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五十章 都在破境

所有这些人忍不住想,顾惜春如果看到此时的画面,恐怕会更难堪,更无法承受。
只差最后一步。
叶浩然一闭眼便踏入五境,谁又可以保证他没有掌握运用飞剑的方法?
“我必须输,我必须让你夺得首名,然而我也必须让你死。”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不想开口认输。
丁宁却是只用袖子擦了擦眼眶周围,然后对着张仪摇了摇头,说道。
只是刹那间,有许多新鲜的气息开始扑向他的身体。
“我实在没有想到你能走到这样一步。”
张仪又想起薛忘虚,一时无语凝噎。
张仪冲到了丁宁的身侧,开始手忙脚乱的清理沾在丁宁身上的汞粉。
他对着叶浩然,遥遥的举剑平胸。
接着他姿势很难看的摔倒在地。
顾惜春的身体原本显得无比僵硬,此刻听到谢柔的这句话,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就算是很多年之后,很多人也会记得这名酒铺少年,记住他和白羊洞的风光。
因为丁宁走向他,走向他削好而没有动用的一堆木剑。
他身体周围的天地里,好像开了一扇全新的门,有许多丝全新的天地元气,欢呼雀跃的朝着他的身体涌去。
张仪愣了愣,他顺着丁宁的目光扫过远处所有的选生。
鲜血飞洒,顾惜春身前再次如桃花朵朵开。
然而此时和_图_书他的剑落在身侧地上,若是直接转身离开,却是连这柄佩剑失了。
都在破境!
丁宁也闭上了眼睛。
“第五境。”
山林间出现了更多的风流。
谁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激动和欢喜,以及对自己这名师弟的敬佩和关爱,所以他这样的动作,没有让任何人觉得不妥,觉得他婆婆妈妈。
这种气度超越了先前所有的选生。
他只是对着丁宁颔首示意,然后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叶浩然的身上。
就连林随心的眼睛也不由得睁大。
这一捆木剑压在身上有些沉重,丁宁眉头微皱,便不想再耗费时光。
山谷里其实有不少人不愿意见到丁宁夺得首名,然而他们潜意识里却又想见到这样的传奇出现,所以他们的心情很纠结,很复杂难言。
叶浩然微微一笑。
越是往上便越是艰难,每往上一境,便有数以倍计的人卡在关口,甚至一生都无法参悟破境。
任何正常的修行者都会设法控制体内的逆血,因为逆流的气血在经脉之中乱涌,必定会带来很多更坏的结果。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逆血还在涌动。
修行者破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今后还请不吝赐教。”独孤白早已将张仪和丁宁视为好友,然而此时看到丁宁行礼,他却是hetushu.com面容顿肃,深深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丁宁微滞。
对于长陵的剑师而言,这同样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如果这真的意味着某种强大的剑势,那就是说明,丁宁真的对战胜方才的顾惜春有绝对的把握,他还有更强大的手段!
此时看着丁宁背负这些木剑转身,重新走向比试的场地,所有观战的选生和修行地师长都有种无力的感觉。
破境!
然后他却并没有和所有人的想象一样拔剑。
然而此时叶浩然却在安静喜乐的气氛里轻松的破境,这便意味着他早就可以入五境,他随时可以入五境。
“没来败,何来胜。仅想凭着精妙而别人没有见过的剑势而胜过所有对手,这本身便是最大的谬误。”
在独孤白看来,丁宁足以成为他的师长。
……
嘶哑的笑声里,一口鲜血再次从他的双唇间喷出。
这是持见师长之礼。
在丁宁对面的所有选生里,叶浩然是唯一一名没有回避丁宁目光的选生。
丁宁和张仪的目光也落在了叶浩然的身上。
微笑的同时,他的心中响起充满杀意的声音。
五境和三境,更是隔着巨大的差别。
然而亲眼见证这个传奇,谁都觉着,只有接着击败叶浩然,这场宣告大秦王朝除了安抱石和净琉璃之外,又出现了第三个真http://m.hetushu•com正怪物的盛会,便不算真正的完美。
五境意味着可以动用真正的飞剑。
“嗤啦”一声裂响,丁宁从衣衫上扯下一条布条,将所有木剑捆缚背在背上时,他顺势躬身,对独孤白行礼致谢,同时道:“应该可以。”
林随心微微转过身,看着在谢柔的声音里不断颤抖却依旧不动的顾惜春,冷笑道:“还不认输,难道真想让他刺你一剑,或者我让人找块豆腐来?”
“小师弟!”
承认失败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直接沉默的离开。
丁宁点了点头,没有应声,然而独孤白却是第一个震惊和激动起来。
除了张仪等人一开始就知道这些木剑代表着什么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并不知道这些木剑有什么用处,只是这些木剑明显都属于独孤白。
独孤家本以剑意的领悟和运用名闻天下,此刻连独孤家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独孤白都对丁宁如此,这又足以让场间绝大多数人动容。
净琉璃看着顾惜春隐没在黑暗里的身影,没有丝毫同情的摇头道:“这样的人,即便进入岷山剑宗学习,又能有什么成就。”
一片哗然。
绝大多数选生在此时还未来得及反应,净琉璃却是已经垂下了眼睑,寒声道:“临阵破境。”
然后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不想开口www•hetushu.com,又不敢去拔身侧的那柄剑,这是真正的两难。
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的身上骤然绽放出一股全新而强大的气息。
“不用了。”
顾惜春惨然的转身。
四境和三境之间,便差着能否利用天地元气的巨大差别。
丁宁也在闭目之间破境!
“还是不需要了。”丁宁再次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远处凝立着的那些选生,缓声道:“你看看他们……就算我现在再显得邋遢,他们看我的目光又会有何不同?”
顾惜春无法对林随心的话置之不理,想到今日里发生的事情必定出现在后世的许多典籍里,想到今后许多人谈论起这件事情时的脸色,他颤抖的嘴唇微启,未发出声音,一口血箭便喷了出来。
然后又毫不在意般爬起来,走了数步又摔倒。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震惊未消,他们也会有足够的耐心看接下来到底如何发展,然而却并不是所有人都很有耐心,尤其当结果已经注定。
张仪停顿了下来,看着眉眼干净的丁宁,摇了摇头,第一次有些固执道:“再胜一场,你便是首名。那时何等的风光……我怎能让师弟你那么衣衫污秽的迎接那样的风光?”
顾惜春茫然的看着落地的点点猩红,惨笑了起来,笑容里包含着说不出的痛。
此刻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这名出身于骊陵君府hetushu•com的少年面容也平淡如初。
……
看着所有那些有些战栗和不自觉躲闪丁宁注视的目光,他开始明白了此时和剑会开始时的不同,开始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风光。
因为两难,他依旧顿在当地。
“你确定真的可以?”
所有人的呼吸在此刻停顿。
独孤白看着越来越近的丁宁,声音都轻颤起来。
连付出了那么多心血都无法战胜丁宁,甚至无法接住对方的一剑,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她的声音此时没有刻意压低,如寒风卷过山谷,使得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也都反应了过来,发出了一片片更为紊乱的惊呼声。
……
他看着丁宁,平静出声:“其实在看到你胜顾惜春的那一剑时,我便犹豫着要不要这最后一战让你,这样便彻底成就一段传奇。只是方才我想明白了,让与不让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既然你有足够的信心,我就算不让,也未必能胜你,我若是不让,说不定还能看到你更强的表现。”
然而此刻的顾惜春却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其实即便差这一场,即便丁宁最后败在叶浩然的手中,丁宁也已经是这场剑会的传奇。
看着他在黑夜里踉跄挣扎的身影,很多选生都觉得他只剩下了一句空的躯壳。
他闭目养神般的姿态,便陡然令他的身影多了许多淡然、平静、从容的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