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九十七章 水中花

她的目光落在了溪水中爬起的谢长胜身上。
他的肩上响起枯干柴火断裂的声音。
一股强大的震荡力在他的剑上生出。
他的真元尽数注入右手的“恨缠枝”,但所有心神却是都集中在左手这柄剑上。
没有任何的征兆,他出剑。
烈萤泓看也不看,依旧反手往后斩出。
谁都可以听得出他此时这声疾呼中的真心关切之意,然而换来的却是谢长胜毫不领情的一声冷笑,“走什么走,快什么快,有那么容易走得快么?”
砰!
这数十道剑光中已经蕴含着可怕的力量,然而随着烈萤泓的破风前行,他手中的长剑却是已经斜拖在地上,他体内的真元一股股涌入剑身,地上不断震起一片片尘土,就像是一片片鲨鱼尾鳍在地上滑行,不知接下来一瞬会产生何等的变化。
一声厉喝之中,他横剑朝着烈萤泓的脖颈处动脉割去。
他还有一柄剑,原先所用的佩剑。
谢长胜的呼吸彻底停顿,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谢长胜呼吸停顿,只觉得整条右臂麻木且失去知觉,他的左手下意识伸出,握住即将脱手的剑柄,但就在此时,他看到气浪中一只手还在余势不止的落下。
“如果我们两个人还对付不了他,那我们不如死了算了。”谢长胜的脸上出现了一层寒霜,他对着沈奕说道。
他此时才完全看清谢长胜的身影。
烈萤泓左手拍出,在剑光距离脖颈处只余一尺时,却是准确无比的拍中了剑身。
谢长胜比沈http://www.hetushu.com奕更为剧烈的咳嗽着。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沈奕首先感到惊喜,这片位于岷山剑宗腹地的荆棘海有奇异的法阵笼罩,似乎只有在距离很近的情况下,视线和声音才不会受阻,根本无法看见远处有什么人行走,他没有想到会在此时遇到谢长胜,然而他马上又感到了他没有想到会在此时遇到谢长胜。
这汇聚着他所有心神和希望的一剑,闪电般刺向烈萤泓的胸口。
烈萤泓看了他一眼,细想着方才谢长胜的一剑,没有回话。
谢长胜此前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并非是因为优秀,而是因为在她眼中显得分外的愚蠢。
他的左肩已经塌陷了下去,内里的骨骼已经断裂得不成样子。
沈奕的呼吸彻底停顿。
以往谢长胜出现在沈奕面前的时候,都是鲜衣怒马,衣衫华贵,而此时却像是一个在水牢中受了重刑的囚徒,这样的反差,更是让沈奕所受的心神冲击更为剧烈。
他的嘴角,都带起了一抹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狂傲笑容。
眼见这样的画面,已然接近烈萤泓身后的沈奕惊怒至极,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涌入手中的长剑。
他左手的剑还在保持着悍勇前刺的姿势,但是剑尖却和烈萤泓的肌肤分开,越离越远。
沈奕张了张口,却是一时僵住。
然而他的动作却异常稳定,他一直在地上拖行的剑就在此时往上挑起。
他之前早就料到即便是两人联手也未必是www.hetushu.com烈萤泓的对手,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即便是用出两败俱伤式的打法,两个人都没有对烈萤泓造成任何的威胁,甚至都没有带上一道明显的剑创。
墨玉般的剑身上奇异的亮起一条条青色的辉光,就像是真的有许多青色的藤蔓要生长出来。
当的一声震响,细白带紫的雷光如打铁溅开的火星一般四处飞洒,烈萤泓的身体却已经到了谢长胜的身前。
他飘散的发丝瞬间焦黄发枯,然后燃烧起来。
他心中刚生警兆,前方的空气里已经涌起了一团燥热的气息。
沈奕一声惊呼。
猛烈的撞击令沈奕无法呼吸,他猛烈的咳嗽着,此时浑身没有感到痛苦而是不断的冰冷,更为冰冷。
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全力出手,用最快的剑式出手。
他的脚下溅起两团浪花,在接下来一瞬间,一声痛呼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他的身体往下一挫,整个人往后坐倒,就像一颗高空投下来的石头,狠狠砸在后方的溪水之中。
然而他马上又感到紧张和极度的不安。
净琉璃此时无法看到谢长胜的面部表情,否则她也会感觉到烈萤泓此时感觉到的危险气息。
一片片鱼鳍状的气浪随着他手中长剑的上挑飞起,和原本在他身前穿刺的剑光产生了奇异的变化,他的身前就像是有一蓬淡蓝色的浪花在散开,然而浪花的中间,却是有一股恐怖的卷吸之力在形成。
沈奕充满震惊的厉啸声在烈萤泓的身后响起。
“真不知http://www.hetushu.com薛洞主怎么会收你做关门弟子的。”
看着他僵住的样子,脸色异常苍白的谢长胜却是显得更为恼怒,冷笑道:“你和丁宁也实在相差太远了,若是换了他,我恐怕只需要坐着看戏,哪里还需要浪费力气帮忙。”
此时他的真元尽数朝着右手的“恨缠枝”喷涌,已经不可能有任何的真元再来得及注入左手这柄剑,但是这毕竟是一柄剑,毕竟锋利异常。
他强行偏转了头。
他剧烈的咳嗽着,弓着腰对着烈萤泓说了这一句,然后勉强抬起了手中的剑。
对着谢长胜出剑。
此时她这两个字的评判,自然更多的是针对谢长胜。
猩红的鲜血从他的腿上涌出,就像一朵巨大的红色莲花在水中盛开。
“呼!”
“嗤”的一声裂响。
在她的眼里,谢长胜是最没有可能成功穿过这片荆棘海,通过这场比试的人。
虽然谢长胜方才的一剑金铁之气隔空震来,十分神妙,但无论从任何方面看,谢长胜的身体状况都已经差到了极点,比起沈奕更容易对付。
咔嚓一声。
因为就在此时,站立在浑浊溪水中的谢长胜朝着自己腿上割了一剑。
就像是一头巨鲸张开了口。
净琉璃摇了摇头,清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然而看着他,一直神容沉冷的烈萤泓却眉头微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烈萤泓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柄内里有着许多金色丝光的晶剑,此时正被谢长胜像拐杖一样拄着。
他身前的空气m.hetushu.com里,突然出现了数十道浅蓝色的剑光。
沈奕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虽然此时手臂的抽搐感已经勉强消失,但是他依旧不觉得自己和谢长胜能够对付得了烈萤泓。
他身上一些原本不再流淌鲜血的发白伤口,此时也开始再度崩裂,流出猩红的鲜血来。
谢长胜的确很难走得快。
然而他的脸色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沈奕有些羞愧道:“我自然远不如丁宁师兄。”
他的左手闪电般落向腰侧,然后往前伸出。
因为谢长胜此时的眼睛里没有多少恐惧,反而是燃烧着一种狂热的战意,一种玉石俱焚,甚至带着一些骄傲的情绪。
他呛入了不少泥水,咳得就像要将肺都咳出来。
这只手落在了他的肩上。
一道明亮的雷光在他的剑上生成,在空气中扭曲着落向烈萤泓的后背。
除了和他身上一样刺着许多木刺之外,沈奕的胸腹和后背上还有许多条狰狞的血肉翻开的伤口,这些伤口被水泡得久了,虽然被谢长胜不知用什么方法止住了血,然而白花花的,看起来甚至比鲜血淋漓的伤口还要让人难受。
沈奕的身体重重坠地,溅起无数的烟尘和碎裂的荆棘碎屑。
“太弱。”
烈萤泓也有些诧异,然而他觉得谢长胜不可能这么弱。
沈奕此时也才勉强站起,看到谢长胜的动作,他惊愕的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烈萤泓胸口的衣衫被剑尖撕裂。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飞出。
沈奕的瞳孔里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情绪,他感觉到和-图-书好像有一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猛烈的一撞。
“你以为这样就赢了么?”
谢长胜的胸部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沈奕的话似乎让他更加生气,然而他却强行压下了火气,脸色阴沉的看着烈萤泓,道:“看来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提议?”
轰的一声爆响,空气里好像炸出了一个大浪。
所有燃烧的金色云霞尽熄,被这头巨鲸吞入口中。
“噗”的一声,一口逆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他可以感觉到这股奇异的鲸吞之力也来自于烈萤泓手中的这柄剑本身,他同时也可以肯定,谢长胜不可能接得住这一剑。
他手中的剑在此时和“恨缠枝”相交。
谢长胜这道剑光看上去太过弱小,和烈萤泓的剑光相比就像是微弱的烛火,在下一瞬间就会熄灭,最为关键的是谢长胜这一剑出手太早,在他看来完全就像是徒劳的斩向空气。
一蓬真实燃烧着的金色云霞生成,瞬间横卷数丈的空间,来到他的身前。
他任凭自己手中的剑被沈奕手中这柄“恨缠枝”的力量吸引,就像一根铁棍一样砸去。
因为他很清楚这不是钱财所能决定的事情,所以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对着溪水中行来的谢长胜发出了一声疾呼:“谢长胜,你快走。”
烈萤泓往前的剑势未止,然而在此时却是强行反手,背后向长了眼睛一般,剑身准确无误的挡在这道雷光之前。
看着这样古怪的剑势,谢长胜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但是他没有闪避,直起了身体,一剑往前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