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七章 学习复仇的少女

换做别人并不能从她这两句话直接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丁宁却很清楚。
上面的字迹也很简单:“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下去。有钱就能办事,你拿我的印去谢家任意一家商行取钱,若是他们小气,你直接将我的这颗夜火明珠当了,那是我祖母留给我的,看他们花不花重金买回去。”
然而盘坐在凉席上的邵杀人在抬起头的瞬间,却是愕然。
净琉璃看了丁宁一眼,严肃道:“我可是没有这么大本事,只花这么多时间就从刚过四境修到四境中阶。”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认真道:“一切就绪。”
净琉璃脸色渐肃,没有出声。
岷山剑宗的下任宗主,是百里素雪赋予这名少女的责任,而勇于承担责任的人,往往更富有牺牲精神。
在满城的蝉声里,一名身穿素衫却佩着长剑的少女,从正对着墨园的一条街巷慢慢走来。
净琉璃眼睛微眯,眼瞳深处射出如利剑出鞘般的光芒,“那你准备怎么做?”
他的肌肤却是仿佛变成了玉石,散发着一种润泽的光泽。
丁宁的面容也顿时严肃起来,眉头微蹙,“你修的是什么功法,连修为的真实进境都可以直接感知出来?”
丁宁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这件事情的另外一个方面,便是说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且我们修行者并不在意的www•hetushu.com钱财,其实长陵绝大多数要靠钱财生活的人很在意。”
最令人心悸难安的是他体内传出的无数沙沙声,就像始终有无数细蚕在啃噬着桑叶。
她的身体很轻盈,走起路来像猫一样没有什么声音,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这是谢长胜的信,还有他托我带给你的东西。”
丁宁微躬身还礼,问道:“你怎么来了?”
丁宁看着这名认真而始终严肃的少女,沉默下来。
少女只是远远的对着邵杀人颔首为礼,接着便自顾自的穿过了墨园敞开的大门,径直走向墨园深处。
丁宁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有什么资格可以让你学习?”
丁宁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道:“谢长胜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最看重钱财,同时也是最不看重钱财的挥金如土。但他却能够赢得很多东西,比如别人的帮助,比如门客,比如朋友。”
“不要觉得好笑。”净琉璃眉头微皱,严肃的接着说道:“比如在杀容宫女这件事上,我便要像你学习……我岷山剑宗有一名逆徒,我岷山剑宗想要清理门户,但他却在朝堂之中担任要职,深受器重,若是直接杀了他,我师尊便很难向元武皇帝交待得过去,而且那人又分外不要脸面,深居简出,根本不接受任何修行者和*图*书的决斗相邀。即便我想要公开约战他,他都不会应战。我要杀他,和你要杀那名宫女其实是一样的情形。邵师叔给了你建议,而你马上觉得那建议可行,极有信心的可以做到,那我便自然可以向你学习,看看你是如何做到的。”
时间渐渐流逝,日夜变幻,长陵早已进入最酷热的时节。
看见便是所知。
更强更凝聚的真元也在不断的改变着他的身体,包括他的感知。
真元再强一步,能够长时间的存积于符文之中不散,凭意念便调动真元流淌于符文之中,驱动剑器的运行,这便是再进一步的五境。
净琉璃想着那人死皮赖脸的留在岷山剑宗的样子,心中实在难以产生好感。
交到丁宁手里的东西很简单,一封封好的寻常信笺,一颗火红的,闪烁着荧光的明珠,一个金色的贝壳雕琢而成的小印。
丁宁挑眉,但是还未等他出声,净琉璃已经补充道:“我的剑是映雪剑。”
原本对身外的天地元气有所排斥的真元,开始能够完美融合吸纳入体内的天地元气,便是真正的跨过了四境中阶。
丁宁转头望向被他破坏掉的那段墨园的高墙处,那边现在已经被改建出了许多民居,住的都是梧桐落周遭的街坊邻居。
丁宁早已感知到她的到来,但在她缓释出自己的气息之后,才推门走出自己的卧房,走http://www•hetushu•com出小院迎接这名不出意外应该便是下一任岷山剑宗宗主的少女。
净琉璃皱了皱眉头,道:“什么长陵立柱?”
净琉璃看着丁宁,平冷的说道:“师尊认为我还是太过单纯,太过单纯,便无法胜任宗主之位。”
净琉璃没有避讳,直接道:“我修的是寒山雪。”
丁宁没有正面回应这句话,只是平静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应该听过长陵立柱的故事?”
从四周天地间汇入他体内真元之中的天地元气,从一开始如星星点点的杂质,已经彻底和他的真元融为一体,在他体内流动的真元,在他的感知里,就像一条银色的琼液,晶莹而透明的在他的经脉之中穿行。
事实上并非无形的精神力量在短期内得到了增强,而是随着被吸纳的天地元气的范围扩大,就像一个在黑暗里旅行的人手持的火把越来越亮,可以让他看见更多的地方。
里面的字迹很潦草,但是写的人明显很用力,很欢快,笔游动的很快,而且力透劲背。
一丝凉风从她身前涌起,晴朗的半空里出现了许多微凉的晶光,和细小的水珠一样,倒映和折射着阳光的色彩,形成了一道小而好看的彩虹。
“有去信便有回信,你的朋友谢长胜给你准备了回信和一些东西,我顺便带过来。”净琉璃看着丁宁,道:“同时我来向你m•hetushu.com学习。”
墨园最深处的小院里一片安静,明明是白昼,然而无数星辰散发的光辉,或者说是隔着难以想象的距离飘落到这个天地之间的元气,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凝成肉眼难见的粘稠精华,最终顺着一些固定的线路,源源不断以恒定的速度涌入丁宁的身体。
看着净琉璃一派宗主气度的样子,再看着净琉璃肃穆的面容,听着她所说的单纯,丁宁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的修为和年龄自然不可能超过邵杀人,自然是邵杀人的后辈。
净琉璃随手将袖中取出的东西递给丁宁,同时微讽道:“谢家为了你连焦尾信都发了,他给你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
“连你都未曾听过,很多值得尊敬的事情,就如此被湮灭了。”丁宁摇了摇头,看着远处长陵的天空,缓缓道:“昔日商大人废旧法,改新制,几乎没有人信他说的那些东西,他便找了一根其实很容易竖起的木头,发出悬赏令,道只要能竖起那根木头的,便可获赏千金。起先无人去试,觉得这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圈套,后来真有人试了,轻松的竖起,商大人便真赏了千金。之后谁都知道商大人言出必行,新制便很快推行了下去。”
因为对方已经是和自己同样受师尊重视的人,且自己又极为尊敬对方,所以在未接近小院之时,净琉璃便释放出了一些平时不会释放的气和*图*书息。
丁宁并没有故意遮掩,净琉璃也没有故意回避,所以她直接看清了信纸上的大多字迹,顿时有些冷笑鄙夷道:“富贾纨绔就是富贾纨绔,随时随地都散发着钱财气息。”
丁宁平静的拆开信笺。
“能够直接看穿别人的真实修为,尤其真元的力量,便是真正的制敌先机。”他看了净琉璃一眼,平静的说道。
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丁宁,面容带着一丝倨傲冷意,但偏偏让人觉得她理应如此的净琉璃同样颔首为礼。
从初入四境到跨越四境中阶乃至初窥五境,这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或许要用去很多年乃至半生的时间,然而丁宁只用了数分之一夏,便已完成了这个过程。
净琉璃的眉头缓缓松开,“所以你的意思是,钱财很有用……一个人若是善用钱财,也是种能力?”
“其实除了修为之外,我还要像你学习另外的一些东西。”
她目光微沉道:“所以大量的钱财对你对付那宫女很有用?”
……
整个长陵,在邵杀人的面前能够有这样气度的少女,自然只可能是岷山剑宗内定的下一任宗主净琉璃,先前长陵最强的两个怪物之一。
丁宁身上散发着滚滚的热气,甚至像传说中的圣人一样,在背后形成了滚滚的五彩云气。
他用有些显得粗鄙,但很实在的话语缓声说道:“人之一生,最基本的不过吃喝拉撒,衣食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