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四十七章 大自在

“我只是比你早走一段时间,你却是比我走得快。”墨守城笑了笑。
“皇后娘娘会容许他这样继续下去么?”黄真卫骤然变得有些沉默,缓声说道。
丁宁放下车门帘,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身形,同时轻声道:“谢家的第一批天魔萝和狼毒花应该已经送到。”
丁宁也再次点头,道:“应该同时可以熬三个药罐。”
黄真卫抬起了头,眼瞳里尽是忧色,“容宫女越是难以对付,我就越是担心丁宁做出些太过的事情。”
丁宁道:“煮水服用,温火熬制半个时辰,略解毒性。”
“就只是这样?”净琉璃的眉头微蹙,然后微微沉吟道:“是续天神诀的功用?”
两名车夫将货物堆积在最深处小园门口之后便告辞离开。
丁宁打开放在最上面的一个竹箱时,净琉璃的瞳孔便不自觉的微微一缩。
待得两名车夫将厚重油布掀开,挑了几个透气竹箱送入内院,净琉璃才看着丁宁问道。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两名车夫脸色黑沉,面相看上去都比较hetushu.com凶狠的样子,然而即便是在烈日的曝晒之下,这两名车夫的神容都显得极为恭顺。
“其实我担忧的正是因为如此。”
“可是看她的样子,却是将丁宁看做老师。”
净琉璃的眉头再次皱起,有些不信道:“不间断?”
“你准备如何用这些东西?”
墨守城知道他自然不是替那名容姓宫女担忧,微微一笑之后,接着说道:“其实这无关乎皇后娘娘和岷山剑宗,只在于丁宁和容宫女自己。容宫女若是自己不同意和丁宁的对决,那便没有任何人逼得了她。”
“她只是一个宫女,并非是什么名剑师,也不是什么大秦名将,她根本不用在意名声。”
她看到里面便放着三个两尺多高的炭炉,还有十余个粗瓷药罐。
随着烈日的烘晒,他们身上的黑色纱衣上的汗水都被蒸干,渐渐染上了一层雪白的盐迹。
其中一名略微年长的车夫再次行礼,尊敬道:“里面便是我家少主送来的东西,今后收集可能略微困难,车送m.hetushu•com的间隔时日可能会长一些。”
墨守城看了他一眼,道:“你自然知道百里素雪护短,皇后娘娘就算有想法,至少会让这件事变得公平。”
听着丁宁的这句话,净琉璃的身体却是没来由的一震,脱口而出“大自在”三字。
墨守城明白他的心意,摇了摇头,道:“爱才也不能太过,否则便是纵容。”
“是净琉璃?”
两辆蒙着厚重油布的马车停在墨园门口。
墨守城抬起头看着丁宁所在的那辆马车,看着架车的净琉璃,淡淡的说道:“更何况她也不怎么在意名声。”
听着墨守城的话语,黄真卫却是有些自惭,道:“即便是真元修为和剑术,我和老师相比也是大有不如。”
“修行,要学习的知识很多,不只是有关真元修为和剑术的精进。”
净琉璃便不再多问,马车很快左拐,绕向墨园的方向。
“只可能是净琉璃?”
“连做车夫,你都是长陵最好的车夫。”
“这些记载到底有没有到底我不能确定。”
净琉璃其实和图书此时忍不住就要脱口而出的是这样一句。
只是她心中下意识觉得这不可能,丁宁的这句话又无形之中让她感觉到了自己始终想不通的一层真意,对她的心神触动实在太大,所以她才只是脱口而出了这三字。
丁宁掀开车门帘,对着净琉璃说了这一句,下车便认真的躬身对这两名车夫回了一礼。
炭火很快燃起,火焰舔噬着放置在上的药罐。
净琉璃的身体微微的一震,眼睛里瞬间射出些不可置信的光芒,但是转头间,她却看到丁宁的神容平静而肯定。
丁宁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看着净琉璃,说道:“接下来你可能会很辛苦,你要不断帮我熬药。”
看着丁宁如此尊敬回礼的样子,这两名车夫眼中敬重的神色更浓。
看着这样的青红色毒瘴,知道丁宁自有准备的净琉璃依旧还是有些忍不住,抬头看着在一旁等候的丁宁,道:“你看过的典籍应该不少,你应该知道几乎所有典籍上都有记载,前面数境修行时,若是太过借外物,别说是药物服用太多,就算是和*图*书肉食太多,肥腻之物太多,都有可能使得身体不够洁净,以至于最后无法和八境时的洁净天地元气相合,而导致始终无法窥探到八境。”
在距离这条长街不远的一座角楼上,面容温雅的黄真卫和发丝如参须般洁白的墨守城完整的看完了这一场战斗。
“灭韩赵魏三朝时需悍勇,其时国力并非远超数朝,所以那人故意倡比剑斗狠,并大肆宣扬一些剑师的事迹,激起寻常人的崇拜,形成我朝现在之民风,但在三朝灭之后,其实那人是想连比剑决斗这些都禁止掉的。”墨守城垂下了头,却是带着一些感慨,轻声说道:“只是骤然突变,那人一死,谁也不敢在提那人之意。”
丁宁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净琉璃,道:“我只知若是不自在随意,便如自己先在自己心意,感悟上套了枷锁。”
三个药罐里都几乎放满了青红两种药草,加满水只是略微一煮,就有浓浓的青红色毒瘴弥漫开来,在这三个药罐上方缭绕。
黄真卫震惊的看着这名老人,别说这些话语,便是这名老人和-图-书此刻话语里表达出来的一些意思,他跟随这名老人这么多年,都根本没有见到这名老人表露过。
在这两人行礼之时,净琉璃身前的马匹突然感觉到一种蚀骨的冷意,这种恐怖的感觉令它顿时浑身僵住,不敢动弹,马车顿时静止。
“你知道我真正修的是大自在剑?”
……
当视线里出现净琉璃所驱赶的马车,情知车厢里坐着的是丁宁,这两名车夫顿时都面现喜色,从马车上一步跃下,等到净琉璃所驱的马车距离身前还有十余丈,这两人已经深深躬身行了一礼。
黄真卫怔了怔,醒觉自己似乎的确无形之中对这名酒铺少年太过偏护了些。
马蹄声和车轮碾压路面的声音里,净琉璃道:“回墨园做什么?”
净琉璃连自己的剑都没有动用,随手摘剑击败了一名足以傲视绝大多数长陵年轻才俊的强敌,但是脸上却是连丝毫的得色都没有,在马车继续前行时,她随口问丁宁。
丁宁回答的也简单:“回墨园。”
黄真卫沉默不语。
三个炭炉就并排放在了这个小园里的靠墙处。