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四章 熬

“除了夜策冷,我们还有谢家。谢长胜和谢柔也会帮我……”
夜策冷怔了怔。
白山水看了她一眼,“如此才好。”
她没有走向卧房,而是缓步走向了一侧的厨房。
就在他转身准备回房的瞬间,长孙浅雪清冷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原本就是按部就班的事情,先前你算无遗策,但只是因为过分担心水牢里面的林煮酒,所以你心便乱了。他当年败就败在心乱,败在太过在意他身边的那些人……这样的复仇你要想成功,就不要重蹈他的覆辙。”
“既然我说你可以逼得她忍不住,便总可以找到方法。”邵杀人看着丁宁,淡淡的说道:“但她入六境,你只是刚过四境,你如何让我相信你不是意气用事?若是好不容易逼迫她接受你的决斗,但是反而你被杀死,那我损失的就不是一点力气而已了。”
夜策冷转过了头,看着白山水的失色,有些得意起来,再看着白山水微颤的胸口,想到了那日回长陵时进赵斩的小院所说的话,顿时忍不住抿嘴取笑道:“海外女子多胸大,我在海外多年,却和图书还是比不上白宫主。”
这些在他平时和长孙浅雪的对话中基本属于无用的废话,然而今日里他特意找长孙浅雪说这些,是因为他觉得长孙浅雪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要在梁联离开长陵之前杀死那名宫女,我不觉得你能做到。”
说完这些,听着屋内依旧没有传出什么声音,丁宁转身离开。
长孙浅雪的声音却是接着传入他的耳廓:“报仇这种事情,就必须要冷酷,若是他当年根本不顾那些人的生死,谋而后动,早就已经报仇。若不想我死,便不要管我的生死,现在是,今后也是。”
只是此时,对长孙浅雪无比了解的他却并不知道长孙浅雪因何而不开心。
无论如何,他希望长孙浅雪能够开心一些。
“我要先杀那名宫女,然后再设法杀了梁联,劫了大浮水牢,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就可以离开长陵,这就是我的计划。”
邵杀人的身体轻微的一震,霍然抬首。
丁宁的身体微僵。
白山水这次也没有回应她的这句话,只是眉头微蹙,有些感慨道:“在海外风波和*图*书里得了这么多灵药,却是自己不受,之前九死蚕并没有任何讯息,那人似乎都已经消失在你们大秦的故事里,你却还能熬得住……我生平很少佩服人,人人都说夜司首胸小心胸也小,但是今日里,我却是真正佩服夜司首。”
“多了岷山剑宗的关注,其实我要做事情更为艰难,要想做一些事情脱离岷山剑宗的耳目,就必须让岷山剑宗觉得我足够强大。”
“如久旱甘霖,一朝得了消息,却怕自己是局中人,受情绪影响而行事出现问题。那名酒铺少年既是他的传人,而且之前他所做的事情都是运筹帷幄,便令我不自然将一切押在他身上。”夜策冷一边看着微沸的药鼎,一边收敛了笑容,缓声道:“你今日既然见过了他,又不像我这么执念,想必要比我看得清楚点,你不妨直言告诉我,我这么做有没有问题?”
厨房的门开着,火炉前一袭白衣的夜策冷安静的坐着。
屋内没有声息。
长孙浅雪并没有出来,只是清冷的说道。
丁宁垂着头看着脚下的地面,接着说道:“既然你hetushu•com赌夜策冷赌赢了,夜策冷就一定会开始做些什么,她既然在长陵经营了这么久,一开始做些什么,就一定不会寻常。”
面对邵杀人的质疑,丁宁只是异常简单的抬起了头,直视他的目光,道:“我已经领悟了续天神诀。”
白山水顿时肃容:“先前都说夜司首是长陵罕见的修行天才,我便不以为然,心想都得了那人的亲传,修行境界也不过如此,今日方才明白夜司首是故意控制了自己的修行速度。”
“你是觉得他以往的表现足够谨慎,所以才将一切押在他的身上。”白山水看着夜策冷,有些傲然道:“我将一切押在他身上,却是因为别的原因。我觉得他有真性情,他得到孤山剑藏的时候,并未特别的欣喜,他始终在深深的忧虑,这种忧虑来自于对别人的安危的顾虑。”
白山水自顾自拉了一张竹椅,在夜策冷的身畔坐了下来,骤然嗅到身前火炉上架着的药鼎中传出的一丝药气,她的面容却是骤变,竟有些失声:“黄犀角、海琉璃、鳌龙丹……镇海草……你怎么会有这么多www•hetushu•com……”
这句话说得似乎完全前言不搭后语,然而白山水却是骤然理解,秀目微眯,“你在海外修行多年,斗兽杀蛟,入海觅药,得了这么多灵药,却是没有自用?”
……
“看上去你的心情也不错。”
白山水似乎明白了她目光里的意思,瞪了她一眼,道:“好好熬你的药,熬得糊了,便白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
夜策冷沉默了片刻,道:“他之所以会失败只是因为不够冷酷,没想到传人也是如此。”
丁宁接着说道:“所以想清楚了,我们的复仇会更快,更有希望。”
看着白山水的认真,夜司首却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当年真正的天才除了元武和郑袖,早就已经死光了。”
夜策冷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
夜策冷也笑了起来,从侧面看都可以看到她脸颊上的酒窝。
当白山水穿过幽静的小院,感知着内里的动静,素净的面上缓缓带起了一丝笑意。
“杀那名宫女真的很重要么?”
“想不到,就做不到,只要我提出这样的想法,岷山剑宗就一定会为我做些什么,因为我已经是领悟和*图*书了续天神诀的岷山剑宗弟子。”
邵杀人的眉头微皱,突然之间笑了起来,“真是有意思的事情。”
夜策冷摇了摇头,目光却是又不由得落在她的胸口,不由得心想这女子不仅是胸大,连心胸也大。
黑色的监天司马车迎着许多敬畏和复杂的目光缓缓穿行在长陵的街巷之中,最终停留在夜策冷的院前。
丁宁只是平静的迎接着他有些不信的目光,点了点头。
……
回到墨园最深处的小院,和往常并不一样,丁宁没有等长孙浅雪找自己,而是直接走到了长孙浅雪的卧房之外,说道。
丁宁缓缓垂下头,他没有回应什么,只是沉默的走向自己的卧房。
“你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白山水微微一笑,道:“大逆的名声虽然响亮,但始终独来独往,没有什么靠山,现在不是独自一人挣扎,陡然陡然有了这么多和元武、郑袖作对的朋友,我心情自然不错。”
白山水笑了笑,道:“我将孤山剑藏给了他,你说有没有问题?”
夜策冷骄傲的笑笑,依旧没有正面回应白山水的话,道:“若是修行太快,郑袖怎么会对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