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二十九章 成全

听着前方牢房里压抑着的呻吟声,林煮酒有些艰难的抬头,水草般的长发掉出无数缕的水线。他却是不以为然的淡淡笑笑,道:“我求生的希望来自于我知道长陵出现了九死蚕,九死蚕在,就意味着我的敌人会恐惧,想到敌人现在不管多强大依旧很恐惧,我就很高兴。但是你呢,你的希望又来自于哪里?”
“这只是梁大将军的私仇,你不要忘记我们是如何被逐出长陵的。”被称为崔将军的男子冷笑了起来:“既然不可能解决他们,赵剑炉的人始终是郑袖的敌人,敌人越强大越好。更何况对方已经离开长陵,再通知监天司有什么意义?”
渭河连通着的这处江面的水波不停的荡漾,长陵大浮水牢最深处的水波也在荡漾,且同样泛着许多白色的泡沫。
他做这一些很熟练,因为他原本就是王太虚的车夫。
他径直走向王太虚的马车,一双分外稳定的手握住了王太虚车头上的缰绳。
当稳稳的控制着王太虚的马车登船之时,踪迹已然在长陵消失了许久的荆魔宗对着车厢中的王太虚道:“要杀死他们么?”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从靠在岸上的一条大船上走了下来。
熊熊的http://m.hetushu•com大火,就像是要将他所站立的铁甲大船的船头都彻底的烧穿,烧融。
他身边另外一名男子也在一息之后垂头,轻声道:“崔将军,我们该怎么做?”
然而现在却又多了这一个无名的年轻人。
……
他身旁的男子心有不甘,轻声道:“要不要告知监天司?”
她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想了片刻,然后认真的看着夜策冷问道:“他有没有见过你?”
这是一条和海外通航的铁甲商船,此时船头的甲板上,不知何时已站立着一名看上去很年轻的男子。
夜策冷冷漠的说道:“我正好去杀个人。”
白山水很清楚不会比澹台观剑差是什么意思,若是已在墨园,她或许有把握隐匿气息不被这名修行者发现,然而当这名修行者如同门房一般守在墨园之外,任何想要进入墨园的人,便不可能逃过他的耳目。
林煮酒开心的笑了起来,认真道:“我陪你一起等。”
有两名挑夫打扮的男子一直停留在码头边一间库房的阴影里,背靠着墙面坐着。
“有趣的理由。”
夜策冷安静院落墙角边上水沟里的水也在不断荡漾。
那方牢房的http://www.hetushu.com声音又消失了很久,才想了起来:“她会出现在我面前,哪怕救不了我,她也会死在我的面前。我在等她。”
荆魔宗垂首,不再说话,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因为对于他而言,重要的不在于告别,而在于能否重逢。
马车距离长陵越来越远,渐渐看不见雄伟的长陵的轮廓。
他们看似疲惫,昏昏欲睡,用于挑东西的竹扁担和绳索都是随意的靠在,然而他们却一直都在观察着王太虚所在的这支车队。
“帮我好好演好这场戏。正午去,暮时必须回到这里。”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只是撬不开林煮酒一个人的嘴。
他连和丁宁告别都没有。
“你会不会觉得这样很残忍?”
“登上去海外的船只并不代表一定要去海外。”被称为崔将军的男子微讽道:“他们可以随时在任何地方下船,绕过许多关卡之后,便不可能再追查出他们去了哪里。至于他们离开长陵是要做什么,这和我们还有什么关系么?我们即将去南越边境那种蛮夷之地,我们恐怕需要多多考虑的是自己的问题。”
一名挑夫模样的男子第一个深深的垂下了头。
车队在一处渡口停下。
林煮和_图_书酒笑了笑:“这似乎还有些言不由衷。”
看着这样的画面,夜策冷知道白山水已经修为尽复,且在境界上往前跨出了很大的一步,变得比之前全盛时更为可怕。她也已经感觉出白山水的心念。
隔了许久,那方牢房里的呻吟声才消失,响起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我先前的活着只是为了去死,既然又被人救活,那么自然要好好的活着。”
夜策冷转过头去,不再看她:“你去我自然便必须好好在这里躲着,只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在这里等待了这么久,现在去看……却是你能去而我不能去?”
甲板上的年轻瞎子没有去管那两名伪装成挑夫模样的修行者,他眼瞳空洞的不知道望着哪里,却是走向了一名身穿寻常布衣,坐在船头一角恬静的冲洗蔬菜和杀鱼的中年厨娘。
只是这却恐怕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一个瞎子。
看到那名从船上走下来的黑衣男子,这两名挑夫打扮的男子目光都是不自觉的微微一凛。
因为在这两名挑夫打扮的男子的感知里,那个年轻的瞎子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炉。
……
“能和平相处么?”
一滴晶莹的水滴随着她的呼吸,在她的身体前方不停的若隐若现,而后给人越来越为沉和-图-书重的感觉。
“应该是梁联梁大将军的人,恐怕长陵大多数人,包括皇后在内都还是小看了他。”王太虚微微的一怔,又摇了摇头,道:“不需要节外生枝。”
他的声音依旧对王太虚充满恭谨,然而和以前相比,却是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坚定和力量感,让人不需要怀疑他的能力。
中年厨娘没有回应,只是很简单的将白色的鱼鳔从准备丢弃的内脏里取了出来。
然而她还是摇了摇头,道:“墨园外有一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不会比澹台观剑差。如同门房一样守在墨园之外。”
白山水的身体前方已经不再有白色的水雾蒸腾。
他身旁的男子似乎并不完全赞同他的话语,沉默了片刻,道:“他们要去海外做什么?”
年轻只是感觉,只是觉得那人充满活力。
白山水自然知道这里面蕴含着多少感情和凶险。
就在这两间牢房之外不远的阴冷石阶上,如一道阴影一般的申玄沉默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夜策冷看了她一眼,道:“你想装作我进去?”
年轻瞎子也似乎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没有停留的走向船舱,只是他的声音却依旧传入中年厨娘的耳朵,声音却从绝对的杀伐变成了温和的请求,“能不能留下鱼鳔和图书,我喜欢吃。”
被他称为崔将军的男子声音微冷道:“自然是什么都不要做,否则就是送死而已。”
然而那人是个瞎子。
王太虚掀开车厢帘子,回望长陵,眼神里却是没有多少感慨。
中年厨娘的动作没有停顿,她熟练的杀着鱼,取掉内脏,准备随手丢给身边不远处阴影里趴着的一头黑猫,同时异常简单的吐出一个字:“诺。”
“是赵剑炉的人?”
他的眼睛虽然睁着,但始终都不眨动,对周围光线和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白山水点了点头,道:“只要你帮我,便能进去。”
也就在此时,这两名挑夫打扮的男子又骤然感觉到了什么,霍然抬头。
王太虚的车队已经开始次第登船。
她的面容渐肃,然后深深的躬身对着夜策冷行了一礼,道:“请夜司首成全。”
他走过这名似乎时负责船上厨房下手的中年厨娘的身侧,缓缓的轻声说道:“包括不要向岷山剑宗透露我和王太虚的关系,否则等船驶离,我就动剑杀了你。”
“应该是两名军人。”
帮王太虚赶车的一名车夫开始行向车队最尾端的一辆马车行去,准备休憩。然而令车队中大多数人不解的是,很快就要开始登船,一时却没有人接替那名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