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零六章 还药

顿了顿之后,叶帧楠有些感慨的看着丁宁接着说道:“在海外的传说中,黑血蛟本来就被称为不死蛟,说是斩下头颅都能复生,虽然有些夸大,然而惊人的复原能力,却是不争的事实。”
丁宁看着他,闭上了眼睛,“你只有相信我,除非你真的想死的毫无价值。”
海外多出惊世灵药,这也是这些年大秦王朝的铁甲战船一直在海外孜孜不倦的通贸和搜寻的原因。
叶帧楠沉默不语。
丁宁看着叶帧楠,缓缓说道:“既然我是有把握的事情,更不可能接受你一条命。”
他等待着丁宁的神容变得激动,然后答应。
“你没有别的选择。”
丁宁仰头看着上方高入云端的山峰,轻声道:“岷山剑宗不会让任何一名选生轻易死去,只要他们有能力救,他们一定会救你,这是剑会的规矩,只要你肯按我说的做,你有很大可能会活下去。”
叶帧楠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压制着心中升起的怒意,寒声道:“你根本不明白这黑龙木的药力,我不用真元和体内的气血将黑龙木的药力催化,黑龙木的药力就是剧毒,我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很快就会死去,但我用真元和气血蕴育,我的真元和气血依旧不足,最终还是会五内俱损和中毒而亡。”
他的右手颤抖着伸了出来,随着真元的催动,一缕缕的黑http://m•hetushu•com色药气在他的掌心沁出。
“我不需要黑龙木。”
丁宁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耳廓,“我会让你看到我获得首名。”
听着丁宁如此平静的声音,叶帧楠依旧觉得荒谬,然而他却是也不由得开始思索丁宁的话,甚至觉得丁宁所说的可能或许真的有可能。
“黑龙木我并没有见过,但是黑血蛟我却有所了解。既然你说黑龙木的药力承继了黑血蛟的真元特性,黑血蛟的真元自然能够滋养生机。”
丁宁看着他静静的摇了摇头,拒绝:“我不想被人在身上刺上一剑,而且既然我如此顺利的通过了方才那关,接下来就算没有黑龙木,我也会夺得首名。”
“没有关系。”
叶帧楠愣了愣,但是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止,只是看着丁宁道:“没有谁会让你还人情。”
“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
丁宁抬起了头,用力的按压了几下眼眉之间,让自己变得更为清醒一些。
叶帧楠却已经恢复了平和,道:“看来你的确听说过不少长陵旧闻,知道一些我叶家的事情。”
看着这样的画面,叶帧楠的身体颤抖得更为剧烈。
他觉得丁宁的话简直可笑至极。
这一滴滴鲜血就像是一颗颗在黑色火焰里翻滚的丹药,迅速的变为黑色,缩小成更细微的晶粒,然后又http://www.hetushu•com慢慢团聚在一起。
丁宁看着他手中翻滚的黑色药气,他微微眯着眼睛,感知着体内那些无形小蚕的躁动,摇了摇头,“不一定。”
丁宁眉头微蹙,反而致歉道:“对不起,可能太过疲惫,连思索事情都受了影响。”
丁宁看着他平静说道:“本来只是我一个人的意气之争,但如果我接受了你们的帮助,我会卷入更多的事情里。”
叶帧楠看着丁宁发根里的点点白霜,觉得丁宁说的话有些可笑,但他沉吟了数息的时间,却是说道:“不管你如何想,你不妨先知道这黑龙木到底是什么样的药力再说。”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看着他摇了摇头,道:“不管你是谁家的死士,我不想欠你们的情。”
丁宁看着他愤怒的面目,接着说道:“蜜蜂也食用自己酿就的蜂蜜,从没有人说过用自己的真元、气血药力炼制的丹药不能自己服用。”
他隐约记得似乎有听说过这样一种名字的药物,只是在他的印象里,这种药物似乎出自海外诸岛中的琼光岛,而琼光岛应该是那名在鹿山会盟中死在大秦皇帝大局里的海外修行者郭东将的修行地之一。
叶帧楠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你应该明白,我不会改变主意。”丁宁看着叶帧楠,平静的接着说道。
这是很大逆不道的话语,和图书丁宁的脑海原本的确有些混沌,然而听到这一句,他的身体却是微微一震,脑海瞬间清醒过来。
这种颤抖就像是一个在冷雨里淋了很久很久的人,身体深处都开始冷透。
“这不一样。”
丁宁神情不变,道:“为什么不想?”
丁宁沉吟道:“也就是说,只要我接受你带来的这种药力,即便我在接下来的比试里被人斩上一剑,也未必会死,甚至有可能很快复原如初?”
“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按我说的做,不要再坚持自己的想法,让我开始休息。”
“你带来的是什么药?”他有些严肃的看着叶帧楠,认真问道。
“你炼制的药可以你自己服用掉。”丁宁却是依旧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
叶帧楠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也应该明白,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已经注定会死。”
叶帧楠怔了怔,用一种惊奇的眼神看着丁宁,缓声道:“你果然见识渊博,他是我小叔。”
但即便是在海外入世的所有灵药中,黑龙木也已经是其中最惊人的灵药之一。
叶帧楠认为根本不需要和丁宁争辩,只需要谈论药力,便是认为没有任何一名参加岷山剑会的修行者可以抵挡这种灵药的诱惑。
叶帧楠有礼的颔首,说道:“黑龙木是海外黑血蛟的尸骨中生长出来的异木,虽是植株,然而其药力却如www.hetushu.com同完美的承继了黑血蛟的真元,不仅可以和修行者的真元结合,迅速的化为大量的天地元气,令修行者出手自然威力大增,最为关键的是,其药力血肉滋生能力惊人,即便受了严重的剑创,也能够很快的复原。”
叶帧楠看着沉默的丁宁,轻声说了这一句。
“我不想要你们的帮助。”
从他掌心沁出的除了真元之外,还有一滴滴细小的鲜红精血。
叶帧楠皱眉道:“我以为你只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取得首名,没想到你还想着取了首名之后的事情。”
“时间差不多了。”
叶帧楠也有些严肃起来,道:“黑龙木。”
叶帧楠自嘲般的笑笑,看着丁宁说道:“在长陵,谁不害怕皇后的打击报复。”
丁宁看着叶帧楠的眉眼,有些震惊的问道:“你和叶踪是什么关系?”
叶帧楠彻底的僵住,连体内药力的析出都停滞下来。
“你姓叶。”
叶帧楠看着丁宁的眼神怪异起来,“你竟然还想着很远的事情。”
刺上一剑两剑的意思,自然不包含被一剑绞碎心脉或是击碎五脏等瞬间致命的重创,更不用提一剑斩下头颅,只是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的贯穿伤势,能够很快的复原,甚至不影响下一场比试的话,这种药力已经是世间难以想象。
叶帧楠呆了足有数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他的眼睛瞪大,用不可理喻的目光看着m•hetushu.com丁宁,道:“你觉得你一定可以夺得首名?你真元修为连四境都未至,你到底知不知道接下来的剑试中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
叶帧楠看着丁宁摇了摇头,“我不能说。”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种药物的药力到底是何种性质,然而这种药物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或许便已表明了海外岛屿里一些人对云秦皇帝和皇后的态度。
黑色药气在他的手心凝聚得越来越多,就像一团黑色的火焰在燃烧,而这团黑色的火焰里,却是悬浮着许多滴鲜血。
“在岷山剑会开始之前,谁会认为我会夺得首名,哪怕是任何一关比试的首名?然而我在之前每一关都是首名。”
“最关键而言,这里是岷山剑宗。”
丁宁的眉头猛然一跳,“来自海外?”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颤抖。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沉默下来。
叶帧楠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被刺上一剑两剑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药力能够维持数年之久。”
叶帧楠怒极反笑起来:“一个饿极的人可以吃自己的血肉而活么?”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丁宁面上的神情依旧平静如水。
“你是……”丁宁看着他,呼吸微顿。
丁宁没有说话,默认可以听听黑龙木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惊人力量。
丁宁点了点头,认真道:“我当然不是和你想象的一样,夺了首名之后就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