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五章 岷山雪,釜中火

“只是这谢家少年悟性也只是一般,在修行一道上,将来恐怕还是难以追得上那些人。”
名震天下的赵剑炉最强的传人,在昔日渭河上一战之后便不知所踪,世间对她的注意也少了几分。
这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呆了呆,觉得谢长胜说得却不无道理。
澹台观剑凝立在谢长胜对面一座青殿的窗口,忍不住轻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担心你不要,既然提了要,那还不简单?”
“丁宁师侄的。”
“既然他提出要逼那名宫女决斗了,又给谢长胜写信,这便意味着他很有信心杀死容姓宫女,而且已经谋划起来。”净琉璃如琉璃般的面容倒映着山崖间的冰雪寒光,带着一些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慨,道:“容宫女那样的高手,生死相斗,连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一名只是刚刚踏入四境的修行者便有很快杀死她的信心。这样的实力跃迁,期间的过程,对于我而言,都是宝贵的修行经验。而且像他这样无时无刻感觉都在我之前,都给我巨大压力的人不可得,我必须确保在成功逼迫容姓宫女和他决斗之前,他真的有足够杀死她的能力。”
澹台观剑怔了怔,一时想得有些入神,片刻之后才苦笑道:“恐怕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到底存着什么样的意思。”
长陵外,渭河畔,一处野渡旁,有着几间鱼户的茅舍。
寻常的生物,即便是别处寒境的强大异兽,都不和图书可能承受和接纳得住九幽冥王剑的元气,除非原本就也是体内蕴含着深渊冥寒的血脉,原本就属于那种深渊中的生物。
想到这一点,这名岷山剑宗的中年修行者又觉得容许谢长胜赖在这里,或许宗主百里素雪还有更深层的用意,一时之间,他脸上的阴沉和怒意迅速消退,神色竟是温和起来,伸手从袍袖中取出一封信,递向谢长胜。
……
澹台观剑是性情极为高洁的修行者,然而不知为何,对这名近乎有些无赖的少年,却也有诸多好感,又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他的身旁站着一名青袍少女,自然便是净琉璃。
这柄剑寒冷到了极点,往外蒸腾的玄霜元气都像蓝黑色的火焰在空气里不断的燃烧,每一缕蓝黑色的元气在修行者的感知里都像是内蕴着很多个冰雪世界。
虽说谢长胜似乎太过无赖,但岷山剑宗也并未给他正式学习的机会,这似乎也的确没有违反岷山剑宗的规矩。
岷山剑宗的这名中年修行者一怔,接着面色一凛,然后颔首为礼,尊敬道:“说的是,我马上备纸笔。”
“丁宁?”
岷山有雪,因为极高。
“我羞惭什么?难道有谁会觉得我在岷山剑会里的表现丢脸?”谢长胜转头看了这名岷山剑宗的修行者一眼,“既然觉得这地方有用,那能想办法多留一天就叫做本事。”
谢长胜的眼睛顿时亮了,用最快的速和_图_书度接过了信,然后拆开,只是匆匆扫过一眼,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岷山内里有冥渊?
“笔来,纸来!”接着他随手将信纸一挥,很是豪气的对着岷山剑宗的这名中年修行者喝道。
谢长胜看着他的脸色,反而不满的叫了起来:“我是在帮你们岷山剑宗的天才弟子丁宁做事好不好,难道你不想我们关中谢家倾尽举族之力帮他?”
……
她身前火盆之中的火焰熊熊燃起,竟是将整个铁锅都临空托了起来。
听着他这声叹息,净琉璃却是看了他一眼,平淡道:“长陵有百样人,又不是只会用剑的修行者才算有所成就。”
和她一开始的预料和猜测一样,岷山剑宗的这种玄霜虫,应该本身就来自类似的深渊。
因为她丢失了本命剑。
长孙浅雪因为这头玄霜虫的改变和强大而感到欣喜的同时,脑海中也想到了数种可能。
这些黑线的下方,那条深红色的玄霜虫始终张开着大口在贪婪的呼吸着。
在其中临水的一间茅舍里,一名身穿寻常布衣的瘦小女子正在煮着鱼汤。
帐上,帘上,门窗的内里,甚至墙壁上都结着一层厚厚的深蓝色玄霜。
岷山剑宗的中年修行者眉头微拧,眼睛里尽是怒意,然而不等他开口,谢长胜却又鄙夷的说道:“你也不用多管闲事,我的状况耿刃他们都很清楚,若是他们要将我赶出去,我早就不在这里了,我hetushu.com哪里还能这么赖着?”
澹台观剑仔细的想了想,他觉得净琉璃的说法是对的。
墨园的深处清冷,尤其丁宁和长孙浅雪所居的小院,丁宁先前特意和长孙浅雪的谈话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这个沉寂的小院的空气都显得分外沉闷……甚至在燥热的夏日里,还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意。
它身上光滑柔软的深红色表皮也开始浸染蓝黑的色泽,同时开始变得粗糙。它圆滚滚的头颅上开始产生两个细小的凸起,这样细小的凸起对于一般人而言可能连肉眼都无法分辨,然而在长孙浅雪这样的修行者的感知里,却是极为清晰。
……
这里位于河岗,地势很高,可以清晰的看到长陵的边缘和整个长陵雄伟的轮廓,但是偏偏游离于长陵之外。
澹台观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去墨园做什么?”
感知着这样的变化,长孙浅雪一向清冷的心境中却是油然而生一丝喜意。
刚刚才面色温和一些的岷山剑宗中年修行者顿时又面色难看起来,这谢长胜说什么都是后辈,竟然将他当下人般使唤,这对于本来就有些迂腐的这名岷山剑宗修行者而言,简直便是大逆不道。
岷山还是冥山?
岷山之寒,来自于高,还是来自于冥渊中的寒气?
“借着伤未好而强留在我岷山剑宗,整日里东张西望看看能否偷学到什么。”这名岷山剑宗的中年修行者冷笑起来,“你又m.hetushu•com未能成为岷山剑会前十,这般强留在我岷山剑宗,也不觉得羞惭?”
净琉璃收回投向对面青殿的目光,转过身来,缓声说道。
“不管外界对于这名谢家少年是何等评论,但看来这名谢家少年面对什么样人倒都不会吃亏,不知是后天形成,还是关中谢氏一族的天生遗传。”
谢长胜转头看了他一眼,很自然的说道:“我的伤还又没好,不留在这里做什么?”
接近雪线的一座青殿里,裹着一条青色厚毯的谢长胜靠在窗口,一边伸长着脖子看着低处的一座青殿与山谷,一边很不满意的嘟囔道:“这么冷的地方,难道你们不觉得可以架个火盆,涮些羊肉片么?”
本命剑汇聚了一名修行者的无数本命元气,无数年的浸润滋养,比修行者的两条手臂都更为重要,一旦失却,力量便顿时少却数分。
“接任宗主之位……”净琉璃微微蹙起眉头,看了澹台观剑一眼,道:“其实我很不理解师尊明明还在巅峰之时,为何始终抱着让掉宗主之位的想法。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它的身上也冻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壳,身体也在不停的打着寒颤,给人的感觉也是无法承受这种寒冷,就要彻底被冻住。
铁锅下的火盆里明明没有几块柴火,然而火焰却分外的猛烈,每一簇火焰都分外有棱角,就像一柄柄小剑。
“我要去墨园。”
澹台观剑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这立意www.hetushu.com高度便不同,将来你的确适合接任宗主之位。”
“谁的信?”
九幽冥王剑是采深渊中的冥玉炼制而成,而冥玉则是极度深渊中一种名为冥鱼的内丹沉积而成,即便是像她这种级别的修行者,得到合适的功法开始融炼这柄剑时,都是无法承受,必须有着丁宁的双修协助。
“瞪什么瞪,你又不是帮我做事。”
在院内只是有着若有若无的寒意,然而在长孙浅雪的卧房之中,却是有如隆冬。
蓝黑色长剑上如火焰跳跃的玄霜元气自行飘向长孙浅雪的身体,在接近长孙浅雪的身体时凝结为一缕缕的黑线。
然而就在这将冻未冻之间,随着不停的受着浓烈的玄霜气息的浸染,它的身体却也在产生着细微的改变。
两座青殿相距甚远,其中甚至隔着一朵白云,但是澹台观剑却偏偏能够听清谢长胜和这名岷山剑宗中年修行者的对话。
平凡之中却蕴含着强大的剑道之意,她便是赵四。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安静煮鱼的赵四身体一震,陡然抬首望天。
一柄色泽深沉到极点,完全不像是人间事物的蓝黑色长剑悬浮在长孙浅雪的身前。
他的身后站立着一名岷山剑宗的中年修行者,原本面色便有些不善,听到他这样的话语,面色顿时又阴沉了数分,寒声道:“若是图舒服爽快,偏要赖在这里不走做什么?参加剑会的那么多年轻才俊,比你难医治的都已经走了,偏生只有你赖着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