都没有任何的了解。
先前他穿着的是一件桑土色粗布袍服,而此刻他身上所穿的,却是一件深红色袍服。
岷山剑宗有各种各样的修行者,而她只需要成为将来岷山剑宗最强的一柄剑。
澹台观剑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溪水微凉,溪岸两侧的荆棘丛虽然有着令人极为讨厌的利刺,然而却和大多数植物一样,散发着一种自然的清香问道。
嗤的一声轻响,沈奕已然拔剑,然而与此同时,他的眼睛里也闪过一丝震惊的光芒。
沈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知道这不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所以他尽可能平静的等待着。
“其实派人去找你,只是客人对主人的一种尊重,毕竟岷山剑宗这是你家里。只是很抱歉,我只是一名做事的下人,我只能在意最后的结果,又如何能在意过程是否会令我难堪?”容姓宫女侧转了身体,微垂下头,看向下方某处崖上隐约可见的净琉璃的身影,平和的自言自语道:“希望这场剑会,不只是这名酒铺m.hetushu.com少年受到教训,身为岷山剑宗宗主内定继承者的你,也要受到教训。”
他此时几乎是直直的朝着那个猎物在前进。
最为关键的是,他完成这件袍服并未耗费多少时间,完全不像是用剑的修行者,而像是技艺最为熟练的顶尖手工匠师。
时间缓缓的流逝,手握着剑柄的沈奕如同变成了石雕。
先前两次都是因为青曜吟,而对于青曜吟他和净琉璃的意见已经完全达成了统一,所以这次问话自然是因为已经出现了新的变故。
“你呢?”听到澹台观剑作为师长的真诚告诫,净琉璃却是淡淡的反问道。
净琉璃明白澹台观剑的意思。
烈萤泓显然是极为擅长追踪的修行者,两人之间之所以有这样的对话,是因为烈萤泓已经锁定了一个猎物。
“如果不想变得太过难堪,那便不要自找难堪?”
摇了摇头之后,澹台观剑问道。
拂背而来的狂风里,不只是那些破碎的深红色荆棘,还有其它物事。
在进入这片地底平原之后,他也是落在最后的一批选生的其中之一,依旧没有吸引多少人的注意。
……
然而这名选生原本就是所有选生里名气最大,最为神秘的数人之一。
就在这一瞬间,沈奕手中的剑光也已挥洒开来。
所以他第一时间感知到了身后侧荆棘丛中的细微动静,他第一时间停下,握剑,转身和-图-书
容姓宫女细细的咀嚼着黄袍中年男子带来的这句话,正当这名黄袍男子呼吸微重,认为她接下来必定大发雷霆之际,容姓宫女却只是只是抬起手臂,示意他可以自行离开。
事实也是如此。
沈奕在来长陵之前,和绝大多数关中少年一样,有着足够的悍勇和冲劲,但性情和行事却并不算细致和沉稳。
“她是想让丁宁明白,越是试图反抗,失去的就会越多,到时失去的恐怕不只薛忘虚一个人。”净琉璃看着烈萤泓的身影,缓缓的说道:“很多修行者能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然而这样不断施加的压力,却很容易让人精神崩溃。”
这件袍服是直接用这里面的深红色荆棘茎皮揉线编织荆棘杆而成,虽然粗糙异常,然而却极为坚韧细密,就像一层薄藤甲,令荆棘上的细刺无法刺入。
因为他就是在才俊册上排名第一的烈萤泓。
此时这些东西距离他的后背应该已经极近,所以只是凭借这些森冷的金属味道,他的脑海之中就甚至出现了几片薄薄的剑片即将接触到他后背的画面。
既然净琉璃明确的表达了这样的态度,任何口舌之争便根本没有意义。
“我当然知道她不会放弃。”净琉璃微嘲道:“只是自己送上来挨我骂的机会,我自然不能错过。”
“她不可能因为你的几句话便放弃。”
他正对着的深红色荆棘丛成片的倒和_图_书下,无数枝干断裂成无数小节,随着狂风朝着他迎面涌来。
然而他感知中的一丝异动却彻底消失了。
几道锋利的剑片,如数根狭长的鱼刺,淡淡的影子甚至已经落在他的背上。
所以即便是在十分疲惫和身上疼痛不止,且那些青色殿宇还在远处,似乎永不可接近一样,他的心中还是没有多少焦躁和气馁。
和之前两次一样,净琉璃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摇了摇头,“剑会的规则是我定的,既然我并未规定不能这么做,便没有阻止的理由。最为关键的是,这也事关我的骄傲,就如那个酒铺少年即便明知道她会出手对付,但依旧认为她不能阻止他胜出一样,我也认为她不可能成功。”
澹台观剑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些不比修行,只要经历到,听过了就知道,甚至你或许都不需要知道。”
她甚至都只要代表岷山剑宗的态度,都根本不需要出岷山剑宗。
因为就在此时,他感到了身后的狂风中有数点凉意。
净琉璃微皱眉,“这些我倒是所知甚少。”
在之前的数场比试里,这名少年也表现得极为普通,甚至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他是何时通过那些关卡。
澹台观剑看着净琉璃说道。
如此狂暴的风潮从前方用来,然而这名出手袭击者却并没有随着这道风暴从前方袭来,相反的,一道剑光却是已经从他的身体后方出现!
看着消失在hetushu•com身侧山道上的黄袍中年男子的身影,容姓宫女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名选生是一名面色黝黑的少年,额头和颧骨都是微突,生得并不好看,身材也不高大,甚至有些佝偻。
此刻他便是直接在荆棘丛中穿行,虽然行进的速度依旧不算快,但是他的身体躬得更低了一些,几乎将整个身影全部隐匿在荆棘丛中,看去就像是谨慎而沉静的准备捕猎的孤狼,又像是游曳在海面浅水下的鲨鱼。
一圈异常刺目的光亮在沈奕的身前炸开,在下一瞬间,围绕着沈奕周身却是漆黑一片,就如最深沉的黑夜骤然降临,这道银色剑光甚至也隐没在这片黑夜之中。
澹台观剑微微一笑,自然道:“我最为在意的人都比我强,所以就算有弱点,别人也不太可能抓住。”
“我刚刚骂过了她,此刻便有这样的变化,难道她有什么能力,能够在我们岷山剑宗中传递讯息?”就在这时,净琉璃却是转过头来,看着他问道。
沈奕一剑迫退这名偷袭者,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惊喜。
不管净琉璃是何等的天才,毕竟还太过年轻,所以才有这样的恶趣味。
那是森冷的金属味道。
所以他虽然行进的速度并不算快,然而和猎物的接近却很快。
一道银色的锋利剑光已然接近他的身体。
澹台观剑看着她写满骄傲的侧脸,依旧觉得这是少年心性的恶趣味。
他的注意力全部在前方的和_图_书风暴之中,此时感知到身后袭来的剑光,他知道自己已经慢了一线,但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恐慌,他的剑依旧以最顺手,最快的出剑速度,朝着身前斩出,只是同时双脚和腰腹用力,将整个身体瞬间横扭过来。
“需要阻止他么?”
然而在梧桐落照顾薛忘虚半年,在最为寻常的破落街巷中日出而起,日落而熄,平日里除了修行之外,所遇到的也是最为琐碎和平凡的事,除了接受薛忘虚的教导,在剑术修行上有了很大进步之外,他的性情也自然变得极为平和。
“不需要。”
一道风暴突然从深红色荆棘丛中涌起。
澹台观剑晒然一笑,道:“任何外人都不可能在我岷山剑宗中传递讯息,更何况在这种时候,只是军中会有些独特的传递消息的术器,例如两心虫,牵机角等物,胶东郡和海外便有感应珠,这种珠子是海底天然生成,两个一对,一颗珠子若是损毁,另外一颗珠子便也会元气消散而裂开。这种术器在军中一般用于传递最简单的军令,比如出击和撤退,想要传递什么具体的指令,却是难以做到。”
他只是看到一片平静的深红色荆棘丛。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这样问话。
听到她这样的话语,澹台观剑转头看着她,认真的轻声说道:“所以对于任何人都不要太过在意,否则就会有很多弱点。”
这道银色剑光的主人无法视物,一声低沉的厉喝,异常决然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