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三十章 对所有人

因为他只需要支持一剑。
宗静秋的眼瞳被这无数的烟线彻底充斥,甚至连内里的恐惧神色都已经被彻底淹没。
也就在此时,独孤白的右脚陡然提起,重重的踩踏在前方的地上,而他积蓄着的剑意,也终于在此时爆发了出来!
然而独孤白拔剑的动作却是异常的缓慢,数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剑只是拔出了短短一寸,剑鞘口只是露出了些微绿芒,只是这时,所有选生的呼吸却反而不自觉的急促起来。
“怎么会是我?”
那些剑鞘的碎片甚至激射到了宗静秋身体后方的选生群中,有些措手不及的选生,甚至出剑之后都应付不来,被碎片击伤。
一片抑制不住的骇然惊呼声同时响起。
既然非友,那就是敌人,借着机会斩你们一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然而屋棚那侧所有的选生却都从他的背影上读出了他的意思,不少人忍不住怒声叫骂了起来。
张仪惊愕的看着丁宁,又忍不住转头看向林随心。
宗静秋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他的身体如受电击,他的所有意识告诉他要站住,要还能举剑,然而冲击到他身上和身体深处的力量却不允许他的身体这么做。
然而面对这些人质疑得目光,林随心却只是淡淡的回答:“你第一轮轮空。”
他一直都在凝神准备着全力防御的剑式,然而看到独孤白的这一剑,他的脑m.hetushu•com海之中依旧想象不出自己有什么剑式可以挡得住这样的一剑。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翻出去,狠狠朝着地上坠去。
无数细小浪花般的影迹还在空中如花绽放,无数细小的剑鞘碎片却是已经透过了宗静秋的身体,在他的身后带出无数朵细小的血花。
因为此时独孤白的整条右臂上,已经流淌出一束束肉眼可见的白色真元,这一束束白色真元散发着异常浑厚霸道的气息,稳定的涌入他手中的剑柄。
黑暗中的宫沐雨呆住。
在独孤白这出剑的一瞬间,剑鞘内积蓄的力量,沿着剑鞘口形成一股可怖的气流,推动着离鞘的剑尖,在一刹那就对这柄剑的折转往前之势产生了惊人的推动力。
然而就在此时,让他们根本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剑身只是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剑尖正对宗静秋前行不过数尺,剑尖两侧就已经产生一团团肉眼可见的音爆波纹。
即便接下来的一瞬间,许多细小的碎屑会将宗静秋的身体洞穿,但是能够护住身体最关键部位的宗静秋却不会就此倒下。
他前方如同骤然涌出无数朵细小的浪花。
因为他们也都觉得宗静秋有可能接得住这一剑。
场间再度陷入沉寂。
他的安排一直很随意,因为心中不悦,他此时的安排就更为随意。
剑身仍大半www.hetushu.com在鞘中,却开始发出咿呀的震鸣声,似大河上行走的商船上发出的丝竹声,随着这一束束真元的持续贯注,独孤白握着剑柄的右手依旧稳定如磐石,剑柄也是和先前一样平直而缓慢的移动着,然而剑身却在鞘中拼命的挣扎着,跳动着,剑鞘内里闪动的一层层光华,反而比露在剑鞘外的一截剑身更为光亮。
剑鞘的碎屑激射而出,飞至剑身之前,又被剑身上散发出的力量激成更多细小的碎片,一片片速度更快,最终在空气里直接燃烧起来,就像无数细小的流星拖着长长的烟线朝着宗静秋击去。
看着屋棚另外一端有些混乱的画面,听着那些惊怒的声音,因为太过疲惫而一直没有怎么出声的易心也忍不住目瞪口呆的轻声自语道。
很多人也回过了神来,目光都落在林随心的身上。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独孤白这一剑的速度。
“噼”的一声裂响,他右手握着的这柄剑终于完全脱离了剑鞘,像一道闪电一样,往前方的宗静秋刺出。
黑暗里,林随心的眼睛更亮。
所以在那数名不住叫骂的人之中,他随意的挑选了一名选生,然后先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丁宁。”
“要做就做到彻底,这就是独孤家的豪气。”徐怜花冷笑着,转头看了张仪一眼,道:“多学学独孤白,就不会婆婆妈妈了。”
和-图-书孤白的佩剑是尉獠子剑,先前他在向丁宁请教剑招之时夏婉等人已经知晓,屋棚另外一端的所有选生却是并不知独孤白所用何剑,此时当他开始拔剑,这些选生都是屏息凝神,想要第一时间看清这柄剑的真容。
只是宫沐雨连一场比试都没有过,又怎么会直接对上已经过了一轮的丁宁?
感受着独孤白超过自己不知道多少的霸道真元气息,宗静秋的呼吸越来越艰难,一滴滴汗珠从他的眉心不断的滴落。
岷山剑宗的人都喜欢最为直接的手段,都习惯用剑说话,所以绝大多数岷山剑宗的人也都极为讨厌无用的口舌之争和叫骂,林随心更甚。
随着他的收剑,剑尖前方的所有空气都好像被瞬间抽空,一道独特的符意却是悄然生成。
原本在无比暴戾的突进的独孤白硬生生的停顿下来,收剑。
独孤白停了下来,左手掩鼻,以免自己因为吸入大量的灰尘而剧烈的咳嗽。
就在一瞬间的死寂过后,一个不可置信的声音叫了起来:“我还未进行第一轮的比试。”
独孤白收剑。
独孤白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平静的转身,然后依旧左手捂着鼻子走向丁宁等人。
“他是故意的?”
这些剑光形成的蟾蜍光影并不算大,甚至不能遮挡住他所有的身体,然而他也不奢望自己能够挡住所有那些流星般射来的剑鞘碎屑,他只奢望自www•hetushu.com己能够挡住独孤白手中的那柄剑,只奢望这些剑鞘碎屑刺过自己身体那些非致命的部位之后,自己还能够坚持站立。
张仪呆住:“这……”
而那些同时响起的一连串细密的噗噗的声音,却是那些碎片刺穿宗静秋的剑光,刺穿玉蟾般的虚影,刺穿宗静秋身体血肉时发出的声音。
轮空原本是最幸运的事情,但是现在这名轮空的选生,却被安排对上了丁宁。
因为一共有四十五名选生通过了荆棘海,第一轮中必定会有人轮空。
独孤白的拔剑姿势依旧缓慢到了极点,但他腰侧的剑鞘却是快要无法容纳剑鞘内的光华,整个剑鞘将近变得完全透明,甚至开始产生一丝丝光裂。
一片惊呼声和剑鸣声如潮水般响起,还伴随着惊怒的呼喝声。
他不知道独孤白这样暴烈的朝着剑鞘内涌入真元是什么用意,只觉得越是等待越是危险,然而他又不敢抢攻,对于他而言,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独孤白的剑势形成之时,尽可能的施展出剑意饱满的,具有一些针对性的剑式。
场间多的是见识非凡的强大修行者,对真元汇聚天地元气凝成的力量自有很精准的判断,看着宗静秋施出这样的一剑,他们中许多人的眉头不由得深深皱起。
但这个时候,听着那些叫骂声,他的眉头却不悦的皱了起来。
然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剑尖在脱离剑鞘的最后时刻,m.hetushu.com剑尖的下沿切在了剑鞘口上,非但使得剑鞘旋转着往前飞出,而且整个剑鞘在这一切之下,也彻底天女散花般爆裂开来。
只要独孤白这一剑过后他还能站立着,他便可以获得胜利。
此时发生的自然就是被他喊出姓名的选生宫沐雨。
接着黑暗中有许多剑光的闪亮,还有许多刺耳的金属震鸣声响起。
这每一朵细小的浪花都是细小的剑鞘碎片更加猛烈的加速时产生的崩裂和音爆产生的影迹。
接着他喊出了那名选生的名字:“对宫沐雨。”
这一剑谁也不能说独孤白是故意,然而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却完全就是独孤白朝着宗静秋和他身后的所有人出了一剑。
与此同时,独孤白身前的地面炸开,他一步践踏产生的力量,汇聚着他体内真元和天地元气涌入剑柄产生的新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到了这挥剑一刺之中。
他越来越觉得惊喜,越来越觉得这场剑会有意思。
噗噗噗噗……
所有人都很无语,但是却又无法质疑。
场间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右手以惊人速度前进的剑也不可思议的往后收回,落向腰侧已经并不存在的剑鞘。
夏婉也有些无语。
在这一瞬间,他咬紧了牙关,整个身体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蜷缩起来,体内的真元源源不断涌入横在胸前的长剑之中,片片晶莹如玉的剑光在他的身前重叠起来,隐然就要结成一只玉样的蟾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