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九章 毒龙澶

他剩余的力气化为一声难以置信的大叫。
一股黑气沿着他手中的剑,顷刻流淌到他的剑柄,然后流淌在他的手上。
“毒龙澶!”
皇普连也未曾想到。
疯狂激射的剑气卷动着天地元气形成了风雨,接着风雨里出现了一道道紫色的雷光。
“这是什么剑式?”
不管紫雾中蕴含的是何等的毒素,他依旧有信心在毒发之前将谢柔击败。
密集的刺击声响起。
她的身体接着这一剑的回旋斩杀之势直接像一只燕雀往后飞掠了起来。
他看不见了。
“赢了……”
然而他不认为自己会输。
许多修行地的师长和选生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体骤然僵硬。
一声惊叫声不知从何处发出,只是听声音就让人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这人心中正充满恐惧。
“蓬”的一声闷响在他侧前方响起。
澹台观剑有些感慨的转过头去,望向陷落在黄昏里的丁宁。
这显然是一招比“横山断”更为惊人的防御剑式,但是他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应该是铁屏剑院的秘剑之一。
他的整个人无力的跌向前方,跪倒在地。
这便是铁屏剑院的“擂山式”,这并非是铁屏剑院中最为精妙狠辣的剑式,但绝对是最为刚猛霸烈的剑式之一。
他们根本未曾想到谢柔这样的一名少女竟然能像许多关中大豪一样施展出如此剑意。
一声厉喝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hetushu.com
在这样的元气冲撞之中,这样的剧毒元气应该同时弥漫她的身周。
风雨声大作,接着便是雷鸣。
与此同时,他手中散发着夺目光芒的金色长剑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绝厉气息,毫无停顿的往前斩出。
这柄黯淡无光的黑剑微微的震颤起来,这次并非是因为谢柔的紧张,而是因为她体内的真元已经开始急剧的朝着黑剑内喷涌。
“怎么可能!”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谢柔没有管自己下落的身体,她的身体自由的坠落着,而她手中的剑,却是疯乱般一瞬间朝着前方斩出了数十剑。
皇普连的眼瞳也急剧的收缩起来。
无数缕细小如针的紫色气雾以惊人的速度从黑色的剑尖上喷涌而出,只是一瞬间,他的面前就形成了一片紫雾,谢柔的身影已直接消失在紫雾之后。
轰的一声闷响。
有一名选生震惊的叫出了声。
而这酒铺少年,却偏生记得。
他觉得皇普连实在很强,换了自己处于谢柔这种境地,或许也未必能接得住这一剑。
他的手竭力的抬起,想要在这一瞬间将剑掷出,将剑化为流星。
当谢柔的真元直接涌入黑剑内里之时,他就已经确定对方手中的这柄黑剑根本不是什么制式百炼钢剑,而且必定是一柄惊人的名剑。
这是关中的关山风雷剑式。
一道赤红色的剑焰和他的剑身脱离,往上斜掠hetushu.com飞洒而出,落向刚刚往后飘飞的谢柔的身体。
“毒!”
场间许多人的呼吸已经彻底停顿,许多人眯着眼睛看着倒飞的谢柔的身体,想着皇普连该以何种方式结束战斗。
因为皇普连的变招也是极快。
这一道剑焰看上去就像是一道火烧云,剑式名字也正是“火烧云”,剑意横亘数丈天空,即便谢柔生出了翅膀,此刻也来不及躲闪。
谢柔的脸色微白,她手中黯淡无光的黑剑挥洒出去,却并未迎向前方,反而是掠向后方。
风雨已和火烧云正式相逢。
“终于还是有人识得这柄剑的。”
看似平淡的玄铁剑身里,其实嵌着是一颗从真正的毒龙体内取出的丹晶。随着真元的强弱,丹晶将会沁出不同的毒素,而这柄剑的剑柄,却是用黄龙角制成,可轻易的解去这些毒素的威胁。
许多选生的眼睛里闪现出意外的光芒。
他的身体里迅速泛起一阵如许多天没有吃饭般的虚弱之感,随即他的眼前彻底的模糊。
然而与此同时,一缕甜香却是直冲他的脑际,令他的头脑骤然一沉。
只是一刹那,风雨雷全部溃散,原本自由坠落着的谢柔的身体高高的往上荡起,接着如断线的风筝一样以古怪的姿势倒飞出去。
他的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厉啸。
然而顿在当地的皇普连却是面色急剧苍白。
看着这样的画面,张仪紧hetushu.com张到了极点,连呼吸都彻底停顿。
剑光在他的身前旋转,扩张。
这些黑色细光来自于谢柔手中黑剑的内里,随着她真元的剧烈喷涌,随着这一剑的剑势自然的激飞出来!
他前方的空气轰然一震,紧接着一声轰鸣,仿佛他的剑身前方突然多了数名力士在扛着一根巨柱朝着谢柔擂去。
这柄剑是一个传奇。
此时唯有他才来得及察觉这些牛毛细针般的黑色细光,也唯有他才感知清楚,这些细光依旧来自谢柔的剑尖。
张仪看着持剑而立的谢柔,一时还有些无法相信。
她的浑身都还在震颤,但是她的身影却令很多人感到心悸。
他知道那是谢柔的坠地声。
在上代秦赵两朝的征战中,这柄剑曾一次杀死了上万名秦军。
皇普连瞬间反应过来,极为急促的再发一声厉喝,将胸腔内所有吸入的空气借着这一声厉喝和真元的挤压全数喷出。
出声的人里面,有些甚至是观战的师长。
这一剑很强。
迎面而来的黑色细光皆被皇普连这一剑挡住。
屋棚内的净琉璃冷笑了一声,清冷道。
然而就在此时,皇普连强横前行的身躯却是硬生生的顿住。
紫雾无力,顷刻间被他横剑震散,谢柔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竟然是……!”
在不明谢柔手中这柄剑到底有何惊人效用的情形下,他自然采取稳妥的守势。
然而在绝大多和图书数人的眼中,谢柔依旧不可能获得胜利。
但在他颤抖着出声的同时,他开始明白谢柔为什么能够比在场的绝大多数选生更轻易的通过前面的一关。
他手中的七曜剑依旧横在胸前,往前平伸推出。
只是因为已是几十年前旧事,所以这柄剑也早已随着主人的逝去而消失在天下修行者的视野,竟少有人识。
他手中的七曜剑急剧黯淡,坠落在地。
这是铁屏剑院著名的防守剑式“横山断”。
许多旁观的选生眼中震惊的情绪更浓。
炽烈的金色剑光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面张开的光伞。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黑色细光散发着更为浓烈的香甜而腥臭的气息,只在这一瞬间就让他的双瞳都变得模糊起来。
“毒龙澶!是毒龙澶!”
与此同时,他看到黑剑的剑尖上开始升起紫色的气雾。
嗤嗤嗤嗤……
众人耳中的轰鸣声还未消失,空气里已经响起了布匹撕裂般的声音。
尤其是气势很强。
他没有看到黑剑的表面有任何真元游走的画面,谢柔的真元,顺着剑柄直接涌入了黑剑内里!
谢柔唯有硬接。
它曾是大赵王朝上代最强的修行者连笸的佩剑。
他脚下的土地已经被细微的雨珠润湿,然而随着他的猛然停顿,他的脚下骤然炸开两圈尘浪。
想着先前耿刃的警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不让自己的真元彻底狂暴起来的同时,再度输出一股真元http://m.hetushu•com涌入手中的七曜剑之中。
然而他的气力却好像被一下子抽空,在抬起手之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剑投掷不到谢柔的面前。
让他们极度不解的是,既然这柄剑中蕴含的剧毒如此恐怖,那谢柔应该同样会中这剧毒才对。
“这到底是什么剑?”
除了谢柔手中的这柄剑之外,他们开始发现谢柔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弱。此时这一招“燕翔斩”原本是用于快速进击,此时被她运用于往后逃掠,显得极为精妙,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也不可能反应得更快,做得更好。
这次的厉啸声中充满了强烈的震惊之意。
所有人都已彻底看出谢柔的这柄剑里蕴含着惊人的剧毒,她的这柄黯淡无光的黑剑剑尖上密布着许多喷出剧毒的细孔。
很多声惊呼声同时响起。
难道他会知道这柄剑在连笸死后归于赵王朝城平关守将赵阔之手,最终又随着城平关被大秦军队攻破而归在岷山剑宗剑谷?
随着他脚下两圈尘浪炸开,他持剑的右手手腕柔软至极的转动起来,整条手臂也画圆般急速的挥动。
然而此时,坠落在地的谢柔已经站起。
皇普连的头颅高高扬起,他手中的剑化斩为挑削。
剑身上七团耀眼的光亮连在一起,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移动的光墙。
他前方分散的赤红色剑焰和飘散的雨珠和细碎闪电之中,有上百道的黑色细光正朝着他激射而至!
“嘶啦”一声裂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