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三十九章 邀斗

山谷重归寂静,看着面容稚嫩的端木净宗,所有在场的各修行地师长心中的寒意比易心和独孤白等人更浓。
只是她也不想变成被操控的木偶。
端木净宗没有回首。
独孤白苦笑了一下,认真的看着丁宁问道。
他稚嫩的面上依旧洋溢着微笑,甚至让人感觉非常童真。
听到两人这样的话语,丁宁只是平静道:“要首名。”
张仪完全能够理解独孤白那句问话里包含的意思,他平时最为谦虚温和,但此时他却是脸色微白的说道:“我师弟不怕死,我也不怕。”
……
顿了顿之后,端木净宗很诚恳的说道:“所以在接下来的剑试里,我最希望遇到的两个对手,一是厉西星,第二个就是你。”
厉西星霍然抬头,呼吸也急促起来。
端木净宗此时的凶恶,恐怕也代表着这名酒铺少年接下来的命运会很悲惨。
崖间的山道上,那名一直替容姓宫女传递消息的黄袍中年男子的脸上浮现更多苦意。
“因为那条狗不喜欢我,老是喜欢冲我叫唤。”
独孤白的目光扫过身周所有人,面色更加凝重了些:“这么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修为。”
山谷依旧寂静,但是却已经荡起m.hetushu.com异样的气息。
“师尊骄傲。”
还有一些休憩时间,丁宁坐了下来。
厉西星没有说话,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丁宁看着端木净宗,依旧没有说话。
“好久不见。”
因为刻意抹灭巴山剑场和有关那个人的痕迹的关系,各种典籍里对于长陵那名女主人的记载也很少。
“你真的很好笑。”
“不喜欢说话很好。”
只是百里素雪对赌的对象是皇后郑袖,这样的赌,百里素雪当然也不可能有多少把握。
端木净宗走得更近了一些,微笑得更加可亲,“知道我当年为什么杀掉你那条狗么?”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如此说话的样子。
“林师伯比我更了解我们岷山剑宗的精神,更了解师尊的骄傲,所以接下来的比试安排,会绝对的公平,不会夹杂他任何私人的情绪。”
这些蛛线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潘若叶的面色有些寒冷。
因为这种寒意更加真实。
澹台观剑保持了沉默。
张仪和独孤白等人也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丁宁,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她不觉得皇后所做的一些事情是错的。
一片死寂。
“他会准许hetushu.com端木净宗这么做,就是他接下赌注,他想让郑袖知道岷山剑宗内的事,就算郑袖有这样的安排,她都会输。”
厉西星瞬间低沉的咆哮了起来:“我要杀了你。”
他脸上的微笑开始消失。
丁宁看了他一眼,也没有第一时间回话。
一些惊呼声不受控制的响起。
若是在平时,这样的决斗邀请已经成立,只是此时在剑会里,他便需要得到林随心的同意。
简陋屋棚里,净琉璃沉冷的注视着丁宁的身影,道:“现在还有师尊和郑袖的赌局。”
过分完美,便等同于可怕。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丁宁却是出声,说道:“只是现在见了你,若是在剑试中遇到,我会打断你四根肋骨。”
他要直接和端木净宗决斗。
只是此时,她开始有些明白厉西星一开始为什么会做那样的选择,会叛逆的站到丁宁一边。
“先前知道了你和厉西星的旧事,我便想着若是哪天真遇到你起了争斗,我便也打断你两根肋骨。”
他之前开始怀疑丁宁能够获得胜利,然而现在,他再度失去信心。
但不等他说话或者有任何特别的动作,坐在地上的丁宁已经站了起来。
很多m.hetushu.com修行地师长眼中的神色更为复杂。
因为端木净宗并没有安生呆住另外一侧,而是在缓步朝着他们走来。
最为关键的是,她似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提醒长陵的所有修行者她的可怕。
说完这一句,他却是不再看厉西星,而是望向已经坐下的丁宁,微笑道:“其实我参加剑试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你。”
端木净宗稚嫩的脸上没有任何嘲讽的表情,然而话语中却充满了嘲弄:“你一开始就要首名,却没想过,当年我们这些人参加大试,在开始之前却都不敢妄提首名。我们何等的出身,自幼修行都不敢如此,像你这样的出身,直接说要首名,不是在嘲讽我们所有人么?”
在任何人看来,她应是皇后的人。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很完美,她的容貌很完美,修行速度很完美,出谋划策很完美,幕后有她存在的事情,似乎从未有过失败。
因为她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里好像有无数看不见的蛛线。
越是年少,便越是容易冲动和热血,而成年人却往往更加谨慎,更会权衡利弊。
一片更加响亮的惊呼声响起。
端木净宗也不在意,微微一笑,转过身去。
丁宁的这句话,和图书显然是直接决斗的邀请。
因为丁宁此时握住了末花剑的剑柄,然后遥遥的对着凝立的林随心行礼,出声:“若是允许,我想要和他决斗。”
端木净宗微笑道:“我很喜欢那条狗,可是它不喜欢我,就如当年我也想和你交朋友,可是你却也不喜欢我。”
然而不知为何,此时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场间大多数人心生的寒意甚至比一开始想到皇后的完美时还要浓烈。
张仪等人很自然的也想坐下来。
但正是如此,却让许多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寒意,觉得此人有些变态。
“这已经不只是白羊洞和郑袖的赌局。”
独孤白沉默了片刻,道:“不知道接下来林随心会如何安排。”
所有人震惊的目光聚集到林随心的身上。
端木净宗摇了摇头,抿嘴道:“当年你打断了我两根肋骨,今天我也只要打断你两根肋骨。”
丁宁抬起头来,看向屋棚的另外一端。
所以越老便越知恐惧,越是怕死,长陵像薛忘虚那样的人便越是稀少。
说了这几句之后,她又转头看了始终在倾听她说话的澹台观剑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我只希望丁宁不要让师尊失望。”
而这些看不见的蛛线像操控提线木偶的线绳www.hetushu.com一样,连着这周围每个人的身上。
独孤白微皱着眉头,对着厉西星问道。
百里素雪的眼力自然超过他和林随心等所有岷山剑宗的修行者,这意味着百里素雪也看好丁宁。
“如果现在觉得害怕不争首名,那我便站到对面去。”不等丁宁回答,厉西星便已直接冷道:“哪怕端木净宗在对面。”
然而他们的身影却突然僵住。
丁宁此时说话的神情很平静,他的语气也很平静。
在鹿山会盟之前,她很少出皇宫里的修行地,所以一味平静的修行,心里极少会有特别的情绪。
“你一定要拿首名?”
“当年你就想杀了我,可是你现在杀不了我。”
在距离丁宁等人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时,他就已经看着厉西星出声。
“他应该修了岷山剑宗的天息功法。”丁宁看了他一眼,道:“除非他真正开始战斗,否则没有人可以感知得出他真正的修为。”
“邀我直接决斗?”微怔过的端木净宗抿着嘴笑了起来。
黑暗里,端木净宗的脚步很轻盈,他红润而薄的双唇微微扬起,稚嫩的脸上带着开心的微笑,看不到任何的仇恨和愤怒。
“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厉西星冷漠的看着他,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