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前十

听着这样的话语,很多人气愤得连呼吸都不畅起来,然而连那些修行地的师长却都没有多少人觉得林随心此时的行为不公。
听着林随心如此风淡云轻的话,很多人却是又忍不住差点痛苦的呻吟起来。
现在越是仔细的去想丁宁那一剑或是一虫制胜的最后画面,所有这些选生就越是感觉到丁宁的可怕,越是感觉到丁宁的游刃有余,甚至感觉到这一切都在丁宁的预料和掌控之中。
在他这一声凄厉惨呼响起之时,丁宁已经后退数步。
“只是你真的能够成功么?”这名黄袍中年人的眼眸深处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
因为他们想起了林随心一开始说的话,想起了丁宁这一战获胜之后,已经进入这场岷山剑会的前十。
然而徐怜花却没有就此收声,又重重的冷笑了一声,道:“如果你更有能力一些,你大可以让那一大群军队般的异虫为你效命,到时候你只要带一群那样的异虫出来,恐怕这剑试大家就不用争了,你肯定是这剑试的首名。”
“你这次怎么不说了不起?”另一片崖间,潘若叶转过头看着眼神里全是感慨的黄真卫,说道。
丁宁等人对面的许多选生的身体都开始紧http://m.hetushu.com绷起来,生怕接下来听到自己的名字。
噗的一声轻响,宫沐雨的金蟒剑从手中坠落,无力的斜插在他身前的地上,在他的身体往后倒下之时,一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已经出现在他身侧,伸手扶在他的背上,并开始施药止血。
听着那名选生的叫声,徐怜花不屑的冷笑起来:“哪里违规?”
更多的选生从失神中回过神来。
“白痴。”
林随心依旧毫无情绪得看着那数名选生,淡淡的转身,微讽道:“你们不自愿对易心,在此时的确是明智的行为,只是连这样的一点勇气和血性都没有,难道你们还奢望我安排你们轮空?”
他看着丁宁平静的眉眼,看着丁宁手里抓着的那条深红色长虫,心中充满无比荒谬之感,然而听着自己的鲜血摩擦着冰棱的边缘不断发出的嗤嗤响声,感觉着自己身体里的力量似乎被瞬间抽空,他心中的荒谬之感迅速被恐惧所替代,发出了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呼声。
那名选生一滞,看着瑟缩跟在丁宁身后的那条深红色长虫,一时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在她看来,这些年轻人的表现和天赋无论有如何出色,比起和-图-书成人世界的权术和力量,都只是小孩子的玩闹而已。
因为就连他们都觉得那数名选生和易心相比,甚至和已经被淘汰的南宫采菽、夏婉相比相差太远。
因为丁宁这一战的胜利,关键不在于利用了这条玄霜虫的力量,最为关键的是他可以拥有这条玄霜虫,可以将这条玄霜虫当成佩剑一样用,最为关键的在于他可以如此精准的判断出宫沐雨那一剑在被自己的一剑消磨部分力量之后,剩余的力量比起那条玄霜虫的力量要弱小,关键还在于他能够完全顺畅的,在精准的时机里完成这样的事情。
因为即便自认可以和易心这样的强者一拼,也没有人愿意和易心这样的对手多战一场。
徐怜花的声音并不算低,在此时的沉寂里,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此时在她对面的另外一片山崖间,扶苏身影微颤的看着丁宁和瑟缩跟在丁宁身后的那条深红色长虫,他既担心和感伤,又替丁宁感到高兴。
“轮空!”
林随心饶有兴致的看着徐怜花和那名选生,却不开口。
这是她的真心话。
“既然最后要安排一些人轮空,作为岷山剑宗最后的试官,无法挑选合适的人轮空,那这一双和_图_书眼睛睁着和瞎了也没有什么区别。”
东昊剑宗的那名师长此时面上的怒意也已经完全消失,尽数转化为对丁宁的敬意。
看着丁宁平静的走回张仪等人的身边,又看着徐怜花嘲讽那名选生的样子,她冷漠的轻声缓缓自语道。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得是,林随心很淡然的又说了这一句。
山谷中,林随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散发着热气的鲜血融化着残留在宫沐雨体内的冰棱碎片,然而没有一滴鲜血喷洒在丁宁的身上。
黄真卫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道:“好话多说三遍,便也变成了婆妈。”
在休憩的营帐处,容姓宫女已经可以看清山谷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不需要这名黄袍中年人的时刻回报,此时山谷里很多人都在想着她会因为丁宁第一个进入前十而愤怒,然而他们却都未曾想到,此时这名容姓宫女冷漠的脸上却只有一丝嘲讽的表情。
“这难道不算违规么?”
更为不可置信的是宫沐雨。
“只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
一片哗然!
宫沐雨凄厉惨呼的余音还在所有人的耳中缭绕,看着平静收剑和弯身放下手中深红色玄霜虫的丁宁,徐怜花回过神来,自嘲般摇了www•hetushu.com摇头,道:“依旧只是一剑……可这到底算是一剑还是一虫?”
徐怜花更加鄙夷的看着这名选生,嘲讽道:“若是你有能力,你也可以从前面的一关里抓几条这样的异虫出来,然后再令那几条异虫乖乖的跟着你,然后也可以将几条虫当剑刺向对手。”
山道间的某处阴影里,那名一直为容姓宫女回报消息的黄袍中年人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也根本没有想到丁宁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
“为什么不能?”
不论易心此刻是属于哪一边,在才俊册上位列第七的他也是有可能影响最后是谁夺冠的重量级人物。
林随心看着垂下头去的那名选生,罕见的淡淡一笑,道:“那便继续。”
……
此时在他看来,不管宫沐雨如何努力,在这场战斗里都不可能是丁宁的对手。
林随心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掠过他们的身体,然后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
像丁宁这样的修行者,能够一路以首名进入前十,对于白羊洞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荣耀,然而看着此时丁宁沉默走回的背影,他知道这名酒铺少年不可能就此停止脚步。
“没有疑问了?”
有选生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易心!依旧轮空。”
失剑www.hetushu.com倒地和岷山修行者的介入都意味着这一战的终结。
所有人的呼吸又是一顿。
这些选生的身体顿时一松。
因为他从未见过像丁宁这样可怕的年轻人,从未见过像丁宁这样可怕的天赋。
“易心!”
听着徐怜花毫不留情面的嘲笑,屋棚那一端的许多选生都很愤怒,然而他们却也找不出任何措辞反驳。
即便有着那名容姓宫女的公开发难,即便是有着他们这些人的阻击,然而丁宁还是成为了第一名进入前十的选生,成为第一个拥有进入岷山剑宗修行资格的选生!
那数名选生气愤得浑身都发抖起来,剑鞘内的剑都发出了清晰的震鸣声,然而他们谁都不敢应声。
林随心随意的看了那几名选生一眼,毫无情绪的说道:“若是你们有意见,我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可以让易心不轮空,只要你们之中有人自愿对易心。”
看着那名选生的面容越加苍白,嘴唇越是颤抖而越是说不出话来,张仪轻咳了一声,希望徐怜花可以就此收声,给那名选生留些情面。
明明知道逼问林随心这样的人物或许根本不会有什么答案,但是有些选生气怒攻心之下却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来:“哪里有连续两轮轮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