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二十章 连胜,随意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陆夺和许多正在关注着这一战的选生和各修行地师长的眼中闪出无数震惊和不敢相信。
一名身穿紫袍的少年也同时动步,他自然便是天寿剑院这一代年轻弟子中最为出色的陆夺。
他还没有来得及变招,手中的青色宽剑还在往前挥出,陆夺这道清丽的剑光已经后发先至。
他松手撤剑,身体如落叶般往后飞出。
何朝夕的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
“调息。”
一阵刺耳的刮骨声响起。
一股滂湃的剑风就像实质一样已经压在他的胸口。
何朝夕的左臂上好像燃起了一条灯火。
“什么!”
那是他的衣物被锋锐的剑气震碎,然后在空气的急剧摩擦和挤压下,直接燃起了青烟。
以攻对攻,以快对快。
他的战意彻底崩溃。
他的身材和何朝夕相比显得很瘦弱,看上去简直就像成年人和弱冠少年的区别,然而即便有着前面谢柔的胜利,他面对青藤剑院出身的何朝夕依旧有着绝对的自信。
许多人的目光还停留在谢柔手中的剑上,心中震惊未消,然而一声清冷的声音,已经在此时响起。
夏婉张大了嘴,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发出惊呼的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她。
何朝夕在走进场地的瞬间便停顿下来,然后没有丝毫多余hetushu.com动作的横剑于胸,对着陆夺说出一个字。
“柘黑石,对方沉香。”
何朝夕的脚下腾起两蓬尘浪,身体开始恐怖的加速。
然而即便出手失了先机,陆夺却并未慌乱。
然而也就在此时,何朝夕一声低吼,手中的青色宽剑速度再快一分。
谢柔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能够战胜皇普连。
就像是被一个浪头掀起,还没有坠落,却又有一个更高的巨浪打来,听到这样的声音,不少选生都是不可遏制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请。”
看着何朝夕手中那柄简直如斩马长刀一样宽厚的青色长剑,屋棚另外一侧的所有选生都不自觉的在心中想到,这柄又是什么剑?
“陈离愁,对徐怜花。”
他们所有人在心中自思,即便谢柔不挑选这柄黑剑,在他们进入剑谷之时,这柄剑依旧留在剑谷之中,他们也绝对不会挑选这柄黯淡无光的黑剑。
强烈的恐惧之中,陆夺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大叫,手中的银色长剑便要横斩出去,将何朝夕这条手臂切断,然后斩在何朝夕腰腹之间。
很多人的呼吸还无法平顺,然而那名负责剑试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却不带任何情绪的接连出声,看着有战斗结束便安排新的对阵。
在陆夺惊恐至极的目光中,一条www.hetushu.com血瀑从陆夺的胸口至小腹狂喷而出!
“我去了。”
许多选生的脸色更加苍白。
在陆夺的胸腹间鲜血狂喷之时,他便已经出现在陆夺的身旁,接着在下一瞬间,他便带着陆夺消失在后方山崖间的阴影之中。
徐怜花呆住。
然而此时听到陈离愁这一声失声喝问,手持案卷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却是依旧毫无情绪的摇了摇头,不冷不淡道:“我不是故意的,是随意的。”
因为他本身就是天养剑院出剑最快的学生,他所修的剑经都是追求极快速度的剑经。
何朝夕的这条左臂伤得太重,接下来恐怕连动都没有办法动,但是拼着一条左臂,何朝夕却硬生生的击败了陆夺……甚至除了那很快的一剑之外,陆夺连任何表现的机会都没有。
陆夺的脸色变得一片雪白。
他有信心比何朝夕更快。
何朝夕的眉头微挑,对着丁宁和张仪等人异常简单的说了这三个字,然后便朝着那块空出来的场地行去。
然而多出了一块场地,那名安排最后剑试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似乎不想让它有丝毫空闲,又立即安排了一场对决。
他侧身,带出条条残影,清丽的剑光从侧面刺向何朝夕。
轰的一声震响。
何朝夕依旧没有变招。
然而看着她不断轻颤的身体和_图_书,丁宁只是轻声的说了两个字。
何朝夕便出剑。
在刚刚决裂,分隔屋棚两端的情形下,却又马上被安排两人之间对决,对于这两人,也实在太过残酷了一些。
“萧庭,对赵病舟。”
谢柔微微一顿,然后她点了点头,有些羞涩的垂下头开始调息。
澹台观剑的身影从净琉璃身侧消失。
他没有想到何朝夕竟然如此直接。
陈离愁有些变异的声音在一息之后响起,他看着那名面无表情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失声道:“你是故意的?”
一阵倒抽冷气声响起。
所以看着不动声色走出的何朝夕,这名清瘦少年的嘴角甚至浮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从何朝夕脚下腾起的两蓬尘浪也并未四下散开,而是如两道巨箭般迎面冲来。
他们需要平静一下心情。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何朝夕,对陆夺。”
她朝着丁宁和张仪等人行去,抬头看着丁宁,忍不住就想要说些什么。
因为这柄剑出自岷山剑宗的剑谷。
陆夺眉头微皱,也横剑于胸。
只是这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却都停留在了何朝夕手中的剑上。
他发出了一声清啸,手中的银色长剑前带出了一条清丽的剑芒。
他也没有想到何朝夕竟然会用这样决烈的方法,如此直接和hetushu.com快速的赢得这一战。
如果不是那一式“关山风雷”,那么狂风骤雨的刺击,这一柄“毒龙澶”也不可能瞬间释放出那么多丝的毒素。
张仪也震惊无言。
方才那些惊呼,不只是因为这是一场两者都是才俊册上排名极为靠前的重量级对决,更多的还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陈离愁和徐怜花在进入这个山谷之前还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而且何朝夕这一刹那爆发出的力量十分强大,在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之前,何朝夕已经进了十余丈。
至少在这一剑上,陆夺的确比他快出很多。
何朝夕依旧前进,举剑上撩。
在长陵,用毒被认为是不光彩的,在绝大多数修行地看来这便是真正的旁门左道,然而此时谢柔获胜,却没有一名选生觉得不公平。
对面黑暗里的陈离愁也完全呆住。
因为无论是修为还是战斗经验,他们都要超出在场的选生,所以他们都可以看得出来,这柄“毒龙澶”非常适合谢柔本身擅长的剑式。
他手中的剑已经彻底洞穿了何朝夕略微仰起的左臂,卡涩在何朝夕的臂骨之中,然而何朝夕竟似没有感到丝毫痛苦一般,手中宽厚的青色宽剑依旧没有任何的迟钝。
他将青色宽剑插在前方地上,然后握住了穿刺在自己左臂上的银色长剑,在下一个呼吸之间hetushu.com,便将这柄银色长剑从自己的臂上抽离出去。
陆夺微滞,眼中闪过些震惊的光芒。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气。
陆夺的双瞳彻底被青色剑光充斥。
徐怜花和夏婉互望了一眼。
何朝夕的对手陆夺在才俊册上排名二十二,出身于天寿剑院,在才俊册上的排名也远高于何朝夕。
此时其余七场对决都还没有结束。
体内的真元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几乎下意识的疯狂从脚部涌出。
一蓬鲜血随着一声轻响从何朝夕的左臂上涌出,接着便是骨骼和金属的摩擦声。
此时她体内气息动荡不堪,五脏也受了些震荡,的确是要马上静心调息,然而看到她如此听从自己的摸样,丁宁却是心中微冷,想着自己这么做是不是错了,或许自己应该对她更为冷漠一些。
他反而直接用自己的左臂迎上了陆夺的剑。
一道恐怖的伤口出现在陆夺的胸腹之上,几乎将陆夺的前面身体都彻底切开。
对决的双方里,正好又有一名何朝夕是丁宁这方的人。
相比选生,观战的许多修行地师长心中的震惊要更浓一些。
何朝夕将一卷止血纱布的一头衔在口中,然后右手连动,开始用力的缠绕纱布,包扎止血。
这样的战斗,这样的连胜,让他们觉得或许要重新审视丁宁这批人。
“嗤”的一声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