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三十一章 简单而有趣的胜利

丁宁手中的残剑无法抵挡住金蟒剑上发出的力量,被往身侧荡开,强大的撞击力甚至使得他的身体都有些不稳,连退两步。
他的呼吸彻底停顿了,手中的剑上燃起更多的辉光,奋力向前。
林随心转过头去,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双眸中有些戏谑的神色:“第二轮过后不只是他们这一轮轮空,会有很多人都轮空。”
就连林随心都怔住,他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撞开他剑的寒流在空气里凝成一根晶莹的冰棱。
顿了顿之后,他似乎看出了很多人此时的想法,微嘲道:“难道你认为我会让你们先决出前六,然后那些落败的人再安排比试,再决出四名?我哪里有那么多闲情再看败者的比赛,自然是直接在这比试过程中安排,凑出这最后的十名胜者。”
一名选生忍不住愤怒的叫了起来。
一名修行地师长的脸色在此刻变得难看至极,他便是带宫沐雨来参加岷山剑会的东昊剑宗的师长。
丁宁开始动步。
宫沐雨完全不能理解。
这便是东昊剑经中威力最大的秘剑剑式之一,“昊日东升”。
这轮比赛的胜者本身就已经可以进入前十二,再轮空一场,便是直接进入前六,已经可以获得进入岷山剑宗修行的资格。
……
听到他这句话里的“凑”字,很多选生更加的愤怒,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再出声喝问。
因为没有人能改变林随心的随意,接下来那轮空的数人到底是谁,都在林随心的手中抽取,林随心想要随www.hetushu.com意的让谁多战一场都可以。
这次的惊呼声甚至比起之前独孤白施出那暴烈的一剑时的惊呼声还要响亮。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的心中都涌起不可置信和荒谬可笑的感觉。
一片惊呼声如潮水般响起。
只要能够位例最后的前十,便可获准进入岷山剑宗学习,在这名东昊剑宗的修长看来,宫沐雨已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机会,只要能够把握住这样的机会,便甚至可以改变他一生的命运,然而宫沐雨的表现却实在令他失望,未战而心先寒,这样的修行者绝对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强大的剑师,只会成为别人成名道路上的垫脚石。
这根晶莹的冰棱刺入宫沐雨的胸膛。
宫沐雨的呼吸彻底的停顿,他的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所以他没有丝毫多余动作的抬起末花残剑,横剑于胸,看着宫沐雨平静的说出这一个字。
“什么!”
随着他手中的末花残剑往前挥洒,一片细密的剑光如野火般往上燃起。
更何况通过前面荆棘海一关的选生一共只有四十五名,现在既然林随心说了他第一轮轮空,那只要能够战胜丁宁,宫沐雨便已经可以进入最后的前十二。
空气里传来轻微的结冰声。
这一式自然是剑势绵密,防守能力极强的剑式,然而所有人此时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出来,丁宁的真元力量比起宫沐雨稍弱,这样寻常的剑式,似乎不可能挡得住宫沐雨的这一剑。
“连表达愤怒的胆色都没有,又有何资格称和图书为我岷山剑宗的弟子。”
昊日般的剑辉和绵密的野火互相辉映,两剑已经正式相击。
只是此时他的脸色难看并不是因为林随心的随意安排,而是因为宫沐雨此时的反应。
因为此时丁宁已经出剑。
“怎么可以这样!”
她们此时也都彻底的反应了过来,方才独孤白的那一剑,不只是立威和表达自己的态度,还是要逼着屋棚那一端的所有选生出剑抵挡。
夏婉和一侧的谢柔等人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再次涌出些敬佩的情绪。
这条玄霜虫也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感觉着迎面而来的锋锐剑意,它恐惧的浑身都发抖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拼命将体内积蓄的力量从口中喷了出来。
让她们感到幸运和喜悦的是,这两个人都在自己的阵营里。
这股寒流的力量原本对于他而言并不算太强,然而他这一剑的大部分力量已经被丁宁的剑式消弭,此时剑意正到尽头,也不可能再生出力量。
当的一声清越撞击声响起。
宫沐雨的剑意已经淋漓尽致,剑尖在丁宁手中残剑荡开的虚影中刺入,即将刺入丁宁的胸口。
一股他无法抗拒的力量随之传来,让他持剑的手臂也往上扬起。
这柄剑比一般的剑要大出一些,走的本身是霸烈的路子,而在一开始些微的犹豫过后,在直接进入前十的巨大诱惑面前,宫沐雨也被激发出了背水一战的悍勇,当他的右手握住剑柄的同时,体内的真元顷刻间转移方位,从他身体左侧和-图-书的经络涌入右侧的经络,他的身体里都发出了沉闷的轰鸣声,而他手中的这柄剑,更是涌出万丈金光,在他手中直接变成了一轮初生的昊日。
在一片难言的沉寂中,独孤白走到丁宁等人的面前,看着准备出场的丁宁,点了点头,问道。
独孤白看了张仪一眼,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虽然丁宁在此之前表现出了极强的战力,尤其对于剑招的运用和时机的掌控更是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然而宫沐雨的真元修为比丁宁略高,在他眼里也不是没有一拼的可能,断不至于一听自己的对手是丁宁便惊慌失措。
相对于宫沐雨心中的激动与振奋,丁宁却依旧绝对的平静。
宫沐雨的眼瞳也瞬间被不能理解的神色充斥。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汇聚在这名沉默的酒铺少年身上。
只是丁宁不可能再来得及更换任何剑式,他身体里每一个细小的血肉纤维都在颤抖着,要让他将这一剑刺入丁宁的胸膛。
滚烫的鲜血沿着冰棱的边缘嗤嗤的喷射出来。
宫沐雨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豁出去了一般,发出了一声厉啸,出剑。
所有人都怔住。
他看到深红色长虫的口中喷出了一道凛冽的寒流,冲在他的剑上。
因为就在此时,一直蜷缩在丁宁身后的那条深红色长虫被丁宁在倒退的同时,用脚尖挑了起来。
林随心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早已消失,又重新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然而当丁宁走入剑痕划出的场地,他却是又突然开口,缓声道:“hetushu.com你们这一场的胜者,下一轮会轮空。”
于是他便无法阻挡。
他要的只是首名,早些进入前十和晚些进入前十对于他而言没有太大的分别。
“喀……”
他体内的真元顺着左手涌入金黄色的剑鞘,不等右手触摸剑柄,整柄剑已经从剑鞘中跳了出来。
沿着剑身传递到剑柄的冲击感无比清晰的提醒他双方剑上的力量差距,丁宁不可能挡得住他这一剑的进势,然而既然挡不住,丁宁又为何要选择这样的剑式应对?
徐怜花皱起了眉头,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般吐出了两个字。
丁宁平静的抓着深红色长虫,继续往前伸出。
听着两个人如此简单的对话,张仪的身体却是不自觉的一震,惊声道:“独孤兄,原来你方才那一剑……”
听着林随心的这句话,宫沐雨的面容上浮起一些病态的鲜红。虽然有些惧怕丁宁的实力,然而林随心的这句话却给了他莫大的刺激,他只要胜了这一场,只是要在整个剑试过程中打这一场,他就可以直接获得进入岷山剑宗修行的资格!
狭小的空间里又急剧的响起数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他的这柄剑剑鞘是耀眼的金黄色,剑柄也是金黄色,而从剑鞘中跳跃出来的剑身同样也是耀眼的金黄色。
独孤白和丁宁,无疑是很可怕的两个人。
在毫无准备之下的仓促出剑,更能暴露出更多的东西,独孤白做到了这点,而丁宁却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从中看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噗”的一声。
丁宁也平静的点m.hetushu•com了点头,道:“看清楚了。”
“你看清楚了么?”
丁宁此时施展出的,竟然是野火剑经中的一式“野火燎原”。
难道只是判断上的错误,难道丁宁的能力只是因为他先前的表现而在感觉中被神化了,其实他根本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
既然林随心想要这剑试变得更为有趣一些,那他就让这剑试变得更有趣一些。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而且这一剑的威力虽然强大,然而剑意只是缓升之势,力并不发尽,任何时候都留有一分余地。
他无比骇然的看到自己的剑被冲得往上荡起。
看着这些选生气得满脸通红而又不敢出声的模样,林随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同时在心中冰冷的说出这一句,接着转过头去,看着丁宁和宫沐雨说道:“你们可以开始了。”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这名东昊剑宗的师长和其余许多修行地的师长眼睛里却是被惊愕的神色彻底充斥。
看着宫沐雨手中升起得这一轮昊日,那名东昊剑宗的师长的脸色稍霁,至少这一剑的剑意饱满,没有多少可挑剔之处,而且在他的眼里,此时施展这一剑也是很好的选择。
“请。”
散发着耀眼金黄色光华的剑身上,布满了蟒纹,这柄剑,便是昔日韩地金蟒宫的宗主剑金蟒剑。
然后丁宁的左手落在了它的颈部,就像倒提着一柄剑一样,抓着它的头,直接对着宫沐雨的剑迎了过去。
“厉害。”
就连张仪都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的“小师弟”现在是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