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六章 如野火烧

那是精妙程度远超他其余剑招的剑招。
何朝夕的眼瞳剧烈的收缩起来,呼吸都彻底停顿,狂风骤散,丁宁的身影破风而出,一剑朝着他的喉间刺来!
这一剑将丁宁逼回紊乱的十方风雨之中,怎么看都是他的胜利,然而他却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
然而他们所有人又认为丁宁说得简直没有道理。
也就在这一刻,他的呼吸又是骤停。
只是他们也无法想明白,丁宁是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剑痕很浅,何朝夕在落地之后,肌肤里只是渗出一些细小的血珠,然而这一道剑痕却如同划到了何朝夕的心里。
丁宁如折翅的大鸟般惨然往后倒坠,落入身后的无数狂风阵中。
所有的选生和修行地师长都在认真的听着丁宁的说话。
净琉璃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自言自语道:“关键在于看懂了,就能抓住对方的一些错漏,轻易破解,这才是真正会用剑。”
端木净宗无法做到更快,所以他输了。
何朝夕手中的青色长剑频率极快的震动着,发出奇异的嗡鸣。
“更何况我先前说那些话的时候,就知道你会用剑胎上的剑招。”
鲜血如许多蚯蚓,沿着剑尖急速的流落。
很多修行地师长的心中也同样响hetushu.com起这样的声音,他们深深的吸着气,看着还在紊乱卷动的雷雨,眼神里甚至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些敬畏,就像他们虽然是净琉璃的前辈,但是看着净琉璃的目光中始终带着一些敬畏一样。
又是当的一声震响。
所以现在丁宁的意思非常清楚:如果你的真元不能更强,如果你不会比青藤剑经超出一个等级的精妙剑经,那你便可以认输了。
作为剑脊的小剑再次脱离剑身,化为一道速度惊人的青色流星,直射丁宁的身影,于此同时,他的青色大剑带着一种疯狂之势挥舞起来,一道道剑气像一些术器上的风叶一样疯狂的旋转着,变成了一道道旋转的狂风。
一道青色的流光自散乱的风中射出,噗嗤一声,没入他的腹中。
狂风吹拂之处,地面石子都被抽打得炸开,何朝夕的身体同时在疾进,青色长剑在狂风中又耀闪出许多闪亮的剑影,如同雷光。
独孤白转头看着呆着的张仪,忍不住笑了笑,道:“你还是小看了你家师弟。”
因为就算再普通……从何朝夕方才的表现来看,他也已经是进入四境的修行者,所用的也已经是青藤剑院的精妙剑招。
一直没有多少特别表情的林m•hetushu•com随心再次笑了起来。
他以动作逼何朝夕做出选择。
这便是真正的绝世天赋。
他停了下来,面色异常苍白的看着丁宁,问道:“怎么会这样?”
有名选生突然忍不住失神的叫了起来。
看着身影都已经在无数道狂风中消失的丁宁,很多选生都自认自己接不住这样一剑。
……
丁宁破了这一招十方雷雨,并击中那柄小剑,略微改变了小剑的行动轨迹,最后在那横剑一挡之时,又剧烈震荡母剑剑身,令母剑元气颤乱,无法接住射回的小剑。
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何朝夕体内的真元已经流淌到了极限,甚至将近触发体内的毒素,身体都似乎开始发出亮光。
张仪呆呆的如同陷入梦里无法醒来,他见多了丁宁的平静姿态,却是没有见到如同一片野火般燃烧起来的小师弟。
山谷里又是一片安静。
他看着前方,嘶声叫了起来。
丁宁也没有继续进击,停顿在当地看着他,说道:“你最强的应是耐力,你的耐力足以让你拖垮很多人,只是对我没有用处。因为你的真元力量和所会的剑经太过普通,你花的力气再多,我也不需要花什么力气来应付。”
明明在数个呼吸之前,他的体内m.hetushu•com还有很多气力,但是随着剧烈的痛苦从中剑处不断传入脑海,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力在这后退数步间已经好像被抽空。
“难道只是花了那么短的时间,就看懂了上面的所有剑式?”
何朝夕的大脑有些空白。
所有人的视线有些凝固。
在他的身后,何朝夕颓然的跌坐在地。
接着所有人震惊的看到,正对着何朝夕的一道风卷上突然透出了一片细密的白花。
“这是剑胎上记录的剑招,我都看过,你还敢用?”
“更何况你用得这么生疏。”
丁宁这一剑浑然天成,步法身位,出剑时机精妙到了极点,别说是一名学剑不过一年的修行者,就连浸淫了数十年剑道的修行者,就如他们,都难以做到如此完美,甚至天下绝大多数修行者一生中都不可能做到如此完美。
许多修行地的师长都震惊得无法言语。
那样平和的语气里,此时流露出来的,便是狂傲和不将对手放在眼里的肆意燃烧的放肆。
“嗤”的一声裂响从他手中的青色大剑上发出。
何朝夕垂头。
绝大多数修行者一生都做不到,而这样的一名年轻人能做到,在这些修行者看来,这已经无关后天的修行,无关出身门第,只在于天赋。
“看懂也和*图*书不算什么。”
先前丁宁在和端木净宗对战之时所说的话是“你还能不能更快一些?”
直至此时他才确定,刺入自己腹中的就是从自己剑上射出的那一柄子剑。
一柄青色的无柄小剑深深的没入何朝夕的腹中,剑尖从他宽阔的后背一处透出。
上方夜空里的雾气骤然浓重起来,狂风汇聚着雾气,形成了夹杂着许多水滴的龙卷,从四面八方像蛟龙一样扑向丁宁。
丁宁骤然收剑,横剑反挡。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丁宁说得很对。
然而只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耳中响起当的一声清脆震鸣。
丁宁转身,看向顾惜春。
“我已经知道你很强,但是没有想到你这样强。”
这时丁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着风声传入所有人的耳廓。
就在此时,丁宁看着面色异常苍白的何朝夕,接着说道:“你的真元还能不能更强一些?你有没有领悟更加精妙的剑经?”
他手中的青色长剑硬生生的偏折,像一根扁担般狠狠扫向丁宁持剑的手臂!
他下意识的想起了一招剑招,他在之前的剑胎上领悟的一招剑招。
何朝夕的最大弱点就在于他所掌握的剑式和其余顶尖才俊相比太过普通。
顾惜春面容骤寒,冷笑道:“是么?”
“你不会和_图_书有其它结局。”
眼见自己的一式十方雷雨似乎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何朝夕心中的寒意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但在这一瞬间,他还是超出平时极限速度的做出了应对。
丁宁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来,对着何朝夕缓缓抬剑。
他们能够想明白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何朝夕震惊而有些茫然的发出了一声厉啸,整个身体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他当然不想认输,所以他自然用出了这招剑招。
随着这几句话响起,丁宁的身影缓缓的从风影中透出,重新出现在所用人的视线里。
“怎么可能会这样?”
只在这时,丁宁已经微微转头,看着顾惜春说道。
“接下来我便会挑战你,我会让你知道虽然谢长胜不在这里,但是你说的话依旧会成为笑话。”
丁宁的这句话说得很平和,但是绝大多数选生听了却说不出的难受。
要么认输,要么出剑。
一名四境修行者无法逼迫三境修行者动用全力,一名三境修行者说四境修行者的真元和剑式太过普通,这简直就是荒谬。
这一剑是昔日魏王宫的“十方雷雨”,虽然没有当年那宫廷剑师的“雷龙剑”配合,但此时在何朝夕之手施展开来,也已经是威力惊人。
一篷血雾从他的腹部飚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