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三十九章 杀了那只猫

容姓宫女面上没有什么怒意,也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丁宁,道:“如果只是想要出气,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周折,若真要我致歉,我可以永生都不喝这冰镇绿豆汤。”
净琉璃眉头微蹙,又有些不解。
“你是想逼我和你决斗,然后杀死我?”
丁宁哑然失笑,道:“移情别恋到何处?难道你设法让她那名老情人喜欢你?”
净琉璃点了点头,虚心请教道:“那她的那名老情人呢?”
容姓宫女的目光沉冷数分,但是不等她出声再说些什么,不远处的街道上骤然发出了一声厉叱,接着便是如雷般的马蹄声。
丁宁道:“去取了她的猫。”
丁宁也没有丝毫的掩饰,看着那副鲜血和脑浆飞溅的血腥场面,平静的看着容姓宫女说道:“我们无法痛快,自然不会给你痛快,只要你一日不和我决斗,这样的事情时刻就会发生,你在长陵,连代步的车马都会没有,只能靠自己走回皇宫。”
净琉璃眉头松开,点了点头:“要杀了她那条猫?”
丁宁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有些东西,敌人表现得并不在意,并不代表他们真的一定不在意。而且就算真的不在意,当他们的东西一件件被你取走,心里始终会有些不舒服。”
“并非是我觉得你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杀死我,而是我不会违背皇后和_图_书娘娘的旨意。”
丁宁笑了笑,道:“我听说你养了一只猫,毛色微蓝,十分珍稀,而且还极为乖巧。”
丁宁看着她严肃的样子,再看着她那种稚嫩却威严的气势,笑容更加灿烂了些,“还是算了,我想那人恐怕没有那么高的品位。”
容姓宫女的目光彻底的冰冷起来,道:“原来你最不痛快的是你张仪大师兄的离开。你要明白,在长陵的任何修行者,都必须听从整个大秦王朝的旨意,你们都是大秦王朝的子民。你们在修行变得强大的同时,必须清晰的明白是在为谁效力,否则哪怕修行天赋再高,也是自寻死路。”
“人都死了,道歉还有什么用?”
在她转眼之间,一头双目发红的奔马已经发狂的沿着一条长巷狂奔而来,砰的一声巨响,这头发狂的奔马直直的撞中容姓宫女马车前方那头拉车的马匹,两者一撞之间,两匹奔马都是鲜血飞溅,脑浆散了一地。
在容宫女眉头微跳之时,他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容姓宫女,道:“就算是喜梢楼做的,味道也不怎么样。”
净琉璃想了想,道:“那不如让她的那名老情人也移情别恋?”
高处有风,且那些马队在她离开车厢之后便慢慢散去,再也没有丝毫的臭气。
“看来她并不惧怕你的威胁。”
m.hetushu.com许是有意的展露修为,她的身外甚至出现了一个莹润的光团,不仅将污秽的臭气,就连燥热的暑意都被隔绝了开来。
这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巧合的意外。
顿了顿之后,丁宁笑了笑,道:“所幸她也说要给我找些麻烦,我要让她知道我的修为在快速增长便不需要那么刻意。”
丁宁点了点头,道:“只是这样的一些手段自然不可能让她惧怕,但是随着时日渐移,她的心态就会变化,她会开始纠结还不如早些答应和我的决斗,最终这种纠结加上愤怒,很容易让她的心态失衡。”
容姓宫女冷漠的微笑起来,摇了摇头,道:“你所做的这些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用,我可以住回宫里,哪怕我在宫里住很长的一段时间……你的这些手段总不可能用得到皇宫里,而且这些关中大族帮你,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帮下去。”
“要杀做什么,好好养着。”丁宁笑了起来,“长时间的不舒服自然比一时间的不舒服要更加不舒服。”
“杀了我家里的那只猫。”
丁宁说了这一句,便开始下楼。
长陵的那些青年才俊大多不敢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她,更不用说那一碗明显刻意的冰饮。
替容姓宫女赶车的车夫骇然失色,发出了一声惊叫,整个人差点从车头被掀飞出m.hetushu•com去,而那匹发狂的奔马上的骑者却是一个翻身落地,接着便躬身对那车夫歉然的行了一礼,道:“马受了惊吓,以至于惹出此等祸事,这……我赔。”
“只是外物而已,你若是喜欢,今日我便送到墨园,随你处置。”
“所幸走起路来不算太远。”
容姓宫女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接下来要做的,便是让她知道我的修为在很快的增长,在以恐怖的速度增长。”
“老头一生容忍退让,到最后的心愿只是看完整场剑会。但是连他最后的这一点点时间你都要残忍的剥夺……你只是一名宫女啊。”
容姓宫女缓缓的接着说道:“你在岷山剑会之后便已经证明了你是足以和净琉璃、安抱石并列的天才,将来是我大秦王朝的栋梁之才,所以即便我现在能够杀死你,我也不会出手。只要皇后娘娘欣赏你,我便不会接受你的决斗请求。”
她的嘴角随即泛起一层讥讽的冷笑,缓声道:“果然是一碗冰镇绿豆汤。”
丁宁看着她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不比张仪师兄,我比较现实。所谓的风光,都是在人看得见得时候才算是真正的风光,终究只是想让那老头开心。现在风光大葬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阻拦,她登楼,一直走到丁宁的身后。
丁宁没http://m.hetushu.com有看她,缓缓的喝光了手中这碗冰镇绿豆汤,然后任凭手中的碗坠落在楼下,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当容姓宫女步行的身影在长街上消失,身穿着寻常素衣的净琉璃出现在丁宁的身后,看着容姓宫女消失的方位,严肃的说道。
净琉璃严肃的说道:“如果有用,我自然可以一试。”
丁宁一时没有转身,她的目光首先落在丁宁的背上,接着落在丁宁手中端着的那碗冰饮上。
丁宁看着容姓宫女,依旧用一种很容易将人逼疯的平静姿态接着缓声说道:“你只是一个宫女,我要挑战你在长陵绝大多数人看来有绝对的理由。”
净琉璃仔细想了片刻,道:“受教了。”
丁宁收敛了笑容,看着她,道:“你最令人生厌的地方便是太过自信和优越,即便是口说道歉都没有任何的诚意。就算给你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不杀你,我心不痛快,我被你们逼走的大师兄不会痛快,我的沈奕师弟不会痛快。”
所以这少年只可能是丁宁。
丁宁道:“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暂时不要动他。反而可以促成她和他多见面,从他那里获得更多的慰藉。”
她是强大的修行者,拥堵住她马车的马队自然不可能阻挡住她前行的脚步。
容姓宫女的目光微冷,“你只是一名宫女”,这样hetushu.com的话她在岷山剑会时便听丁宁说过,然而此次听丁宁说起时,她的心中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你还是太高看了你自己。”
净琉璃的眼睛微亮,她有些明白了丁宁的意思。
她看似闲庭信步,然而却像一阵清风过境,轻易的从拥堵的马队里走了出来,一尘不染的走向前方的喜梢楼。
丁宁笑了笑,看着容姓宫女认真道:“你觉得我只是想要出气么?”
“走吧,我们去她的住所。”
在他和净琉璃目光不能及的地方,独自缓步行在路上的容姓宫女身前出现了一名黄袍中年男子,容姓宫女从他的身旁走过,同时无比冷漠的轻声说道。
净琉璃有些不解,沉吟道:“为什么她的心态会变化,会纠结还不如早些答应和你的决斗?”
“我在长陵已经数十年,经历了无数事,什么风波没有见过。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方法,可以逼得我接受你的挑战。而且既然你想给我找麻烦,我自然也会找你的麻烦,这是很公平的事情。”
净琉璃跟在他的身后,轻声问道:“去做什么?”
容宫女微微的眯起眼睛,只是看了数息的时间,便下了马车。
丁宁笑了起来,道:“因为她会发现我的修为在不断的增进,我的修为在飞快的变得越来越强。”
她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平冷的看着丁宁,道:“我不会答应你的决斗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