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二十九章 垒势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张仪并不算是什么隐匿的强者,薛忘虚留给他的那柄本命剑也不能起到任何决定性的作用,然而越是如此,所有观战的选生心中就越是有些莫名的寒冷。
“我以为薛洞主将这柄剑传给了你。”徐怜花沉默了一息的时间,认真的说道。
整个长陵之前对于张仪的风评并不高,然而现在这柄剑却没有出现在丁宁手里,却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看着朝着丁宁等人走回的张仪,林随心的嘴角再次泛出一丝罕见的笑意。
看着这柄小剑,听着徐怜花的问话,丁宁平静的点了点头。
她不怀疑独孤白的实力。
现在不只是丁宁,就连张仪等人都逐一显露了让他觉得意外的能力,此刻既然已经看清楚了,他便自然要做一些补偿,让这场剑试变得更为公平。
所以在没有垂首看手中的卷册时,他便报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独孤白。”
看着对面用剑拄地艰难走来,看上去都快要哭出来的对手,独孤白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出声:“你受的伤很重,我也只出一剑,只要你能接得住我一剑,我便认输。”
……
所以张仪的停顿和等待,并非是因为他优柔和过分宽厚的性格。
她可以肯定独孤白平日里应该具有随意一剑击败宗静秋的实力,但是现在先说出这样的话,宗静和-图-书秋便不需要多做他想,只需要全心守着。
“他是想要打击对面的士气。”
他手里这柄短且小的剑在此时静止之后,表面显得更为粗糙和黯淡,甚至带着一些明显的颗粒感,材质完全就像是普通的石头。
虽然丁宁这方也有南宫采菽和夏婉退出剑会,然而随着张仪战胜夏颂,丁宁这方的人无论怎么看都反而变得更为兵强马壮一些。
听到自己对手的名字,独孤白只是看了丁宁和身旁的徐怜花等人一眼,平静的说了这一句,便开始动步,迎向走回的张仪。
听着夏婉的这句话,刚刚走到她面前不远处的张仪认真的轻声解释道:“先前我丁宁师弟一剑击败周忘年,已经令那些人的士气大为受挫,他要是也一剑击败对手,对面的那些人就会更加的紧张。压力太大,太过紧张,就往往会犯错。”
“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太多必须要加一个条件,那就是在你不婆婆妈妈的时候。”看着张仪的这副样子,徐怜花顿时忍不住鄙夷的一笑,哼道:“说实话方才你在和夏颂的比试里没有婆婆妈妈,倒是令我有些意外。”
一片惊呼声响起。
在她看来,独孤白这样做有些太过危险,而且没有必要。
这种安排自然有着一些故意压丁宁营造出的气势成分,之所以如此,他是想看http://www•hetushu.com看丁宁在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气势被破坏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方法来扳回来。
在两人的对话声里,夏颂已经重重坠地,再也无法站起,场间很多人的震惊,却才刚刚真正开始。
然而此时他却依旧握这柄小剑握得很紧,极为用力,以至于鲜血丝丝缕缕的在他的指缝里挤出来。
徐怜花却是转过头去,面容很快严肃了起来,沉声说道。
“只出一剑?”
张仪更加羞愧的低头道:“先前小师弟已经特别提醒过我,且是夏婉姑娘让我,我才得以进入这一轮,若是因为我的婆婆妈妈而输了这一场,又如何对得起夏婉姑娘。”
场间此时许多人震惊未平,听到这三个字,又是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如潮水般响起。
张仪缓缓收起左手小剑,看着坠地不断咳血的夏颂,他十分歉然,终于还是忍不住躬身行了一礼,认真道:“抱歉……只是我从未轻视过你,我也从没有一剑便能击败你的想法。”
夏婉也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她的眼瞳也不自觉的微微收缩起来,因为此时,独孤白已经开始缓缓拔剑。
张仪手中短剑的剑柄也已经被鲜血浸润,即便依靠着连续两式白羊挑角阻挡住了夏颂那“天地合”的一击,强大的力量也将他的虎口震裂,掌心磨烂。
最令和*图*书这些观战的选生和各修行地师长震惊的是,他们细想方才双方战斗的每一个画面,想着张仪一剑占得先机之后却停顿下来,似乎张仪就是要等着夏颂在激怒之下发动这样绝厉的攻击,也只有早有这样的计算,张仪才有可能在那样的时间里,左右双手分别施剑连出两式白羊挑角。
这一切都让所有这些观战的选生反应过来,张仪远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弱小……给人这样的感觉,只是因为他的谦逊和低调。
正是因为和净琉璃所说的一样,觉得这剑试变得越来越有意思,所以他才在丁宁一剑击败周忘年,气势震慑全场之后,连续安排了南宫采菽和张仪、夏婉的出场。
即便是在决胜的最后,张仪表现出来的近身战斗能力,也甚至超过了夏颂。
“原来是因为夏婉。”徐怜花笑了起来。
而这名出身于玉蟾道观的宗静秋在才俊册上排名始终在三十之后,且此时左腿带伤,连行动都有些不便,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一场强弱太过悬殊的对决。
在最后的剑试开始之前,他极为专心的削了许多木剑,而此时这些木剑如柴火一样堆在他脚边的地上,他甚至都没有带上这些木剑。
明明知道张仪是真诚的致歉,然而此时的夏颂却是只觉更加的羞愤,噗得一声,又是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http://www•hetushu.com这样的话语并不难理解,夏婉的眉头缓缓的松开,她看着张仪温和的面容,点了点头,道:“你师弟说的不错,张仪你的确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太多。”
快要哭出来的宗静秋呆了呆,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眼睛里重新现出了希望的光泽。
丁宁看了他一眼,道:“师兄比我宽厚,也比我稳重得多,这柄剑自然是要传给他的。”
独孤白从未在长陵出过手,然而在才俊册出来之时,所有长陵的年轻才俊都认为独孤白一定是才俊册的首名,虽然之后在才俊册上位列第一的是烈萤泓,但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独孤白依旧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我……这……”张仪一愣,觉得不对,又不知如何解释,一时面孔通红却又说不出话来。
“都知独孤白强,到底如何强,却是要看这一剑了。”
独孤白和张仪互相颔首施礼,接着继续前行,就走进了张仪和夏颂对决的场地。
夏婉面色也是微微一红,狠狠瞪了徐怜花一眼。
因为当时夏颂说张仪骄傲,但现在回想起来,从剑会开始至今,哪怕是此刻击败了在才俊册上排名十一的夏颂,张仪的眼中也只有歉然的神色,他的脸上何曾出现过骄傲。
净琉璃对着身侧的澹台观剑说了这一句,目光又投向远处崖上那名容姓宫女得营帐所在,微嘲道:“连林师和_图_书伯都觉得这场剑会越来越有意思,我倒是要看那人准备如何收场。”
“轮到我出场了。”
“哪里哪里。”张仪的面孔顿时一片绯红,连连摇首。
他的伤势虽然不轻,但实战一式剑意饱满的防御剑式却不会有任何问题。
张仪此时紧紧握着的小剑自然就是去年冬里,薛忘虚那柄曾经震动整个长陵的本命剑,虽然随着主人的衰老和死去,这柄本命剑所蕴的真正力量也随之消散,重新变成没有命性的死物,然而经过薛忘虚一生的润养,这柄剑和白羊洞的诸多剑经之间必定有着许多相辅相成之处,至少在施展出方才那一招白羊挑角之时,天下间恐怕没有任何一柄剑比这柄剑更加适合。
这个时候,那名先前忍不住冷笑出声说张仪在等什么,后来因为夏颂反击前的一句话而觉得不对的选生,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哪里不对的感觉。
“这太过托大。”夏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忍不住说道。
“一群人的强大比起一个人的强大更为可怕。”
屋棚两端两个阵营的对决,和两军对垒没有任何的区别,他想要看的,便是身为领军统帅的丁宁的能力。
“对宗静秋。”林随心真正随意的翻了一下卷册,读出了目光落处的第一个名字。
而他的对手,一名身穿蓝衣的少年,却是面白如雪,甚至差点直接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