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三章 明卒和隐棋

山谷里另外一侧,黄真卫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他感觉到自己的猜测正在变为现实。
然而也就在此时,凝望着山谷的容姓宫女却是变了脸色,眼中第一次出现真正震惊的情绪。
一名修行地的师长转身望向身后山崖间休憩的营地。
谁都可以感觉到端木净宗周身真元一炸时所蕴含的力量。
容姓宫女和这名修行者所想的一样,正在凝视着黑夜里端木净宗和丁宁的身影。
所有旁观的选生和修行地师长心中同时一震,这的确是丁宁所需面对的问题。
然而这样的一招狠棋竟然直接就被丁宁如此干脆的击败,这记无形的巴掌,拍得响亮到了极点。
“你太平静。”
即便有着药力的克制,甚至还有可能有百里素雪在准允他参加剑试时所加的其它手段,然而那一炸时端木净宗所表现出来的真元修为就已经到了四境巅峰,只是身体在极度危险下自然宣泄出,并未凝成一股的天地元气就已经将丁宁往后炸飞了出去。
澹台观剑觉得这三个字已经有些说得老套,但他沉吟了一息的时间,还是觉得这三个字最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这样的隐棋,连绝对旁观的他们都没有看出来,身在局中的丁宁,又如何能够察觉?
很多选生甚至莫名的觉得难受起来。
……
“你现在就www.hetushu.com要挑战何朝夕?”
何朝夕平和的看着情绪激动的张仪,抬头看向远处的山间,说道:“而且你们不知道,我却是知道,就在不久前,这岷山剑宗的山间死了一名修行者,那人也姓何。”
端木净宗从呆滞中回过神来。
因为他太过平庸,最不吸引人的注意。
何朝夕沉下脸,自嘲般道:“在这样的剑会里,你竟然还有心情仔细分辩每个人眼中的细微神色?”
只是将自己放在端木净宗的位置想想便难受,身为当事人的端木净宗,自然更是难受到了极点。
“对我知晓得这么清楚,你加入剑试的真正目的是我,而不是厉西星。”
净琉璃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道:“连我也没有看出来他就是皇后的那棵暗棋。”
这依旧让端木净宗用不出力气,他呆了呆,更加难受,更加不甘的叫了起来:“为了要赢我,你一次性将积蓄的寒煞剑气全部用了出来,我看你接下来凭借什么取胜!”
“我和你不一样。”丁宁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我看着张仪和谢柔他们平静,是因为我确定他们能赢,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你对我不了解,对他们也不如我了解,对那些剑和剑经也不如我了解。和我一样的平静,便是和*图*书异常。”
他们都明白丁宁想要表达的意思。
何朝夕感慨的轻叹了一句,然后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净琉璃也极为罕见的笑了起来,道:“要做就做得彻底……这场剑试到最后是我安排还是他安排?他竟是想直接逐一击败这些人?”
何朝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沉吟片刻,道:“你这个理由不能令我信服,你自己也很平静。”
他以自己的意愿战斗,和那名容姓宫女以及她身后无所不在的完美影子战斗。
“为什么!”
光是接连的要求决斗已经足够令人震惊,而且何朝夕还是一开始就站在他这一边的人。
他想着容姓宫女此时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顿了顿之后,丁宁接着缓声道:“这种平静,使得你在看到他们获胜之后的喜悦都显得有些虚假,这种虚假,我只在你的眼中看到。”
因为他们下意识的以身代端木净宗,只是想着如果自己拥有端木净宗这样强大的力量,结果根本连展现的机会都没有,都甚至没有能够好好的出一剑,他们就已经觉得难受。
听到这样的喊声,往回走的丁宁没有任何的回应,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端木净宗的嘴张着,但是面容也是僵住,一时竟无言以对。
“为什么?”
丁宁点了点头,道:“如果准允的话http://www.hetushu.com,我想要一盏茶的休憩时间。”
小孩子如何打得过成年人?
这种难受,超过了他此刻身体的痛苦本身,让他口中还在涌着血沫,便忍不住疯狂的叫喊了出来:“我一定会杀了你!你这是投机取巧!下一次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丁宁点了点头,道:“因为我不是卒,我要注意的地方和你们不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又做了一件让他呆住的事情。
一片哗然。
何朝夕沉默了片刻的时间,认真的问了这一句,然后又看着丁宁接着说道:“若是你不解开我的疑惑,我不会答应和你决斗。”
在这场天下瞩目的盛大剑会里,他们就算表现得再优秀,也只是对阵双方中的卒子,而丁宁却是将。
“他就是皇后的暗棋?”
丁宁微微皱眉,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跌坐在地,面容无比疯狂和狰狞的端木净宗。
就连独孤白和易心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林随心淡淡的看着丁宁,嘴角却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先解决端木净宗,此刻又直接挑战何朝夕。”
此时他这样的一个动作,便让所有人明白他已经应承了这场决斗。
所有人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丁宁刚刚才出手击败端木净宗,然而现在他竟然又直接要挑战何朝夕,和何朝夕决斗!
一片不可置信和-图-书的惊呼声又如潮水般响起。
大多数人此刻还没有像黄真卫和净琉璃一样想得深远,他们只是因为何朝夕的话彻底反应过来,何朝夕便是那颗隐棋!
随着他这句话出口,场间再度响起无数细碎的惊呼声,张仪和谢柔等人看着何朝夕,脸色迅速苍白起来。
这样的疑问若是得不到回答,换了自己,恐怕也无法做到静心的决斗。
丁宁看着他,没有回答。
一声愤怒和不解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山谷里纷乱的声音还在继续。
丁宁的声音响起,山谷里纷乱的声音骤然消失,“从头至尾你都太过平静。”
“了不起。”
然而现在的情形却偏生是成年人被小孩子一阵狂风骤雨的快拳击倒,根本连出拳的机会都没有。
“小师弟……你……你……”张仪都不能理解丁宁是什么意思,语气颤抖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夏蝉出土,一鸣惊人,到底是谁的一鸣惊人,却很重要。”
这两句话的声音并不响亮,然而不只是端木净宗,就连场外许多选生在听清的瞬间都是一僵,甚至有些人不自觉的低下了平时骄傲抬着的头。
他心胸极为狭窄,自然不会因为丁宁那两句话而消除心中的愤恨,他咬了咬牙,还要忍不住再说两句狠话。
丁宁转身对了林随心行了一礼,然后看着何朝夕,说道:“我要挑和_图_书战何朝夕。”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是我?”
足足相差一个大境的修为,使得丁宁的力量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和成年人的区别。
所以此时丁宁的话语虽然平淡,但是他们却都可以感觉到里面的骄傲,这种骄傲足以让他们自忏。
只是从这一点而言,他便已经高出了他们所有人一等。
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何朝夕作为隐棋的确是最佳的人选。
只是和他所想不一样,容姓宫女此时的脸色依旧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是冷漠而高贵的表情。
“自甘成为人的工具,都不是统帅将,而是阵前卒,现在又有什么好愤怒和不甘的?”
当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自己的身上,在人群中一直都显得极为低调的何朝夕眉头微皱,抬起了头,看着丁宁问道。
但只是通过眼神,何朝夕就知道丁宁是觉得已不必回答。
“好一个统帅将。”
端木净宗在整个剑会里是一招狠棋,这样的布局传出去,绝对会让天下的修行者都佩服和惊惧皇宫里那名完美女子的能力。
很多人除了他那柄奇特的子母剑之外,对他的面容都甚至没有太大的印象。
张仪看着何朝夕,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你是青藤剑院的学生……白羊洞归于青藤剑院,丁宁师弟若是胜出,青藤剑院同样荣光。”
他知道此时那名容姓宫女也必定在看着这片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