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八章 黯淡无光的黑剑

……
这样的对阵只是由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随手抽取,其中自然有许多值得推敲和质疑的地方,尤其现在通过前面那关的选生一共是四十五名,这样两两对阵,就必定有一人会少战一场,大占优势。
在绝大多数选生的眼中,她和谢长胜一样,都应该是依靠着谢家的财力,用某种不光彩的手段才获得了参加岷山剑会的资格。
徐怜花等人的目光都很凝重。
他张开了嘴,忍不住就想要出声。
然而没有谁注意到,皇普连身后不远处一名身穿和皇普连一样袍服的修行地师长却是脸色骤变,他当然不可能预料到皇普连会对上谢柔,但是他却想起了荆棘海中的一些画面。
“这次的最后剑试应该是历年所有剑试里最精彩和激烈的一次。”看着在屋棚两边沉默凝立的所有选生,澹台观剑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轻声说道。
“……”
在顺着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的手势所指望向那些即将陷入黑暗中的场地之后,几乎所有选生的目光全部落在了谢柔的身上。
谢柔也横剑。
夕阳即将消失于远处的地平线,此时天空的火烧云也赤红得就像是要真的燃烧起来。
其余的选生也都只能保持沉默。
听到自己名字的选生陡然一震,望向清冷出声的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剑宗修行者。
m.hetushu.com柔看着丁宁的侧脸,她看到丁宁的眼睛在亮起来,而他身侧的天空在暗下去,她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像一片淡淡的翅膀在丁宁的影子后方。
谢柔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出场。
一柄堕于岷山剑宗剑谷,又被皇普连在这次剑会中挑选出来的好剑。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第一名被提及名字的选生便失神的叫出了声来。
这名名为程冬来的选生出身于秘石道院,在才俊册上的最新排位是四十一,他的对手钟愧出身于景年剑院,在才俊册上位列二十一,两者在修为上本身就有着不小的差距,尤其此时的程冬来左侧大腿有一个严重的贯穿伤口,不仅行动不便,而且剧烈的动作便有可能引起大出血,反观钟愧身上都只是一些轻伤。
“皇普连,对谢柔。”
原因很简单。
很多人的心中也是觉得如此。
看着她手中这柄和大秦普通制式长剑外表没有任何区别的黑剑,绝大多数选生都更加觉得她不可能有获胜的机会。
所以他甚至没有回头看自己的师长一眼,也并未察觉有一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特意阻挡在自己师长的身前。
虽然所有人最想看到的是丁宁的战斗,然而在这第一批开始剑试的十六人中,谢柔是唯一一名站在丁宁身边,位于和-图-书简陋屋棚另外一侧的修行者。
“请。”
“为了一条狗被放逐,在小孩子眼里代表着正义,在成年人眼睛里看来是傻。”
“对钟愧。”
然而不知为何,皇普连的眼皮不自觉的微跳,感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危险气息。
听着他的宣布,所有的选生神情各异,反应不同,有些神情冷静,有些无声冷笑,有些堆起勉强的笑容,有些却是面如死灰,有细心的选生却是已经发觉这山谷间用剑痕划出的场地共有八方。
昔日韩地著名修行地七曜宫的宗主剑。
这柄剑便是七曜剑。
剑试已经开始,按照净琉璃所说的规矩,他现在便不能再说任何提醒的话语。
谢柔也未曾料到自己正巧是这边第一名出战的修行者,此时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她不由得开始紧张,握着剑的右手开始微微的颤抖。
丁宁神情平静,看着她点了点头。
“聂岩,对莫御。”
皇普连也已经动步前行,朝着一方剑痕划出的场地前行,他的身材高大,面目肃冷,目光也是沉稳的平视前方,给人一种军中将领的味道。
容姓宫女走出休憩的营帐,走过垂首恭立的黄袍中年人的身侧,她凝视着远处的那缕火烧云,冷淡的说道:“我只是教导他们人必须认命。”
“孙长治,对曾开天。”
那名名为程http://m.hetushu.com冬来的选生脸白得就像雪一样,然而听着这些话语,他却说不出,也不敢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从侧面来,此时只是背对着他,然而这名想出声提醒皇普连的修行者却是骤然意识到了什么,面容苍白的闭上了嘴。
“有什么不公平?”
宣布对阵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也没有兴趣看程冬来等人的表情,只是接着不紧不慢的说了下去。
他所修行的铁屏剑院本身便喜欢将学生派去战场修行,按照一些确切的消息,皇普连和一些铁屏剑院的学生,甚至参与了鹿山会盟前夕,大秦军队收复阳山郡的一些战斗。
她握剑的手不再颤抖。
人若认命便无太多不甘,然而人生最难的便是认命。
“若是觉得不公,可以自行弃权。”顿了顿之后,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又毫无情绪的补充了一句。
然而这是岷山剑宗的剑会,这便是岷山剑宗的规矩,和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所说的一样,若是觉得不公平,除了退出便不可能存在其他办法。
天色已经渐暗,岷山剑宗的任何人也似乎没有生火照明的意思,然而当皇普连拔剑横胸,方圆数十丈的场地便都亮了起来。
“请。”
直到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的声音接着响起,这名选生和周围所有人才彻底反应过来,最后的剑和-图-书试已经在没有任何开场白的情况下开始。
一声显得突兀的清冷喝声在山谷中响起。
皇普连手中的长剑通体金色,金光如实质般耀眼,而剑身上的符文在他的真元微涌之下,便自然形成七个耀眼夺目的光斑。
当谢柔走到他的对面停顿下来,他才拔剑横胸,颔首为礼。
澹台观剑无声的出现在净琉璃的身后。
黄袍中年人静静的听着容姓宫女的话语,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不满和反对的神色。
她手中的黑剑在对方夺目剑光的照耀下更是黯淡无光。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谢柔却陡然多了许多的信心。
因为他觉得容姓宫女说的是事实,他也有过不认命的阶段,然而他现在已经很认命。
然而听到程冬来的失神大呼,宣布对阵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缓声道:“对阵只是随意抽取,修为有差距,只是平日修行的问题,身上的伤势也只是前一关残留,难道你觉得剑会只是有最后剑试一关,先前的考核全部不作数?”
“这不公平!”
在进入山谷的很多官员之中,礼司副司首司空连看着站起的丁宁等人,眼睛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此时其余对阵的双方也大多就位,只是因为这战具有特殊的意味,所以场外大多数人的目光还是聚集在他和谢柔身上。
“每个人的生www.hetushu.com命里都有不认命和不服气的阶段。”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丁宁那一个世界的人,然而此时,她却觉得,即便只能是丁宁身后一片小小的隐形翅膀,她也要尽她所有的力量。
净琉璃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见,然而她没有丝毫的骄傲,因为最主要的原因是那名出身陋巷和低等修行地的少年不肯认命。
“山都有天生的高低,更何况是人。那些天生就矮的山偏要和高山争高,除了白费力气,还会让自己和别人都不愉快。”
和这些选生料想的一样,在宣读到第八组对阵双方之后,这名面上似乎总是没有多少表情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便停顿下来,然后随意的朝着那八面场地指了指,示意被他宣读到名字的对阵双方现在便可以入场。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一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程冬来。”
他也极有长陵修行者守礼的风范,没有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片场地,而是走向了距离谢柔最近的一片场地。
相对于谢柔,从一开始他就很有信心。
她手中的黑色长剑便也随之不断的震颤起来。
皇普连在才俊册上的排名是十七,而谢柔原本就不在长陵修行,她在才俊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排名。
所有的选生,即便是一些身受重伤的选生都纷纷艰难的站起,因为最后的剑试马上就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