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下女子多枭雄

夏婉的选择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智,是意气用事。
他看向张仪和夏婉,他很期待这两人接下来的表现会更加影响丁宁这一方的气势。
夏婉直接在徐怜花的身旁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无所适从的张仪,认真的摇了摇头,“哪怕你认为我有可能比你强,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我晋级也不是白羊洞弟子晋级。既然要帮……那就要帮得彻底一些。”
然而这便代表着她的态度。
然而他的话还说完,就已经被夏婉打断。
丁宁这一方的人不只是会遇到另外一方的人,同样也会遇到自己的人。
看着说了不要婆婆妈妈,结果还如此的大师兄,丁宁忍不住嘴唇微翘,轻声嘲笑道:“什么不负人家姑娘之意,说得好像谈婚论嫁一般。”
四境和三境之间,原本就隔着无法逾越的距离。
她觉得丁宁会赢,然而却没有想到丁宁赢周忘年就像是一名修行地的师长在教育学生一般轻松。
他想看看接下来自己宣读这两个名字之后,丁宁会有些什么反应。
听到丁宁这句话,夏婉微羞,白皙的脸面上悄然浮起一抹绯红。张仪却是大惊,颤声道:“师……师弟,这可如何能乱http://www.hetushu.com开玩笑,岂不坏了夏姑娘清誉。”
所以即便丁宁以那样的一剑开场,即便先前谢柔和徐怜花获胜,他们想要最终胜出,也远没有那么简单。
就在此时,他的呼吸一顿,因为他听到了那名安排对阵的岷山剑宗修行者呼出了他的名字!
丁宁一定要夺首名,是为了白羊洞的风光。
因为按照才俊册的纪录,一共有十六人的修为已经踏入四境,而丁宁不管如何接近四境,终于还没有真正踏入四境。
远远的看着丁宁比自己还要随意的样子,负责安排比试,面上始终没有什么特别情绪的岷山剑宗修行者眼中却是闪出一些异样的光芒。
“歇了吧。”
想到白山水,又想到赵剑炉最强的赵四,又看到丁宁手中那柄残剑,澹台观剑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震,正色道:“说得正是。”
他和净琉璃一样,也觉得丁宁之前的任何表现都堪称完美,若是以两军对战相比,丁宁便是运筹帷幄,已经令自己一方的气势彻底压倒了另一方。
他虽然性格有些太过温和,有些迂腐,然而却并不笨,所以他马上就明白了夏婉的意思。
m.hetushu•com所有人在心里都不得不承认,丁宁有越阶而战的实力,也就是说,他真的有争夺榜首的实力。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然而当他开口的瞬间,夏婉看着他闪动的目光,便已看出了他内心所想。
……
“不要婆婆妈妈。”
那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面上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语气也依旧十分随意,然而当他报出这下一个名字的瞬间,场间却顿时一片哗然。
而两名白羊洞弟子在剑会中取得优异的成绩,自然比一名白羊洞弟子取得优异的成绩更加风光。
在丁宁出手之前,很多人都认为丁宁是在说大话,甚至取得首名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笑话。
岷山剑宗的修行者不知用的是何等手段,只是数息的时间,周忘年伤口中鲜血流淌渐止,然而看着丁宁平静回走的身影,想到自己在这场剑会里所说过的所有话语,羞愤难当之下,他的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张仪身体也是有些僵硬的转过身来,望向身后的夏婉。
然而只是这样的一个意外,却让他营造出来的气势消弭了大半。
在张仪只是说出一个字的瞬间,夏婉已经抬起了头,开口,平静而m•hetushu•com坚定的说出了这一句。
张仪面容微僵……僵硬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极为庄重的对着夏婉行了一礼,轻声道:“定不负夏姑娘之意。”
看着站立在夏婉对面不知如何是好的张仪,丁宁也又坐了下来,然后平静的看着张仪,道:“若是不好意思,接下来的战斗,便不要辜负人的好意。”
“对夏婉。”
很多人都反应过来自己忽略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
在她看来,丁宁并非只是那一剑完美,而是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甚至连神情都是异常的完美。
“我认输。”
“张仪……”
因为丁宁这些人这么做,在很多人看来本来就是不智的意气用事的行为。
“我意已决,而且既然我已经公开认输,岷山剑宗的师长也自然已经记录下来,你再多说什么也没有意义。”
谁都看得出她有些难过。
张仪呆了呆。
相比屋棚这一侧热烈的气氛,屋棚的另外一侧显得更为冷寂。
中间那简陋的屋棚此刻虽然清晰的划分出了两个阵营,然而岷山剑宗剑会的随意安排不会区分阵营。
因为他根本未考虑自身,未考虑能够进入岷山剑宗学习对于一名修行者而和*图*书言意味着什么,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小师弟”能够最终获胜,在他看来,让夏婉不花任何力气晋级对于整个局面而言更为有利。
谢柔很激动,她看着走回来的丁宁兴奋地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
在场的绝大多数选生也都明白了夏婉这些话的意思。
看着沉寂的屋棚那端,净琉璃知道丁宁已经收到想要的效果。
“长陵女子多枭雄。”
即便那些踏入四境的修行者中有一些人已经被淘汰,但至少还有很多人的修为远远超过丁宁。
毕竟她已经为参加这场剑会付出了太多,她也一直在梦想着能够进入岷山剑宗学习。
“这……这如何能成。”
他这句话显然将身边的净琉璃也赞扬在了之内,然而听到他这句话,净琉璃却是微微挑眉,纠正道:“是天下女子多枭雄。”
然而此时,所有人又能看出她的坚决。
看着难过却又坚决的夏婉,凝立在屋棚里的澹台观剑轻声感叹了一句。
所有人顿时怔住。
夏婉深深的皱着眉头,她的面容还算平静,但是双手却在微微的震颤着。
从一开始,丁宁都是处于极为不利,极为被动的境地,甚至连体内的真元都被那名容姓宫女逼尽http://m.hetushu.com,然而一步一步,这名酒铺少年却慢慢扭转过来,反而给人一种隐隐掌控整个局面之感。
在片刻之前他还十分欣赏那名随意的岷山剑宗修行者,但这个时候他却几乎像之前的陈离愁一样叫出声来。
接着他看到了自己随意翻开的卷册上的两个名字,他的眼睛里更是开始充斥极有兴趣的神光。
然而现在……丁宁一剑击败周忘年,就像是四境赢三境一样轻松。
张仪骄傲的看着走回来的丁宁,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充满光彩,他便不由得想到这便是所谓的脸上有光,便是真正的风光,然而他又不由得想到了薛忘虚,他的眼睛里便又生出泪意。
丁宁点了点身侧的木板,示意张仪可以坐了,“身正自然不怕影斜,清誉也岂是说出来的?”
“我……”张仪此时已下意识的出声,他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直接认输。
张仪呆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你……”
徐怜花的面容僵住。
在此时一片哗然的选生之中,一袭白衣,有些鹤立鸡群之感的叶浩然却没有多少惊讶的神色,只是淡淡的一笑。
看着还要说些什么的张仪,夏婉低下头来,又沉声说了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