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章 陈年旧事,不是我杀的你

夏日的午后,是一天里最昏昏欲睡的时光。
夜策冷早已过七境,这种灵药对她自然无用。
他的身体无比僵硬,带着疯狂之意的眼瞳里只剩下了恐惧。
她手中碧绿的茶汤毫无征兆的消失,就连那一片茶叶中的水分也完全消失,变成了一片干茶落在杯底,放佛一片从未泡过的干茶叶。
“最关键的是,你伪造的军令里,把我给漏了。”夜策冷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自嘲般的冷意,她的睫毛也不断的震颤起来:“以至于当我知道时,一切都已经结束,而几乎所有人都偏偏认为我应该知道,认为我只是故意率军不动,连郑袖和元武都或许都因为而认为我最后站在了他们一边。”
夜策冷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因为难以忍受的痛苦,他的面容剧烈的抽搐和扭曲起来。
这条狗是条普通的黑狗,但是颇具灵性,十分乖巧而讨人喜爱,每日在这个时候回到居所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要帮这条黑狗准备些食物和清水,并逗弄这条黑狗片刻。
他身上先前所出的汗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牵引,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层水膜,且吸附着周围天地元气之中的水意,渐渐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水团。
“我知道你是长陵此刻最强的修行者之一,但是你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杀了我而不让那三座和-图-书角楼察觉。”沐风雨强自镇定的看着夜策冷,“而且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为了杀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而冒这样的险。”
沐风雨的呼吸彻底停顿了下来,他兀自不敢相信那个人竟然真的有传人留了下来。
所以他甚至和长陵的许多贵妇人一样,养了一条狗。
“我说过死得不舒服和死得舒服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在长陵这数十座角楼里,他所镇守的这座角楼位于长陵最中央的一片区域,看似是中枢,然而前不靠外围,后不靠皇宫,实是最不重要的区域之一,在这座角楼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之时,别处的角楼恐怕也早已发现。
黄犀角并非是某种犀牛的角,而是海外深海中某种外观像犀牛角的黄色灵药。
“既然你决意让我死,那就一起死。”
随着茶汤的消失,沐风雨只觉得自己周身的肌肤骤然变得沉重。
这名角楼守将是沐风雨,和其余所有角楼守将一样,是这一座角楼周遭的最高官员,只是和其余那些有着显赫功绩的角楼守将相比,他的修为和过往却显得极为平庸,绝大多数军士甚至不知道他是因何能够成为这里的守将。
没有人回应他。
他的身旁没有什么随从跟随,角楼周遭的一些军士和下阶官员目光随着他的影子http://m.hetushu.com移动,却没有人觉得和平日有何不同。
她没有说话,然而沐风雨却骤然想到了什么,声音都变得怪异起来:“你……你确定那人的传人……”
他无法呼吸,无法动作,就连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都根本无法透出。
夜策冷手中端着一杯冷茶,站在檐下的阴影里,静静的看着他,依旧没有出声。
最无事意味着安全和不用担负什么责任,同样也意味着无聊。
沐风雨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起来,他终于明白当年的事情其实并没有瞒过所有人。
和往常一样,当他推开竹篱门墙,走入院中时,这条毛色黑得似乎流得下油的草狗欢快的迎了出来,围绕在他身边打转,欢跳着跟着他进入后院。
沐风雨浑身出汗出得更加厉害,他的喉咙也有些僵硬了起来,道:“下官还是不明白夜司首的意思。”
沐风雨的嘴唇开始蠕动,他发不出声音,但是夜策冷可以通过他的嘴型,清晰的看出他说的是什么:“就算你杀了我,也会有人看出是你杀了我。”
“你在修行上没有任何天赋,到现今也只不过刚过五境,但是你却是个很聪明的人,既然足够聪明,你便想得明白。”夜策冷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因为我知道你的身上应该还有一支黄犀角。”http://m•hetushu.com
他已经无法动弹。
沐风雨的确和她评价的一样,是个足够聪明的人,他想到了某个可能,眼中最后的一丝希冀都彻底消失,只剩下惊恐。
沐风雨平日里的生活也极为单调,他的居所就距离这座角楼不院,在一天里的休憩时光,他便如自然形成规律一般,回到居所小憩半个时辰,然后再返回角楼。
这个小院十分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名角楼守将从角楼走下,沿着阔直的巷道缓缓而行。
“在元武三年,我就查到了关于你的事情,在那时开始我就一直想来看你。”夜策冷不再看他,而是开始垂头看着手中碧绿的茶汤,茶汤里只得一片碧绿的茶叶,半沉半浮:“未想到一等就等到了今日。”
面容无比苍白的沐风雨知道任何的推脱都没有什么用,他带着一丝疯意笑了起来,寒声道:“既然如此,夜司首你就更应该谢谢我,既然一切都无法改变,既然因为我的一个错漏而导致你活了下来,并成为我大秦司首,那你就应该将错就错,毕竟不是任何人想要爬到你那位置,便能够爬到你那个位置!”
只是脚步轻轻的响起。
沐风雨也在就习惯在这些军士和下阶官员的目送中离开,想到这些军士和下阶官员的不解,他的嘴角也时常泛起些自嘲www.hetushu.com的意味。
“只要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会让你很干脆的死去,就像你家养的狗。”
然而就在进入后院的一瞬间,这条黑狗的头颅就掉了下来。
眼睛的余光里看见那一抹白色的时候,沐风雨冷漠的面容也骤然失色,不可置信的惊呼了出声:“夜司首?”
然而他的一个字还未出口,夜策冷手中茶杯中的茶汤已经干了。
夜策冷又笑了起来,笑得连胸部都颤抖了起来:“不是我杀的你,是白山水杀的你。我现在正在周家墨园。”
他和溺水将亡的人一样,肺部灌入水流,难受到了极点,然而身体里却又得到一些维系生命的氧气,一时无法死去。
“如果你决意要杀我,我告诉和不告诉还有什么分别?”沐风雨的眼睛眯了起来,道:“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你已经忍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你现在却又忍不住。”
没有任何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
夜策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死得舒服和不舒服,有着很大的差别。”
这种灵药的功效只有一个,就是大大提升六境之下的修行者的修为。
沐风雨的身体瞬间变得冷僵起来,然而他的面目却是反而变得冷漠起来,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应该明白,只要这里的天地元气涌动剧烈,至少会有三座角和图书楼注意到。”
他当然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这座角楼的守将。
没有鲜血飞洒,黑狗甚至保持着站姿,颈部的断口好像被一层薄薄的光膜封着,甚至可以看到无数的血管和白生生的骨骼和血肉,看上去令人觉得恶心。
“更改和伪造军令,不是当时的你一个人便能做到的,上面还有更重要的人存在。”夜策冷没有看他的疯狂笑意,只是安静的看着手中的茶汤,道:“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
沐风雨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张了张嘴,想要说出这句话,同时他体内的真元剧烈的流动起来。
沐风雨的身体却是瞬间被大汗湿透,他强笑了起来,道:“夜司首您是什么意思?”
夜策冷抬头,看了沐风雨一眼。
所以这反而是最无事的所在。
夜策冷语气平淡道:“若不是你假传了消息,调换了军令,至少长门军会赶到他那里,他就算战死,也不会那么容易战死。谁会想到一个小小的传令官,竟然当时敢拆开和伪造军令,害死了至少七名七境之上的强者?”
夜策冷说完了这三句话,然后看着他,等待着。
水团无声的膨胀了一些,一些细微的水珠里出现了一丝缝隙,有细微的气泡缓缓沁入,随着细碎的水珠压入沐风雨的肺腑之中。
“你没有子侄,根本不惧怕某些人的报复,我不明白你在坚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