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三十三章 痛苦也是一种经历

看着走到自己对面停下来的徐怜花,他躬身施礼,歉然道:“对不起。”
“他倒了,我站着,所以应该是我赢了。”
徐怜花没有看他,只是抬起头看着上方黑沉沉的,似乎连诸天星辰都被遮掩了的天空,面无表情的说道:“开始吧。”
徐怜花已经无法转身,但他变调的声音还是接着响了起来:“不过不是我怀疑你,而是我知道这种毒一定很痛苦,我也有点怕这种毒带来的痛苦,所以我还幻想试着不用这样的方法撑过去。”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
张仪忍不住紧跟了一步,异常担心的转头看着徐怜花,犹豫道:“若是实在不行就不要勉强。”
越对真元力量感知清楚的修行者越是震惊。
徐怜花额头上的血管鼓了起来,跳动了一下。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徐怜花是要放弃,然而张仪却知道并不是这样,所以他比绝大多数人都看清楚此时徐怜花的手落向腰侧的剑鞘。
白若泽的呼吸彻底的停顿,他尽可能的调整着自己手中长剑的走向,然而他发现徐怜花的动作远比他快!
说完这一句,徐怜花往前倒下。
看着这样的画面,白若泽一声厉啸,清俊的面容上多了数分狠辣的神色。
徐怜花凝立着不动,然而他的脸上却好像带上了一张五颜六色的面具。
徐怜花的眼睛瞬间眯起。
听着林随心报出的自己对手的名字,徐怜花摇了摇头,皱着眉头低语了一句。
汇聚于他剑http://m•hetushu•com身上的幽蓝色元气急剧的凝聚起来,他的剑身上,就像有一头幽蓝色的鬼物要冲出来。
白若泽的身体下意识的想要扭动闪避,然而一股痛感却是让他的身体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快闪避。
剑鞘直接带动了他的剑,带着那股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蛮横力量,像一根铁鞭般抽向他的左肋。
“不用对我道歉。”
铮的一声轻响,这声音传入众人耳廓之时,他身体左侧的绿鲨鱼皮剑鞘已经空了,他的右手已经握剑完成了一剑,他和徐怜花之间的空气里,没有看到任何暴走的天地元气,只出现了十余道淡淡的幽蓝色剑影。
白若泽心中寒意止不住的涌起,然而他毕竟不是弱者,在剑式被遏制的这一瞬间,他也自然的做出了应对,他身体往后倒退,拔剑,同时他体内真元的输出再强数分,想要凭着这一瞬间的僵持之势,便将徐怜花震得更伤,直接令徐怜花落败。
丁宁看着倒下的徐怜花,依旧平静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又认真的轻声道:“痛苦也是一种经历。”
转过身的林随心看了一眼丁宁等人所在的地方,不看手中的卷册便又喊出了徐怜花的名字。
这十余道幽蓝色剑影如同深海中游动的魅影,在空气里以诡异的螺旋状悄无声息的前行,分别刺向徐怜花的身体各处要害。
白若泽刚刚才直起身体,听到这句话,他的面容微僵,又微微躬身,道和-图-书:“对不起。”
张仪呆住,他的浑身也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真是随意。”
轰的一声闷响。
铮的一声轻响,就如平时长剑归鞘一般,眯着眼睛的徐怜花无比精准的用自己的剑鞘套住了白若泽的长剑!
徐怜花的声音刚刚响起,他就已经出剑。
这无数缕幽蓝色的元气散发着特别的阴寒味道,完全不像人间的气息,在地上冒起又毫无声音,无数缕元气同时在地上冒起的画面,就像有无数朵来自幽冥的花朵在绽放。
然后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放开了手中握着的剑。
听着这样的声音,林随心的眼睛也微微眯起,他点了点头,异常简单的吐出了一个字,“是。”
剑归鞘,无数丝幽蓝色的元气从鞘口涌出,剑身上凝成的幽蓝色鬼物也似硬生生的被挤碎,最为关键的是这剑鞘隔绝了他手中这柄长剑和天地元气的联系,就像硬生生切断了许多连接在这柄剑上的符线!
白若泽张开的口中喷出一股血泉,整个身体弓了起来,如从中折断般往后飞出,坠向后方数丈外的地面。
“难道觉得白若泽比我优秀?”
张仪呆住,说不出话来。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极致,这样才不负他这样的付出。”
一声沉闷敲击声震响在所有人的耳廓,遮掩住了下一瞬间的许多细碎骨碎声。
徐怜花的剑鞘周围空气陡然爆震。
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徐怜花却不想和林随心辩驳什么,只是www.hetushu.com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开始缓步前行。
有选生也反应了过来,难以置信的惊叫了起来。
微粉色的剑光在他的身周飞旋起来,成片的剑气从他四周的地上往上升起,就像无数朵莲花的花瓣。
丁宁和耿刃仔细的解释过七叶散的药力,所以他很清楚如果不顾那界限强行动用所有真元会是何等的痛苦,然而此时的徐怜花,竟然还能站着!
他的眼睛睁大到了极致,张开口,在他还来不及叫出这句话的瞬间,徐怜花已经挥动了一下手臂。
徐怜花的眉头微挑,也不说什么,继续前行。
十余道幽蓝色剑影如鬼魅在这些花瓣上乱撞,却被纷纷弹开,冒出一团团幽蓝色的烟气,始终无法进入徐怜花身外一尺之地。
“竟然不管身体里的毒素……”
张仪愕然的转头看向夏婉。
随着他剑光的划落,剑光下方的地面上却是浮起无数缕幽蓝色的元气,不断朝着剑身汇聚。
然而看着殊为有礼的白若泽,徐怜花却是面孔一板,声音微冷道:“难道你就觉得我一定会输给你?”
然而在下一瞬间,所有这些感到不可思议的修行地师长却全部知晓了答案。
“徐怜花。”
看着倒下的徐怜花,张仪几乎快哭了,“他都已经如此,你还和他说这么多话。”
他的双脚脚尖交替点地,整个身体就像毫无重量的飘飞起来,手中的幽蓝色长剑从上自下斩向徐怜花的头顶。
“你怎么样?”
然而此时,丁宁和图书的神色却依旧很平静,他看着徐怜花抽搐的身体,出声道:“你本不应该需要两招,只需要一剑的。”
他们的目光全部震撼的凝聚在徐怜花的脸上。
夏婉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徐侯府从来只有战死的修行者,没有认输的修行者。”
他连说两次对不起,态度都十分诚恳,然而他是一处修行地最为杰出的弟子,平日自然也极为骄傲,此时神态虽然恭谨,但是眼眸深处也是闪耀起愤怒的火光。
徐怜花的声音已经全部变调了,听上去连声音都似乎在抽搐,然而他却还是在完整的说话。
白若泽早已在场中等待。
从先前的很多细节,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出来,至少林随心更欣赏他们这些和丁宁站在一边的人。
“师弟!”
他的手迅速抽剑。
他的五官,因为痛苦而扭曲,甚至连一条条肌肉都抽搐了起来。
徐怜花握着剑鞘,剑鞘口对着他手中的幽蓝色长剑刺出。
因为在这场战斗的最后阶段,徐怜花实际是用毫无花巧的力量击败了白若泽,而在他们看来,徐怜花面对白若泽不可能发得出如此压倒性的力量。白若泽比他的修为本身就只低一线。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的心中涌出难以置信的情绪。
“嘭!”
然而就在此时,徐怜花的手已经伸出。
白若泽在才俊册上排名二十二,甘露剑院最为杰出的年轻才俊,若是在平时相逢,徐怜花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击败对手,然而徐怜花在击败陈离愁之后已经和_图_书是强弩之末,而白若泽在前面却根本未受什么伤,甚至连击败第一名对手都十分轻松。
有修行地的师长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声。
他知道自己已经十分接近这场剑会的前十,他绝对不能因为一些情绪的因素错过改变一生的机会。
白若泽没有犹豫,也没有任何多话。
他也无法理解林随心的想法。
然而林随心现在的安排,却似乎更倾向于将他淘汰掉。
让张仪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的是,徐怜花不仅硬生生的站着,而且还能出声。
丁宁便停在张仪的身前不远处,看着迎面走来的徐怜花,他一直没有出声,等到徐怜花和他错身而过的瞬间,才轻声说道:“左肋下三寸。”
曾经有那么一瞬,白若泽也以为徐怜花是要放弃,但是感觉着徐怜花身外暴走的气息,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不由得再发一声厉啸。
“怎么可能会这样?”
……
“对白若泽。”
“竟然……”
“我不想回答你这句话。”徐怜花看了张仪一眼,又转头对着夏婉说道:“夏婉你来回答我们徐侯府的修行者是什么样的做派。”
因为徐怜花的声音在此时已经响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一股他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从他手中的剑柄出传来。
很多选生的牙齿咬得更紧,他们越来越觉得林随心是要故意将丁宁这一方的人送进前十,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林随心接下来却是吐出了另外一个名字。
“是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