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二十四章 同一个清晨

“我明白。”白山水微微一笑,道:“我若出手,甚至不会让人察觉你的天一生水。我知道凭我一个人根本不够,所以我会找公孙家的大小姐。”
当他在秦楚边境绕路而行,分餐露宿了数天之后,才终于遭遇了一支马帮。
王太虚的眼睛里涌起了一些平时没有的冷焰,道:“他在上次伏击白山水的战斗里,应该受了很重的伤。”
“反正我已经不想再等很久了。”
“恭喜。”
丁宁略一沉吟,“是梁联的心腹?”
丁宁微微蹙眉,道:“这是什么声音?”
当他在长陵城里等待的时候,张仪在秦楚边境赶路。
“梁联就是你说过的,当年出卖李观澜的那个人?”
丁宁讲述完毕之后,看着王太虚最后说道:“这听上去像是一件交易,我把你用来换取了我的利益,但你知道不是这样。”
虽然这支马帮的带头人已经安排给他一匹性格最为温顺的马匹代步,但是这名老者却依旧呕吐不止。
……
丁宁也静静的看着他,道:“一别之后,不知后会是何期。”
“谁想再等很久?”
“我留下的那个人叫白南溪。他的鞋子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我相信你看得出来。”
长孙浅雪太过熟悉丁宁,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闪烁的光芒,她知道有些计划正在他的脑海里酝酿。
她和平时截然不hetushu•com同的连说了三句话,然后才紧抿双唇,转身走回自己的卧房。
因为这种马帮太小,顺路带回去的燕人不太可能是什么逃犯或者其他重量级的人物,往往也只是在昔日征战之中,流落在秦地的一些老兵和杂役,工匠之类。这样的马帮里也不存在什么厉害的人物,只有一些擅长用刀箭的武者。
“姑且称她为长孙浅雪,她欠我一条命,我师兄的一条命。”白山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她无法拒绝我。”
“又过了一天。”丁宁看着王太虚微白的双鬓,又微微抬起头有些感慨的看着初生的朝阳,然后才缓缓说道:“我想让你去燕朝上都。”
……
王太虚的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他静静的看着丁宁,道:“既然信笺都不安全,我会设法在长陵留下一个人,虽然往来大燕都要数月,但或许会有用。”
自去年渭河之上一战,白山水连连挫败,就好像长陵对于她而言真是充满了厄运的一座城,然而到了今日,却是否极泰来,修行境界更上重楼。
而丁宁却很习惯这点。
王太虚从马车上下来,看着那边熙攘的菜市场,便不由得摇了摇头。
看到这样的画面,除了马帮的带头人皱着眉头丢给他一块湿冷的布巾之外,老人周围的人都是忍不住捂住了口鼻,尽量避得远一些,然而张m.hetushu.com仪却是走了上去,安抚着老人的背部,并开始帮老人擦拭,喂他温水。
王太虚仔细的辨别了一下方向,道:“是宋仁,虎狼北军的将军。他获得封赏,将率军去关外驻守。他之前便以勇武著称,擅长夜袭,人称夜飞豹将军。现在应是正式行军离城,满城欢送。”
夜策冷轻声贺喜,又摇了摇头,道:“大浮水牢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光能杀死申玄就足够。”
“不要想着在离开长陵之前顺便处理这件事,郑袖既然不想让他死,只想将他派往别处,即便他受再重的伤,也不会比别的时候好杀。”丁宁看出了他的意思,摇了摇摇头,道:“而且你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他也会想着在离开长陵之前处理掉一些让他不快的事情。你和我不同,我已经是岷山剑宗派人守护的真传弟子,而你毕竟只是一个江湖枭雄,杀死你也不会让郑袖对他更失望,也不会改变他离开长陵的这件事本身,所以你必须更早走。乘着这个时候退走,只会让人觉得你是避灾,而不会让人想到你远去燕朝上都。”
酷暑已至,唯有清晨有数分阴凉。
毕竟在荒芜的边境之中行走,遭遇马贼的可能性都很小,但未必不会遇到一些冒充马贼出来打秋风的兵匪,甚至还有一些传说中的猛兽。
“还剩下多少能够站在元武和http://www.hetushu.com郑袖对面的人?”白山水自嘲的笑笑,道:“如果这样都没办法成功,那便只有把长陵当成坟墓,把自己葬在了此处。”
长孙浅雪就像是丁宁的影子,只是当王太虚的身影消失在丁宁的视线,她便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
所以这日清晨,一名支付了一些酬劳,让这支马帮顺道带回燕地边境的老者开始呕吐。
他没有转头看长孙浅雪,只是点了点头。
一发而动全身,像他这样的人物要离开长陵,同样需要很多的时间。
在酷暑中赶路是很令人难受的事情,尤其对于一些身体本来很弱的年老长者。
“看来她对他已经彻底失望。”丁宁淡淡的笑了起来,“他也应该很快就要离开长陵。”
长陵的远处的街道上,有一处行伍正在离开长陵,车马如龙,沿途许多民众正夹道欢送,各色糕点与新鲜瓜果不要钱一般拼命朝着战车上塞去。
他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夜策冷还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知为何,那名喜穿黑衫的旧权贵承诺了仙符宗必将收他为徒,却并未对他的沿途做出安排,没有正式的通关文书,像他这样的大秦修行者便不可能穿过楚王朝的许多都城,再行向和楚王朝接壤的燕朝腹地。
这支马帮严格而言做的是正当生意,只是不属于大的商号,所以在楚地无法和那些和楚商贸的商号竞hetushu.com争,无法营生,唯有用人力和时间换取一些微薄的利润,通过秦楚的边境,将一些秦地出产的茶叶和缎匹运送至燕朝的边地。同时也收取一些酬劳,顺路带一些在秦地想要返回燕朝的燕人回去。
王太虚微微挑眉,没有言语,只是看着丁宁。
能战胜和能杀死,这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长孙浅雪听着他显得有些萧索的声音,道:“可是你刚刚就说过,他比平时更难杀。”
“你之前说的从没有错过,所以我会很快走。”
“那就继续等着吧。”
他转过身来,看着已经不想说话的长孙浅雪,认真的说道:“我会先杀那名姓容的宫女,因为她比较好杀。”
他快步直直的穿过了可以一览无遗的庭院,走进墨园最深处丁宁和长孙浅雪所居的小院。
有鼓号也随即响起,伴随着隐隐约约的欢呼声,甚至传入了这墨园,传入了王太虚和丁宁的耳中。
长孙浅雪看着他的背部,却好像看透了他的身体,清冷道:“你想乘着他没有离开长陵之前杀了他?”
对着丁宁说了这两句之后,王太虚便不再有任何的停留,转身快步的离开。
所以当发现了张仪的修行者身份,虽然根本不知道张仪是何等的修行者之后,这支马帮便很容易的接纳了张仪。
“如果有机会出现。”
丁宁慢慢的将耿刃和自己对话的内容陈述了一遍和图书,包括自己没有征得王太虚同意就替王太虚做主的话语。
“我会去准备。”
丁宁轻叹了一声,道:“所以只能等着。”
“我不可能出手。”
王太虚点了点头。
夜策冷平静的转过头去,道:“我希望你能够成功。”
丁宁没有否认,道:“若是到了太过边远之地,要想杀他,就又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墨园已经进过许多次,此时园里许多负责平时生活起居的也都是他的亲信,只是这次王太虚的脸色却分外凝重。
在看到等待着自己的丁宁之时,他便皱了皱眉头,道:“连信笺都觉得不安全……是什么事情?”
“等着被人杀,或者杀人。”
丁宁在台阶上坐了下去,沉默的看着远处声音传来的方向,无声的自语道:“说到等待……谁都不会有我等待得久,都不会有那么痛苦的等待。”
墨园门外因为有着岷山剑宗那一辆马车的存在,很少有修行者经过,只有梧桐落居民居住的那一段院落对面,倒是越发变得热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菜市场。
将墨园这样一处高冷所在变得如此平易近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园里的那名少年才有可能做得出来。
在夏天里气味难闻的呕吐物不仅铺满了老人身前的衣衫,还弄脏了老人身下马匹的座鞍等物。
顿了顿之后,夜策冷看着白山水,接着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必须保证自己能够留在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