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五章 最后的出关者

陈离愁看着张仪的眼睛。
在陈离愁转身离开时,夏婉已经转头过来看着他的背影,此时陈离愁走远,她轻声说道。
即便这样的伤势未必是彻底的致命伤,但画面对于很多像他们这样的年轻选生而言,却实在难以承受。
只是有些事只有关人的感情,和对错没有关系。
在他看来,友情也是可以选择的。
“烈萤泓怎么还没有出来?”
所有人的呼吸停顿。
对于他而言,有时候低头只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失望和难过。
场间重新安静下来,沉寂得让人有些不安。
他认为陈离愁的话是对的。
剑光只是一闪,徐鹤山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
“这或许就是站在他那一边的下场。”
听到他的话语,徐怜花依旧沉默不语。
一片不可置信的轻呼声响起。
“我不明白你的信心何在,只是我觉得人的一生总是要做一些放肆的事情,做几件让自己觉得骄傲的事情。”
从一开始的选生接二连三的出来,到出来的选生之间间隔越来越长,到许久都没有人出现。
山谷中绝大多数选生也开始发现这个事实。
她对陈离愁的实力十分了解,她自知陈离愁要比她强出不少,若是在平时,徐怜花和陈离愁之间或许胜负难断,然而现在徐怜花伤势极为沉重,又如何能战?
此时他的气力已经彻底耗尽一般,手再也捂不住,松开。
“幸亏有你在我的身边,否则我真是要哭死。”
徐怜花自嘲的笑笑,对m•hetushu.com着身旁的夏婉说道。
……
他和徐怜花结识很久,所以此时他完全听出了徐怜花这句话的意思。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些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正从崖间的各处山道,朝着他们所在的山谷行来。
然后他低下了头。
此时他身上的锦服背上全是血口,有几道伤处甚至翻出了白骨,他的身后一名选生正在帮他包扎。
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就像战鼓一样敲击着,回荡在所有人的心间。
虽然身边有徐怜花、独孤白和易心的存在,但是对面有叶浩然、顾惜春……再加上现在的陈离愁,才俊册排名前五的选生里面,已经有三名必定是他们的对手。
她和所有人一起看到了那条身影,然而因为她是场间最熟悉那人的人,所以她第一个失声叫了起来:“徐鹤山!”
张仪的心突然沉了下来。
徐怜花和夏婉忍不住互望了一眼,也就在此时,崖间骤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丁宁很喜欢安静,但是他不喜欢让周围的人不安,于是他平静的出声道:“有这么多人,最终胜出的几率已经很大。”
徐鹤山又是丁宁这边的人。
他的眉头跳了跳,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张仪端着一碗热水,很诚恳的看着他。
一片异样的噪杂声响起。
已是收官时刻,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随着这沉重的脚步声而变得粗重起来。
原本一个人饿得久了,哪怕是喝这种纯净的水都会有甘甜之http://m.hetushu•com感,然而此时,她的口舌之间却不由得泛开一阵苦意。
“不会。”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全,然而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早在进入荆棘海之前,耿刃就说过这关极为艰难,甚至有肠穿肚烂的危险,然而所有人却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
南宫采菽没有看错。
陈离愁的口中微苦,他无法再出言劝说徐怜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他转头看向夏婉的眼睛。
然而夏婉转过头去,避开了他的目光。
岷山剑宗的修行者陆续出现,在他想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前面荆棘海那关已近结束。
他们的视线里,身上也满是血迹的何朝夕在看到丁宁等人的瞬间,便没有任何迟疑的走了过来。
她发出了一声惊喜的轻呼。
如果今天不是丁宁,而是换了陈离愁是白羊洞弟子,因为友情,徐怜花也会坐在他陈离愁身边。
“还有烈萤泓,还有那颗棋子……”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陈离愁微微躬身,表示对丁宁的尊敬,然后转身望向徐怜花和夏婉。
陈离愁没有去接张仪手中的碗,转过身继续离开,有些自嘲般笑笑,轻声道:“谁会为了一碗热水就有可能陪着一起死?”
徐怜花低着头,缓慢的说道。
此时走出来的不是烈萤泓,而是徐鹤山。
“真是想不明白处于这种境地还能笑得出来。”
徐怜花看着这位好友被阳光m.hetushu.com染得金黄的面目,嘴角渐渐泛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一名身穿淡蓝色锦服的少年远远的看着这些人的笑容,忍不住皱着眉头对身侧的人说道。
陈离愁得到了答案。
……
“要喝热水么?”
一直在认真削着木剑,方才都没有看陈离愁一眼的独孤白很确定的回答她的问题:“如果是她埋下的最后棋子,陈离愁也不会特意来说这些话。”
夏婉的心骤然温暖。
此时他没有因为烈萤泓还没有出现而感到欣喜,他只是想着沈奕等人还没有出现。
易心突然笑了起来,真诚的说道:“虽然这次哪怕失败,都已经足够放肆,都会让我觉得骄傲,但我还是希望你最终能够成功。”
他的手指缝中也一直有鲜血在流淌出来。
陈离愁脚步声远。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拘谨但显得很有礼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
他身旁不远处的很多选生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然后他也笑了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天色逐渐阴沉下来。
他望向南宫采菽和丁宁所在的地方,张了张口,想要开口说话,然而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一口鲜血却是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
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的,充满寒意的自语道。
他沉默着转身,准备穿过屋棚走向另外一边。
正在处理自己左臂上伤口的南宫采菽寒声说道。
张仪的眼神很真诚。
周忘年忍不住叫了起来。
她的眼睛里开始闪耀出奇妙的辉光。
一道剑光从空落下,在徐鹤山仰面倒下的瞬和图书间,便已到了他的身侧。
夏婉没有出声,但是她的心情却莫名的平静下来。
她想到了这或许便是素心剑斋的剑经中所描述的真正率性。
就连埋头已经在削第五柄木剑的独孤白都抬起了头,看着他。
此时屋棚的另外一侧已经停留了十六七名选生,无论是从数量上来看,还是从才俊册上的排名来看,他们这边都是绝对的劣势。
随着他的双手松开,一股鲜血甚至混着肠物从腹部的伤口中流出。
“人的一生总会做些不智的事情……因为很多东西比理智和智慧更重要,比如友情。”
她开始明白这是因为有意义……只要觉得一件事情有意义,以往的修行也似乎变得有意义。
然而也就在此时,所有的声音突然消失。
初夏的微风很暖,然而陈离愁却感觉到有些冷。
所有人还不知道烈萤泓已经因为沈奕和谢长胜而不可能出来,在所有人看来,烈萤泓虽然还没有出现,但出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南宫采菽的整个身体僵住,面色变得雪白。
周忘年的身体不由得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他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是很不智的行为。”
在鲜血从他口中涌出的时候,所有人才看到他的双手一直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腹部。
“我不能理解。”
“何朝夕出来了!”
“其实没那么复杂。”
这名少年便是曾在剑会伊始就和谢长胜有过口舌之争的周忘年。
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可能刚刚失去了一个朋友,然而在这里却和_图_书会收获很多真正的朋友。
山谷中的微风吹在陈离愁的身上。
不知为何,相比背上的伤势,这些人的笑容却更让他感到心寒。
“会不会是他?”
在此刻,哪怕丁宁这边只是再多一个人,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空气都会变得沉重很多。
所有人都知道才俊册排名第一的烈萤泓真的很强,而徐鹤山对于他们而言,只是可以忽略的存在。
夏婉喝了一口热水。
“交朋友也是要看时机的。”易心补充了一句。
南宫采菽的眼睛陡然瞪大到极点。
然而现在,他不愿意坐在徐怜花身边,那友情便自然不在。
在身影顿住的时候,徐鹤山抬头。
“我不想你们和他一起。”
“幸亏我本来也没有多少朋友,倒是不会有这样的感慨。”独孤白也笑了起来。
他也有些难过,但他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误。
“怎么会这样?”
一条看上去疲惫,但显得极为健硕的熟悉身影从崖间的山道中走出。
因为徐鹤山似乎听到了南宫采菽的叫声,突然顿住。
南宫采菽的眼睛也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
然而那一瞬间的画面,却是牢牢的刻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明明可以选择光明的前程,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和一些人一起走向一条越见狭窄的死路?
简陋的屋棚将两方的人自然隔开,处在丁宁一侧的人和他们这边相比依旧显得很少,然而此刻,丁宁等人只是安静的坐着,不光是周忘年,他们这方几乎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丁宁等人似乎给他们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