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二十一章 遗忘的事情

叶帧楠看着他,道:“我欠别人的已经还完,现在欠你的。”
看着这条玄霜虫颤抖的样子,丁宁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抱起木箱时真挚的说了声:“抱歉。”
对于她而言,有些人长得很美,却是很丑,有些人长得很丑,但在她的眼睛里却不难看。
这条玄霜虫早已因为过分恐惧邵杀人身上的气息而紧紧蜷缩成了球形,先前只是因为丁宁还在车厢里还略微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有些安全感。
至于美丑,她却没有什么概念。
邵杀人平时少话到了极点,甚至可以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哑巴,现在听着他的这些话语,丁宁明白他的意思,然而丁宁也知道让自己心乱的事情和邵杀人所想的完全不同。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请我吃一日三餐就好。”
容姓宫女离开后不久,丁宁出门至马车中带回了被他遗忘许久的玄霜虫,又过了不久,坐在树下凉席上的邵杀人又微微的抬起了头。
“有些意思。”
木箱里便蜷缩着青曜吟赠送给他的那条玄霜虫。
长孙浅雪直接从丁宁的手中取过装着玄霜虫的箱子,朝着最深处的小院中走去,头也不回的清曼说道:“但那同样需要时间。”
这对于她而言也是一种难以理解的修行过程,就连她七境的身体都无法完全承受住她体内那柄剑的元气,然而这条长虫的身体却可以天http://m.hetushu.com生完美的容纳吸收。
听到丁宁的声音,这条玄霜虫更是激动,差点直接就跳起来钻到丁宁的怀里。
长孙浅雪沉默了片刻,道:“至少目前她应该还不知道我和你的身份,否则她不会派人送这些东西给你。你这样做,不怕彻底激怒她?”
这样令人费解的行为很快引起了园里园外的注意,在这名少年清扫了半个墨园之外的街道时,丁宁径直穿过面铺,从面铺的门穿了出来,看到了那名少年。
“它最终会变成什么?”
长孙浅雪依旧在内园里等着丁宁,看着丁宁走到身前,她看着箱子里玄霜虫难看的样子,又再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
“邵师叔。”
……
丁宁道:“其实她并不太喜欢顺从。”
他和长孙浅雪在这墨园,此刻就像是在等待着审判,然而在这长陵,谁又不像是在等待着审判?
在丁宁还想开口之前,他对着丁宁恭谨而认真的说道。
丁宁怔住。
丁宁摇了摇头,“你不欠我的。”
她性情一向高冷,平时更是懒得和人接触,更难得夸赞别人,此时虽然只是淡淡的说一句有些意思,却已经是难得的夸奖。
它的额头上顷刻结出一块白色的霜斑,就像胎记。
“叶帧楠?”
感受着这条玄霜虫的变化,感知着它体内的元气相融和壮和*图*书大,丁宁有些感慨的看着长孙浅雪,道:“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
这长陵炎热的气息又是它从未遭遇过,它想着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地方,此刻当丁宁再次掀开车门帘,感受到丁宁身上的气息时。它卷缩在一起,又僵硬如铁的身体顿时有了动静,不停的颤抖起来,它若是有泪腺,一定会嚎啕大哭,眼泪一定坠落如雨。
长孙浅雪看着这条深红色长虫,问道。
看着走回园内,重新拿起小铜铲的丁宁,长孙浅雪冷笑着说道:“那些东西,至少可以让你的修为提升快上许多。”
自从它在懵懂之中醒来,拥有一丝灵智,敏锐的感觉到天地间的玄霜气息,在第一丝天地元气自然的涌入它的身体时,它的脑海里就出现过那样布满玄霜的世界,它恍悟觉得,那应该是它这种东西修行尽头的世界。
叶帧楠不再说什么,继续开始打扫。
丁宁只是抬头看着长孙浅雪说了这一句,木箱中的玄霜虫就停止了颤动。
所以他再次躬身对着邵杀人深深行了一礼,道:“多谢邵师叔提醒。”
“不知道。”丁宁摇了摇头,道:“但我可以肯定,它肯定比南越修行者的那些蛊虫要厉害得多。”
长孙浅雪莫名的恼怒起来,面上全是寒霜,“难道她是受虐狂?”
平时根本看不见的毛细孔都舒张了开来,却不和图书见有任何气流的冲出。
车厢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敞开木箱。
叶帧楠放下手中的东西,接着开始给沿街的每家铺面挑水。
玄霜虫虔诚而贪婪的张开了口,将这缕玄霜元气全部吸入。
他到达了墨园,却并没有入园,而是开始沉默的做事情,洒水扫地,洗去墨园外的一些污垢。
那辆马车看上去很普通,在墨园的门外已经停了很久,车厢上甚至积了一层薄薄的尘土,然而除了这片街巷中那些和修行者世界隔绝的普通人之外,长陵此刻很多修行者都知道那辆马车代表岷山剑宗。
“我没地方吃饭。”
长孙浅雪看着它,没有说什么。
当丁宁走出墨园,走近这辆马车,一个声音从马车一侧的树荫下传入丁宁的耳廓。
丁宁放下铜铲往外走去,道:“我忘记了件东西在马车上。”
长孙浅雪皱起了眉头,却被成功吸引了注意力,“什么事情?”
街巷的那一头,出现了一名少年。
她看着这条微仰着头,似乎在仰望着一片传说中天地的丑陋长虫,皱着的眉头缓缓松开,说了这一句。
丁宁苦笑道:“我不喜欢太干净。”
就好像一个平静的池塘里落入了一条比池塘还要大的瀑布,整个池塘沸腾了起来。
“天象菩提,烛龙丹,火龟胆……这些东西的气味,连我都很多年都未闻到,你一股脑的全部倒掉,http://www•hetushu.com也不觉得浪费?”
然后他掀开了车厢帘子,走入了车厢。
玄霜虫也敏锐的感知到了她的感受,激动得浑身再次震颤起来,微微扬起的头颅在此时深深的埋伏下去,表达它的尊敬和臣服。
丁宁躬身,对着未在车厢里,而是在旁边树下竹席上坐着的邵杀人认真行了一礼。
丁宁还礼,眉头微蹙的看着这名在岷山剑会上曾要向自己送药,然而又被自己拒绝的死士,道:“你这是?”
丁宁想要再回答她,然而他的目光正好落在铜铲新翻开的一块泥土上,那块泥土上有着两条鲜红色的细小蚯蚓,他微微一怔,道:“我忘记了件事情。”
当丁宁离开车厢却又将它遗忘在此处,未将它带离,它更是害怕到了极点。
丁宁没有说什么,走到斜插在地的铜铲前,继续挖土。
“青曜吟养出来的东西,他送给我了。”
“在岷山剑会,几乎所有岷山剑宗的修行者都看过你的表现。”邵杀人微抬头看着丁宁,道:“你的心思慎密和冷静,连我们都自觉不如,但是你到现在才记起回到马车来取东西……实在相差甚远。岷山剑会首名只是虚名,若是被虚名困扰,那今后你的名字就真正的成了虚名。”
它身外的空气依旧炎热,但是它却分明感受到了长孙浅雪体内那种惊人的玄霜气息,只是这种感受,就让它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布和图书满玄霜的世界,让它觉得舒服起来。
他垂下头,想着那名喜穿白裙的女司首,自嘲的笑了笑。
它的整个身体乱颤起来,身体深红色的肌肤都发出了近乎裂帛般的响声。
黑衫少年放下手中的东西,认真的躬身对他行礼。
然而这样的世界现在却清晰的出现在它的面前,它在震惊到忘记恐惧的同时,不由得想到,难道她是它们的同类,是它们的王?
他对于郑袖其实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若是郑袖开始怀疑长孙浅雪和他的真正身份,那么今日里容姓宫女就不会带着那些珍稀的赏赐而来。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不差那一点时间。”
“你真的不是元武的人么?那那夜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出现?”
“你最近的心境有点乱。”
叶帧楠道:“我欠你一条命。”
邵杀人只是看了那少年一眼,就又垂下了头,不予理睬。
丁宁无奈的看着他,道:“我不需要你还。”
少年身穿黑衫,面色和肌肤都很蜡黄,看上去好像生过一场大病,但又好像没有任何一种病会让一个人的肌肤如此。
他的心境已经平静不少。
它自然不会说话,然而长孙浅雪却并非普通的修行者,她已经从它身上的一些气息变化感觉到了它的感受。
一缕极为轻淡,却是没有任何寒意流淌的凝聚至极的玄霜元气,却是由她的指尖沁出,落向玄霜虫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