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一章 连横

易心和徐怜花的心中都同时一震。
张仪第一个打破了沉寂,他转身看着坐在了地上的丁宁,忍不住想要道歉。
张仪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忍不住轻声问道。
张仪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仇。”
“先前未看到你们,我还真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过关者。丁宁你真的很厉害……岷山剑会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在剑会之中直接得到岷山剑宗的赏赐。”
顾惜春沉默了片刻,终于不发一言,独自行向一座屋棚。
易心和徐怜花一时都没有说话。
并非主要是一眼看得见出来的是谁,而是生怕出来的人再认为自己之前无人,说出什么话令自己尴尬的话来。
“这不是帮我师弟和帮白羊洞。”
只是可惜,薛忘虚已然无法看见。
谢柔望向声音响起的屋棚后方,激动难言。
只是如此短的时间,这怎么可能?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山谷里骤然重归寂静。
徐怜花愣了愣,马上反应了过来。
“你们和顾惜春有什么仇?”徐怜花忍不住插嘴问道。
张仪却是并没有觉得失望,他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去,看着遮挡住他们视线的屋棚,说道:“要不我们将这屋棚上壁板拆掉数块,这样我们既可以看到谁过关出来,那hetushu.com些过关的也不会以为没有一个人出来,以免再闹出什么误会,让人心生尴尬。”
……
张仪很是羞愧,觉得自己动静太大,以至于惊扰到了丁宁的休憩。
张仪充满期望的抬眼望去,他希望看到沈奕或者是谢长胜、南宫采菽等人的身影,然而他的心却马上落了下去。
“不管有没有意义,我还是很佩服你们。”易心沉默了片刻,认真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坐了下来。
见无人反对,张仪开始动手,卸掉了正对着他们的屋棚上的数块木板。
谢柔本身便是站在丁宁这一边的人,她自然不需要表示什么态度。
走出崖间阴影的叶浩然的目光很轻易的和张仪等人的目光相逢。
张仪的神容变得有些古怪,低声说道:“只是他之前每次说丁宁师弟如何不成的时候,都会马上被事实证明自己说错了。”
然而顾惜春却觉得这条长虫好像爬在了他的脸上。
就在此时,易心的声音响起,他和谢柔也已经绕过了屋棚,来到了沐浴在阳光下的这片空地。
他蹙着眉头,沉默的看着易心和徐怜花。
“之前很多次?”
卸掉数块木板,便像梧桐落的一些铺子开铺一样,打开了一扇门。
易心和徐怜花也和_图_书看到了叶浩然投来的眼神。
易心觉得极为尴尬,以为自己是这关首名,未料想屋棚后已经聚了不少人。
张仪这便是为别人考虑,不想让别人尴尬。
谁都看得出张仪很真。
“师弟……”
崖间人影晃动,又有选生过关走出。
这样的一个人所说的道理,他的伤心、难过、自责,不知为何就是分外触动人心。
张仪微垂下头,不敢看徐怜花的眼睛,但还是说道:“其实你们都应该听到过一些白羊洞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很多事情对于我们白羊洞和我师弟而言并不公平……我只是想,如果没有人争一争,那今后她想要哪个修行地如何便是如何。如果有人出来争一争的时候都没有人站在他那一边,我想有些人今后便更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丁宁注视易心颔首为礼,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洞主知道,会很高兴。”
“其实……”
徐怜花顿时皱眉,不信的看着张仪:“没有仇会这样?”
听到这样的话语,易心忍不住苦笑。
张仪的身体陡然一震,他反应过来,看着徐怜花和易心张开口,嘴唇都颤抖起来。
易心神色如常,看了一眼上方和煦的阳光,然后直接缓缓躺倒在张仪卸下来的木板上。
张仪怔了http://www•hetushu.com怔,有些羞愧,但片刻之后,他还是觉得要为徐怜花等人做些什么,于是他忍不住说道:“你们要不要喝水?我看屋子里面锅灶都是现成的,我去生火烧点热水给你们喝?”
“不要说什么废话。”
张仪有些犹豫,但还是轻声说了出来:“其实我们都应该站在丁宁师弟一边,如果有可能,我的意思是,如果不妨碍自己进入岷山剑会修行的机会……有可能的话,我们都应该尽力帮丁宁师弟夺得首名。”
但最为关键的是,即便张仪的身上或许有着很多的缺点,但他就像是一池清水,谁都可以看得真切。
叶浩然的眉头跳了跳,他不再看这边所有人,朝着一侧的一个屋棚走去。
“你有时候很厉害,但是有时候却很让人无奈。”
来人身穿纯白色袍服,浑身洁净,依旧有如一尘不染,正是出身于骊陵君府的叶浩然。
场间再度陷入沉寂。
徐怜花摆了摆手,也在张仪拆下的木板上躺下:“难道我觉得躺在你拆的木板上比睡在地上舒服,也要专门谢谢你么。”
它的样子似乎又很害怕,但又不敢不回到丁宁身侧去,又想在丁宁身旁寻找保护,所以爬行的样子显得非常滑稽。
一名选生连夺首名,做到之前所有和*图*书选生没有做到的事情,修行地的师长自然会非常高兴。
在第一时间看到丁宁和张仪已在此间,叶浩然的双瞳微微一缩,再看清一旁除了谢柔之外,还有易心和徐怜花坐着,叶浩然的眉头顿时深深的蹙起。
张仪低垂着头,难过的说道:“白羊洞已经不存在,洞主也不在了……这是帮长陵所有的修行地。若换了我是别处修行地的学生,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帮。”
然后徐怜花看了一眼易心。
丁宁的神情却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他也只是看了徐怜花一眼,异常简单的说道:“这里是岷山剑宗。”
“你这次倒是一点都不婆婆妈妈,居然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徐怜花转头看着张仪,微嘲道:“你以为这是请客吃顿饭的事情,这么简单?”
他们每个人的情绪都不同,都没有在此时奚落顾惜春,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去看顾惜春,然而就在丁宁的声音响起的瞬间,那条窜出屋棚的玄霜虫也马上停顿下来,然后缓缓绕过一个圈子,朝着屋棚后爬去。
张仪真是那种让人一眼就容易看穿心地的人,即便他和张仪接触的时间短的不能再短,然而现在他却听得出张仪的意思。
所以此时没有人表态。
“只出来了你和谢柔么?”丁宁看了hetushu.com他一眼,直接打断了他的道歉。
这里是岷山剑宗,而岷山剑宗又是最为“小气”的修行地,若非岷山剑宗允许,没有人能够带走岷山剑宗的一草一木。
“不过这不是没有什么仇……在自认风光的时候被当众打脸,这可是真正的大仇。”
张仪怔了怔,顿时又有些担忧起来,点了点头。
丁宁看着他,回答道:“帮不帮,做不做朋友,难道一定要开口说出来?”
张仪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徐怜花想了想方才顾惜春自认第二个过关时和易心所说的话语,以及后来对谢柔所说的话,又看看眼下的画面,他便忍不住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道:“这可真是很惨。”
“师弟,这是徐怜花,我们是朋友。”张仪知道丁宁并不像自己那么好脾气,他生怕丁宁对徐怜花无礼,马上急切的插了一句。
“怎么?”
徐怜花的目光又落在了丁宁和爬向丁宁身侧的玄霜虫身上,接着问道:“你怎么能够从里面带出这样的一条虫出来的。”
徐怜花极度惊愕,他无法理解丁宁怎么可能从里面带出这样一条长虫,而且这样的长虫在侧,丁宁竟能安眠,难道这条长虫竟已真的被丁宁驯服?
看着张仪的侧脸,易心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他很难理解顾惜春为什么会和他们结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