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三章 很多剑的问题

潘若叶看了他一眼。
黄真卫有些感慨道:“因为他们都很年轻……太过年轻,便容易冲动,用成人的想法去预估他们的行为,本身便是错误的。而且因为他们太过年轻,即便做错了一些什么,大人也往往不会给予太过严厉的责罚。”
独孤白看着丁宁,道:“是剑的问题?”
听着独孤白这样的话语,徐怜花等人的面容渐肃,而后开始越来越震惊。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被他的目光带动,看向那处。
黄真卫很直接的摇了摇头,但又马上温和的说道:“但我能想得明白其中的原因。”
在他心目中,任何能够帮到自己“小师弟”的行为,都值得他去感谢。
看到这条玄霜虫的动作,丁宁的眉头略微的挑起,这条玄霜虫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开始觉得青曜吟送给他的这份礼物恐怕有更值得期待的地方。
就连正在烧水的张仪都有些失神,忘记了看火。
“你的虫很有意思。”
因为一直垂头看着剑经的丁宁已经抬起头来。
然而出口时看到清澈的,连一根茶叶都没有的白水,他却是觉得自己用词不准,又有些羞涩道:“请喝水。”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徐怜花、夏婉、易心,甚至独孤白会安静的坐在丁宁的身旁。
这张兽皮的色泽极为诡异,是罕见的惨绿色m.hetushu.com,看上去十分坚韧,然而却到处都是虫蛀般的孔洞,上面的很多字迹和线条也磨损得快要消失,一看就是极为老旧之物。
“我知道了症结。”
独孤白知道这名少女自然就是青藤剑院的南宫采菽,他理解张仪等人的欣喜,心中却是不由得涌出一些失望。
丁宁伸手递还惨绿色泽的兽皮,点了点头,道:“让我看看你的剑。”
丁宁抬头,却是看向远处,看向崖间的阴影。
尉獠子称王二十余年,一直和大秦王朝的军队征战不休,直至元武皇帝登基前一年才被大秦军队击败而杀死,而杀死尉缭子的正是当时大秦天凉军的大将独孤凉生。
“没有。”
剑柄是淡淡的黄色,剑身是淡绿色,薄得半透明,上面篆刻的许多符文,就似乎要洞穿半透明的剑身。
丁宁摇了摇头,道:“是很多剑的问题。”
徐怜花等人的眼睛里再次涌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潘若叶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那些人青涩的身影,转头看着黄真卫,冷漠的问道。
独孤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难以理解的不只包括这些选生。
丁宁身周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这把剑就是尉獠子当年的佩剑,尉獠子当年就是用这一柄剑对敌。”独孤白再度深吸了一口www.hetushu.com气,然后看着丁宁说道:“我在剑谷里并没有选别的剑。”
独孤白竟然是真正的想要向丁宁请教剑式。
就在此时,他的笑容却是微僵。
尉獠子的长陵乃至整个修行者世界的典籍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番狼王”。
徐怜花等人已经非常震惊,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他们的心中却顿时掀起更高的惊涛骇浪。
在许多典籍的相关记载里,大秦王朝二十余年不能安侧,虽然大部分原因是有韩、赵、魏三朝牵制,大秦王朝当时的绝大部分力量必须放在和韩、赵、魏这三朝的征战中,然而其中最不容忽视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尉缭子绝对是当时天下最强的修行者之一。
独孤白的目光没有过多的在这张已经仔细看过无数次的兽皮上流连。
独孤白的目光很柔和,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然而不知为何,玄霜虫却是感到了极大的恐惧,它的身体不自觉的往丁宁的身侧蜷缩过去。
张仪掀开锅盖,用沸水细细的烫过了灶台上的一些瓷碗,然后开始给众人端水。
锅子里响起咕噜咕噜的响声。
独孤白的手中出现了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剑。
丁宁的眼瞳微缩,心中对这独孤家的少年也生出无限敬意,这显然就是尉獠子明王剑经的原本,事关独孤白一些和-图-书剑招的秘密,然而这名少年却就此直接的拿了出来。
小孩子更有放肆的资本。
小孩子即便做错事,也总会比大人做错事更容易受到原谅。
“请用茶。”
“尉缭子?”
昔日关中以北至关外的大部分区域,都归番族控制,而番族各部的首领,便是尉獠子。
然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丁宁身旁的玄霜虫身上。
独孤白自己都感觉到自己面部的表情十分僵硬,他不自觉的出声:“你知道了症结?”
只是即便如此,这酒铺少年能赢么?
独孤白笑笑,接过张仪递来的碗正准备说话。
“你有没有想到会这样?”
“让我看看孔雀绿。”
独孤白看着震惊难言的徐怜花等人和依旧平静的丁宁,声音越发缓慢,“我直觉其中这孔雀绿一式很强,只是始终参悟不出。”
看着丁宁缓缓挑起的眉头,独孤白却是收敛了笑意,认真的看着丁宁说了下去:“我觉得这招剑式对我很有用……威力很大,只是我和我的老师都不能参悟明白。”
从崖间阴影中走出的选生越来越多,所有这些后继走出的选生并不知道丁宁手中的兽皮是什么,并不知道丁宁此刻在干什么,然而当第一眼看清坐在丁宁身边的人,所有这些选生也顿时陷入巨大的震惊里。
丁宁没有多余的废话,当独孤白www.hetushu.com停止讲述时,他便安静的说道。
只是他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犹豫。
一抹好看的淡绿出现在所有人的眼瞳里。
张仪转身,然后他看清了从崖间走出的那人,眼中顷刻充满惊喜,忍不住就叫出了声:“南宫采菽!”
整柄剑就像一片蜻蜓的翅膀。
独孤白看着丁宁,接着说道:“孔雀绿这招剑式出自明王残经,尉獠子修的便是这部残经。”
丁宁当然不可能看到过当年战场上的战斗,他此刻说出这样肯定的话来,只有一点可能,那就是他的确已经看出了这一招剑式的关键所在。
一阵粗重的呼吸声响起。
一股强烈的直觉,又充斥他的心间。
南宫采菽还没有穿过屋棚来到他们的身前,徐怜花等人还没有来得及思索独孤白话语里的意思,丁宁却是已经看着独孤白平静的说道:“所以当年你父亲和天凉军的将领们,也应该没有见过尉獠子用过孔雀绿这一招剑式。”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沉默的等待。
直觉有时候是很虚无缥缈的东西,然而对于有些人,则可用独特的天赋来形容。
当丁宁垂头开始认真观看这张兽皮之后数息,他的眼瞳也开始微微的收缩。
“尉獠子虽然为家父所杀,然而却并非个人修为不如家父,为了杀死他,天凉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水已沸。
独孤和*图*书白也没有任何犹豫,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兽皮。
独孤家每一代都是惊才绝艳的天才,能够成为独孤白的老师的人,修为和身份就自然更加惊人,独孤白和他的老师都参悟不透的东西,现在独孤白竟然准备向丁宁请教。
他左手接过兽皮放入怀中,然后右手拔剑。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廓。
……
“我有一招剑式叫做孔雀绿。”
空气都似乎有些凝滞。
他伸出了手,从独孤白的手中接过了这张兽皮,在眼前展开。
他熟悉这张兽皮上任何一个字,任何一条线条,甚至任何一个孔洞和褶皱。
独孤凉生便是以平番王这件大功而封侯。
“尉獠子死后,这部剑经被我父亲得到,这部剑经也应该是我独孤家最强的剑经。”
将一碗热水递到独孤白面前时,张仪充满真正谢意的微躬身施礼。
此时走出的少女半边身体被鲜血染红,秀发也十分凌乱,看上去行走都十分艰难,然而在听到张仪这一声惊喜叫声时,她却是也惊喜的呼了一声,身体里似乎陡然充满了力气,一个箭步,竟然掠起。
独孤白身体大震,他极其郑重的看着丁宁点了点头,道:“是的。”
……
潘若叶看着远处丁宁的身影,有些不明自己的情绪。
独孤白这几句话虽然极为简单,然而却包含着令人震惊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