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一章 会面

“不提孤山剑藏而首先提大浮水牢救人,白宫主也是一等一的重情重义之人。”丁宁抬起了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看着无比的痛苦中却依旧不开口的沐风雨,她的脸色越来越寒,脸上的笑意未退,两个小酒窝里却都似乎结出了寒冰,“那人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你,他的威胁,难道比死亡和痛苦还可怕?”
他的剑很独特,通体是金黄色的,剑身上的符文看上去形成很奇特的摺叠,但是细看之下,剑身却是异常的光滑平直,那些看上去像摺叠一样的符文,就像是自然映在剑身里的。
“你喜欢杀人?”
丁宁看了她一眼。
此时的痛苦非常人可以忍受,然而沐风雨却并未开口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丁宁缓缓穿过庭院,走向这辆黑色的马车。
他的剑法也很奇怪。
邵杀人自顾自的接着说道:“这就是杀人的好方法。”
这名隐匿在黑暗中的大人物汇聚了夜策冷的诸多仇恨,而且对于夜策冷而言始终是巨大的威胁,如果说进入岷山剑宗得到续天神诀是丁宁正式复仇开始的第一步,那么夜策冷要开始正式复仇的第一步,就应该是找出这人到底是谁。
邵杀人的眉头微微挑了起来,道:“你出剑为什么要带那么多折影?”
每一剑斩出,剑的走势都好像在空气里摺叠,形成一连串的黄金般水波。
马车的盖顶很圆,就像一顶很大的雨伞。
和-图-书孙浅雪不喜欢这样的玩笑,美眸中开始出现怒意。
骤然听到那人的名字,而且还不止一遍,长孙浅雪眼中的怒意和寒意骤然汹涌,似乎有一场暴风雨就将喷涌而出。
“我不会教你剑术的。”
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长孙浅雪面笼寒霜的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不远处。
他练习得极为专注,甚至忘记了酷暑,衣衫尽湿而不知晓,但是突然之间他有些古怪的感觉,停了下来,不由得朝着一侧望去。
“杀人总比被人杀好。”叶帧楠又沉默了片刻,道:“我父母在带我回乡省亲的途中被一批马贼所杀,我在那批马贼所居的山林躲藏了两个多月,杀了七个马贼,如果我当时杀人的手段更强一些,我早就可以杀光所有的马贼,也不会被察觉而被抓。”
邵杀人摇了摇头,道:“有兴趣看和有兴趣教不是一回事。”
在这个昏昏欲睡的夏日午后,沐风雨在无限痛苦之中,慢慢死去。
午后的墨园内里很安静,院外的巷子里却很热闹。
微微的顿了顿之后,邵杀人接着说道:“而且我是岷山剑宗中人,要得我教训,至少要通过岷山剑会,而你并未通过岷山剑会。”
“不愧是王惊梦的传人。”白山水真正感慨的看着丁宁,真诚的说道:“若是说天下有一个能够让我真正佩服的人,那一定便是王惊梦……连找到的传人,都是天下无人能及。”
和-图-书是在叶帧楠坐下的瞬间,平日里几乎和哑巴一样沉默的邵杀人便直接开口说道。
就在此时,邵杀人却是转过了头去。
邵杀人也不管他是否听懂,直接接着说道:“要让本身就能产生很多剑影的剑产生更多的剑影很简单,但要让本身能产生很多剑影的剑不产生剑影,却很难。”
天一生水和云水宫的功法原本就是天下最强的御水诀法,天一生水过于刚硬,而云水宫的功法则偏柔,当两者一相遇,便于绝顶之处再生风景,以沐风雨的修为,面对此时的夜策冷竟是连弄出些动静都做不到。
像他这样的人的拒绝,往往比绝大多数人要来得更为冷漠和伤人。
“白山水?”
“其实我很喜欢开门见山,我并不是你们想等的那个人。但我的到来应该足够能够说明什么。”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丁宁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看着白山水,认真道:“若是想要我们和你一起做些什么,便至少要注重些别人的感受。”
叶帧楠愣住。
那是邵杀人所坐的凉席的所在,就在方才,邵杀人看了他一眼。
邵杀人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剑影变化多的剑,便要让剑影更丰富更莫测的剑经来相配,那是一般修行者的做法。但要杀人,却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
叶帧楠停了下来。
在丁宁依旧未来得及开口之时,长孙浅雪已经看着丁宁,冷冷的问道。
和图书一些铺子的老板聚在一起在赌钱,偶尔还响起一些老婆子的尖叫怒骂声。
白山水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桀骜道:“只要有办法救人,孤山剑藏自可一起参悟。”
……
邵杀人似乎听到了有趣的笑话一样,极为罕见的笑了笑,接着又自嘲般道:“有谁会喜欢杀人?”
“公孙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只是这次你如果想要杀我,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叶帧楠在自己所住的小屋一侧阴影里练剑。
黑色马车停在内园的门口。
这是一个自元武三年起,夜策冷就心心念念想杀的人,然而此时看到充斥在他眼睛里的恐惧,夜策冷却没有多少快意。
听着马车里传出的轻柔声音,丁宁的脚步骤停。
感知着黑色马车里传出的那股气息,邵杀人的脸上流出些冷意,但他却并未有任何阻拦之意,只是冷冷的看着那辆马车直接驶进墨园。
他睁开了眼睛。
夜策冷的身影消失在这个院中。
包裹着沐风雨的透明水团却是不散。
他知道了异样的来源。
“那人来自楚。”不等丁宁回答,她又看着丁宁,补充了一句:“他和你也见过,若是他在大浮水牢中承受不住,那时知道你真正身份的,便不只我和夜策冷。”
或许是勾起了类似的回忆,这次邵杀人并没有直接回绝,而是保持了沉默。
叶帧楠微微一怔,“我的剑是换影剑,我所修的剑经是掠影剑经,两者正是相合hetushu•com……”
他所望向的那处道间,出现了一辆黑色的马车。
黑色的车帘被一阵湿润的风从内推开,身穿监天司官袍的白山水淡笑着看着丁宁和长孙浅雪。
长孙浅雪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身后的厢房走去。
沐风雨已经痛苦到了极限,浑身开始抽搐,甚至连大小便都开始失禁,他的嘴唇开始疯狂的动作,只是夜策冷看得出来,他只是在骂着一些最恶毒的话语。
叶帧楠的眼睛里亮起了奇异的辉光,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邵杀人深深的拜伏下去。
“所以夜策冷是我们的人?”
对于她而言,既然今日的结果已经出来,那接下来就已经不是她需要考虑的事情。
“我到了这里,她去杀个人。虽然不知道她杀的是何人,但必定是为了当年的事情。”白山水也没有再去看长孙浅雪,而是看着丁宁,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赌错,她实是重情重义之人。”
“我道歉。”
赶车的监天司官员将周围巡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靠近内园之后,他对着黑色马车敬畏的躬身行礼,然后退走。
戏谑的笑声响了起来。
当年的长陵之变里,除了现在的元武皇帝和皇后郑袖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在暗中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个人在当时的地位就应该极高,拥有强大的能力,而且并非是现在的两相和那些王侯之一。
墨园里一片静谧,丁宁原本安静的闭着双目m.hetushu.com,然而在这辆马车接近内园时,他的身体却是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叶帧楠看了邵杀人一眼,面色却是并没有多少改变,只是摇了摇头道:“前辈对我有兴趣,否则刚刚不会看我用剑。”
“别人觉得你必须要圆的时候,你却偏偏取的是直,而且偏偏还能做到。”
夜策冷终于到来。
白山水比丁宁年长许多,又成名日久,相对于此刻的丁宁而言,是毫无疑问的前辈,然而她此刻尊称丁宁为先生,实是将丁宁视为了同辈中人,尊敬到了极点。
他思索了片刻,收剑走回自己的居所,然后取了张竹席,走向了邵杀人,然后在邵杀人的身侧不远处铺上竹席,坐了下来。
这半个时辰本身是沐风雨一天中最悠闲和放松的时光,然而现在却变成了他一生中最漫长的折磨。
这句话和他之前所说的话相比更为伤人,然而叶帧楠依旧没有感到沮丧或者愤怒,只是沉默片刻,道:“我听说前辈是最擅长杀人的修行者,我不需要岷山剑术,只需要前辈教我怎么杀人。”
叶帧楠也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的坐在他身侧的凉席上。
白山水对着长孙浅雪说了这一句,然后认真端详着丁宁,微躬身为礼:“想请先生帮我救大浮水牢中那人。”
“云水宫先前对自己的功法总是控制极为严苛,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和天一生水相逢。”丁宁却是恢复了平静,看着黑色马车内里的白山水,清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