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二章 痛苦

先前那名耐心等待在外院的监天司官员快步到了马车之前,恭谨的颔首为礼,接着便没有什么停留,驱车驶出墨园。
丁宁有些艰难的摇头道:“不会出手也总可以起到些作用,但即便算上她,也还差两名七境之上的修行者。”
丁宁想了想,认真而直接的说道:“帮我杀梁联。”
“很奇怪。”
“你想要得到的,已经全部得到了。”
丁宁也沉默了片刻,抬头看着她,道:“在长陵,有些东西比这两样东西更重要。”
他抬起头来,直视着白山水的眼睛,道:“只是想要从大浮水牢中救人,至少需要五名七境以上的修行者。”
白山水笑了起来,道:“正是因为觉得不简单,所以才来找先生和公孙大小姐求助,越是见先生谨慎,我便越是觉得事情可为。”
白山水笑了起来。
丁宁沉默了片刻,道:“除非还能找到一名。”
“现在我就住在夜司首府上,若是你们要找我,找夜司首便是。今日我要早些回去,以免给夜司首带来不便。”
丁宁也自嘲的笑了笑,道:“天意最擅长弄人。”
“看来你不怎么相信天意。”白山水笑得放肆了起来,接着又缓缓收敛笑意,道:“除了孤山剑藏和等待之外,我还有什么能做的?”
hetushu.com孙浅雪沉默不语。
白山水自嘲的笑了笑,微微侧转过头看着墨园的景物,道:“有件事我必须谢谢你,若不是你将郑袖赐予的灵药全部倒入沟渠里,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来见你,或许这就是天意。”
长孙浅雪不再看丁宁,清冷道:“这孤山剑藏里有什么?”
白山水没有问丁宁想从大浮水牢中救什么人,只是皱起了眉头,道:“夜策冷不会出手。”
“大而空?”长孙浅雪也皱起了眉头,不由自主的重复道。
因为她知道此时丁宁的内心十分痛苦。
她沉默了片刻,抬起了头,看着丁宁问道。
她没有出马车,然而在马车中却是深深躬身行了一礼,说道。
长孙浅雪原本已经准备转身,听到他的这句话,脚步顿时顿住,霍然转身看着他,声音微寒道:“你的意思是,哪怕即便七境的修行者能够悟通了这上面的法门,也不可能完整的施展得出来?”
而她此刻的心中也有些痛苦起来。
沉默却不转身离开,这代表着两个人的谈话还没有结束。
丁宁摇了摇头,看着她充满骄傲的面容,道:“白宫主也是至情至性之人,我并非担心白宫主,只是大浮水牢并非白宫主所想的那么简单。”
长孙浅雪转过身和图书去,冷笑道:“都已经害得人家如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好不容易有个安生所在,到头来却还是不得安宁。”
“请先生想想办法。”
长孙浅雪出现在丁宁的身后,她眉头微蹙,目光落在丁宁的掌心。
白山水淡然一笑,说了这一句,随手轻弹,一道乌金色光芒落入丁宁手中的同时,她身前的马车车帘便落了下来,遮掩住了她的身形。
长孙浅雪又冷笑起来:“鱼市?”
击掌的声音自马车车厢中响起。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丁宁的神容再度变得坚定起来,道:“鱼市将会是最后的备选。”
丁宁感受出了她的意思,迅速的将玉符放入胸口,道:“不要有想毁去它的想法,这对于我们有用。”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没有回答。
丁宁的目光原本也紧紧的聚焦在这些线条之间,当长孙浅雪的声音响起,丁宁缓缓转身,看了长孙浅雪一眼,没有说话。
白山水看着丁宁,道:“只差一名,就至少多了些成功的可能性。”
长孙浅雪认真的想了想,她想不明白,于是便不愿意多想,道:“那试试不就知道了?”
丁宁沉默下来。
她的笑容一向骄傲,然而此时却说不出的惨淡,就像一朵向日葵,却是褪去了金黄的色和-图-书彩,在阳光下苍白。
丁宁的目光也重新聚集在手中的玉符上,凝重的摇了摇头:“和我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此时静静躺在丁宁掌心的,是一片乌金色玉符。
丁宁很清楚这点,所以他也沉默着,等待长孙浅雪说话。
丁宁点了点头,道:“我会想办法。”
“看来梁大将军真是不讨人喜爱。”白山水神容微冷,道:“放心,我对他的恨意不会比你们少。”
丁宁抬头看向那辆马车驶离的方向,由衷道:“孤山剑藏代表最大的诚意,只是事未成而直接将孤山剑藏放在我们手里……传说中的白山水,的确心胸很大。”
沉默了许久的时间,长孙浅雪看着丁宁,说了这一句。
长孙浅雪的目光再次落在丁宁手中的孤山剑藏玉符上,冷笑了起来:“那岂非此物只对于元武有用?”
这片玉符并非完整,缺了数角,表面上有许多好像随手乱刻的线条。
从一开始见到白山水时,她就不喜欢白山水,总觉得白山水太过张狂,然而现在,想到那顶黑色大轿里的白山水,她却分明感受到了白山水同样的孤单。
长孙浅雪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清冷的问道。
她知道丁宁所说的还差两名,是将长孙浅雪都算上了。
“因为先前出现过孤和*图*书山剑藏的残片,所以你应该清楚,对于孤山剑藏一直都有两种不同的猜测。一种是认为这种玉符便是孤山剑藏本身,上面的符文就是孤山剑宗最精妙的法门。另外一种猜测却是这种玉符是孤山剑宗的藏宝图,可以凭此找寻到孤山剑藏的秘库。”
“我原本也想从大浮水牢中救人。”
长孙浅雪再也没有说什么嘲讽丁宁的话。
虽说只差两名,但是七境之上的修行者原本稀少,更何况这是在长陵,哪里再能找得出两名胆敢从大浮水牢中劫人的七境强者?
“七境尚且不够?”
长孙浅雪道:“什么意思?”
长孙浅雪却已经他的目光中读懂了什么,眉头骤然皱得更深,有些不可置信道:“孤山剑藏?”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自从白山水带着夜策冷独有的气息入园开始,他的心中便是波澜翻涌到了极点,此刻他终于难掩平静,双手微微的颤抖起来。
白山水看着这名面容稚嫩却显得分外沉静的少年,眉头微挑,道:“你尽可放心,我白山水向来说一是一。”
丁宁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很确定。”
只是听着白山水的这句话,丁宁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是一时没有回应。
“在长陵,你哪里去再找两名敢和郑袖做对,敢去劫大浮水牢的七境和-图-书?”
丁宁躬身行礼,道:“如此多谢白宫主。”
“虽然我从来都不相信鱼市能够长久的在长陵安宁下去。”顿了顿之后,他补充道。
对于整个世间而言,孤山剑藏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白山水在世间所有和大秦为敌的修行者之中显得尤为出名,也正是因为她有孤山剑藏在手,而并非她云水宫宫主的身份。
白山水沉默了下来。
丁宁顿了顿之后,抬起头看着长孙浅雪接着说道:“现在这孤山剑藏已经近乎完整……从这上面看,这似乎就是一门强大的运用天地元气的法门,隐藏着至高的剑道,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又不尽如此。记载中的孤山剑宗的剑法杀伐无双,但是这片玉符上的法门给我的感觉却是杀意不足,或者说杀意涣散,一种难以形容的大而空的感觉。”
“这是什么?”
“杀意不凝便四野横流,除非这是一门对付千军万马的法门,然而面对千军万马,又并非是一名修行者的战斗,军中有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存在,完全可以分而阻之。”丁宁看着她绝丽而清寒的面容,摇了摇头,“这样的法门没有太大的意义。”
“必须要五名?”
丁宁看着她,认真道:“五名七境之上,是最保守的估计。”
丁宁看着她苦笑了一下,道:“七境尚且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